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产业 > 葡萄酒 > 正文

破译中国西部葡萄酒产区文化密码
2016-05-23 16:47:41   来源:国际酿酒大师艺术馆    作者:宁小刚    评论:0

从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举世闻名、为东西方经济、文化、政治、宗教带来大交流大融合的丝绸之路开始,中国就有了葡萄种植与酿造技术。

然而,历经两千年的历史,中国的葡萄酒至今在国际上依然未能确立自己的地位。无论以传统产酒国如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等为代表的旧世界阵营,还是以美国、澳大利亚、智利、阿根廷等新兴产酒国家为代表的新世界阵营,中国的名字都没有出现。

用夹缝中生存来形容中国葡萄酒,这是一点都不为过的。

我们尴尬地看到,从19世纪末中国第一家正规葡萄酒厂诞生到现在,就一百来年时间。而这一百年中,葡萄酒在中国的真正发展也就是最近三十年的事情。三十年,相对于国外的产区来说,我们都太年轻了,年轻得还在为究竟是种赤霞珠还是种梅鹿辙而犹豫再三,年轻得让刚过三岁葡萄树产酒,年轻得都还来不及让自己的葡萄酒形成丰满骨架,来不及培育出属于自己的葡萄品种,来不及形成自己的葡萄酒文化传统,甚至都还来不及给自己找到一件合适的外衣,让自己在葡萄酒世界中显得稍稍体面一些……

我们这个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曾经陶醉于“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国家,几乎所有的葡萄酒企业在葡萄酒的文化推广上都在做同一件事情:给自己的葡萄酒起一个很法国的名字,给自己的酒庄建一栋很法国的房子,给自己的品牌戴上一层法国面具,给自己的产区画一条很波尔多的纬线……中国的葡萄酒产区的优劣,似乎都要依据是否与地球另一侧的着名产区同一纬度来划分。有一个问题很多消费者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既然葡萄酒生产企业都异口同声地教导大家,好的葡萄酒是有个性的……但在自己进行推广的时候,却又明显缺乏个性信心。连自己都不带自己玩,就别指望别人带你玩。

忽然想到一个故事。

爱斯基摩人很想抓熊,但熊太强太壮,打不过它。聪明的爱斯基摩人想到一个办法,拿一把锋利的匕首裹在带血的冰坨子里,刀刃朝上埋在熊路上。熊闻到血腥味,张口就舔,麻木的舌头丝毫感觉不到自己的舌头已经被刀刃割开,它在舔食着自己新鲜的血。最后,熊在兴奋中失血倒下……我们的这些葡萄酒企业像极这头笨熊了,在法国葡萄酒的表面文化腥味中寻求即食的快乐,直到真正属于自己的文化血液流干。

显而易见,在中国葡萄酒产区的形成过程中,法度的缺失和文化的迷失是导致中国至今没有世界知名的产区,没有世界知名的葡萄酒品牌的主要原因。不仅如此,曾闹得沸沸扬扬的“洋垃圾事件”和随后流产的东西部产区孰优孰劣,品质谁胜谁负的论争,都显露出中国葡萄酒的非理性发展。

在最需要补药的时候,却遭遇泻药,是这些年中国葡萄酒的客观现实。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葡萄酒在世界葡萄酒舞台上的集体失声,实在不难理解。

如果说,中国葡萄酒真正意义的发展,期待属于自己的文化内核,那么,中国葡萄酒产区文化密码,究竟应该如何破译?

既然中国的葡萄种植和酿造技术起源于西部,那么,不妨让我们先来盘点一下中国西部葡萄酒产区资源:

新疆产区:新疆地区高热、少雨、日照时间长,使酿酒葡萄着色深、糖度高,适宜于酿造优质葡萄酒。主要集中在焉耆、玛纳斯、昌吉、尼雅、楼兰和伊犁等地,是我国种植规模最大的产区,适合种植红葡萄品种。

贺兰山东麓产区:地处银川平原的西部,这里沙砾结合型土质透气极佳,土壤有机质含量高,加上西有贺兰山天然屏障抵御寒流,东有引黄灌渠横穿而过,可满足葡萄生长各个时期的水份需要。其葡萄香气发育完全,色素形成良好,含糖量高,含酸量适中,无污染。

河西走廊产区:“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王翰的《凉州词》描绘了古丝绸之路上的葡萄酒繁荣胜景,今天品来,依然醇香无比。河西走廊产区生产的葡葡成熟充分、糖酸适中、特色突出,可称是我国最佳的优质酿酒葡萄和葡萄生态区之一。这一产区主要集中在武威、民勤、古浪、张掖等地,主要酒厂有莫高、苏武庄园等。该产区很适合种植黑比诺品种。

内蒙古乌海产区:被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的环抱的内蒙乌海产区,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平均日较差为13度。 年降雨量仅有160毫米。 独特的自然生态环境,造就了乌海葡萄的上佳品质。

粗略地浏览上述几个葡萄酒产区,对照古丝绸之路线路图,我们惊喜地发现,它们都错落有致地坐落于古丝绸之路沿线。至此,玄机出现了。

西汉(前202年—138年)时,张骞通西域后,正式开通了从中国通往欧、非大陆的陆路通道。这条道路,由西汉都城长安出发,(东汉时由都城洛阳出发,)经过河西走廊,然后分为两条路线:一条由阳关,经鄯善,沿昆仑山北麓西行,过莎车,西逾葱岭,出大月氏,至安息,西通犁靬(jiān,今埃及亚历山大,公元前30年为罗马帝国吞并),或由大月氏南入身毒。另一条出玉门关,经车师前国,沿天山南麓西行,出疏勒,西逾葱岭,过大宛,至康居、奄蔡(西汉时游牧于康居西北即成海、里海北部草原,东汉时属康居)。其基本走向定于两汉时期,包括南道、中道、北道三条路线。

多少年来,商人们就是沿着这条着名的丝绸之路,载着丝绸、香精、黄金、象牙和葡萄酒,穿越最荒芜的沙漠,往返于东西亚、欧、非大陆。贸易往来给丝绸之路沿途各国带去了新思想和新宗教,直到今天,人们仍可寻觅到佛教、拜火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甚至西伯利亚大草原上游牧部落的萨满教的遗迹。正是由于古丝绸之路上这种文化的多元性,使东西方的相互融合、相互包容成为了现实。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丝绸之路沿途,张骞以及他之后的追随者们,在绵延几千公里的路途上,从地中海将葡萄树苗和酿造技术,一路播撒,一路传授,在漫长的丝绸之路,留下千年香醉。

最近,在和硕县的葡萄酒投资人吴凯先生,就发现了一种稀有的白葡萄酒酿造品种,而国内众多权威葡萄酒专家对这一品种都表示闻所未闻。大胆推测,这,也许就是上千年前,丝绸之路上的旅人们遗落的奇香……倘若,西部的葡萄酒产区是散落在广袤戈壁上的宝石,那么,丝绸之路就是一条华贵的金链,把一颗颗宝石穿缀成为一条闪耀于中国西部的项链。如果我们把丝绸之路线路所及,作为是横跨亚、欧、非的一个文化圈的话,我们就完全有理由把中国西部葡萄酒产区庄严地命名为:“古丝绸之路葡萄酒产区”。

古丝绸之路葡萄酒产区的命名,从文化上根本改变了原来中国西部葡萄酒产区的模煳概念,利用丝绸之路千百年来的积淀和传承,为中国西部葡萄酒找到一种古老而崭新的葡萄酒文化定义,也为世界提供了一种丰富、多元、厚重而明晰的中国葡萄酒产区品牌联想。古丝绸之路所肩负的融汇东西方文明的使命,在中国的葡萄酒产业上获得新的传承和发扬。2014年前,欧亚19国将投入430亿美元,激活古丝绸之路等古老的欧亚大陆通道,恢复古丝绸之路的繁荣。得此机遇,确立古丝绸之路葡萄酒产区,不仅是中国西部葡萄酒产区的创世纪之举,更是中国葡萄酒文化的整体回归。古丝绸之路葡萄酒产区的系列规划完成之日,就是整个中国葡萄酒闪亮世界葡萄酒舞台之时。

丝绸、香精、黄金、象牙、葡萄酒……闭上眼睛,想想古丝绸之路上这些迷人的东西吧,它们可以把你重新带回西风古道,领略长安晓月,沐浴地中海晨风……古丝绸之路文化,就是中国西部葡萄酒产区的文化密码……

延展思考:在世界葡萄酒格局中,以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希腊为代表的旧世界和以美国、澳大利亚、智利、阿根廷等国家的新世界已构成两大阵营,而自中国往西的丝绸之路上的众多葡萄酒国家作为葡萄酒发源地,却被新旧世界所忽视。因此,串联古丝绸之路葡萄酒产酒国家,以历史为观照,以现实市场为动力,以完善世界葡萄酒格局为责任,在新旧世界的前端,建立葡萄酒“古丝绸之路世界(简称‘古世界’)”,将是未来中国乃至丝绸之路国家葡萄酒的发展新机遇。

编辑:张瑜宸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产区 葡萄酒 文化 西部

上一篇:2016中国年度酒单大奖揭晓
下一篇:四川巴中首届红酒文化季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