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人物 > 正文

朱和平的“民权”情怀
2017-10-18 15:20:20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岳晓声   评论:0

虽然刚过五十岁,深深的皱纹却过早地烙在了他的脸上,苍桑中透出几丝成熟。9月21日一大早,《华夏酒报》记者一行来到了河南民权,他却早已等候在办公室,听到记者进来,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微驼的背影使记者的心里感到几分酸楚。他,就是朱和平,河南民权九鼎葡萄酒有限公司总经理,一个独自从浙江来河南拼搏了十二年的汉子,用自己的努力谱写着对民权葡萄酒的无限情怀。

决心:做民权葡萄酒复兴的守望者

从1958年建厂,民权葡萄酒厂在中国葡萄酒行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也是民权葡萄酒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但好景不长,先后失去了“长城”商标,企业再度陷入困境。1997年9月1日,香港五丰行有限公司斥资6453万元,注入民权葡萄酒,联合成立了民权五丰葡萄酒有限公司。然而,五丰的入驻并没有改变民权葡萄酒悲惨的命运,苦苦经营了八年时间,2005年3月,民权五丰宣告破产,浙江九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斥资3400万元接手了民权葡萄酒。

2005年5月,39岁的朱和平受公司的委派,单枪匹马从浙江来到了豫东民权县,担负起了民权葡萄酒复兴的重任。刚到民权的那段时间,朱和平几乎天天泡在市场,他来到田间地头,和果农们畅谈,了解黄河故道葡萄酒产区的辉煌过去,了解民权县葡萄种植农户一年的收成,了解民权葡萄酒的过去、现在,了解民权人对民权葡萄酒的期盼和希冀。陪同他调研的民权葡萄酒厂总工徐瑞敏告诉朱和平,过去来厂里卖葡萄的农户排了好长的队,人们把种植葡萄作为发家致富的途径,把民权葡萄酒厂当成了自己的“神圣上帝”。

然而,市场经济竞争的激烈,进口酒的大量进入,使本来底子薄弱的民权葡萄酒处境更加艰难。多少次,朱和平看着破烂的厂区发呆;多少次,朱和平看着果农失落的眼神;多少次,朱和平听到了当地人对民权葡萄酒的渴望;多少次感受到,人们对民权葡萄酒境况的无可奈何。

朱和平不会忘记,有一次他随县领导参加一个活动,当县领导向客人介绍朱和平是民权葡萄酒厂的总经理时,朱和平主动地伸出了手,但对方连看也没有看朱和平,朱和平默默地放下了手;还有一次,也是在一个重要的活动上,朋友向当地的一位领导介绍朱和平,朱和平有礼貌地伸出了手,主动想和领导握手,但那位领导不屑地走开了。每每想起这些事,朱和平的心里总是酸酸的,他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后来,他理解了,人们对民权葡萄酒失望了,人们对刚到民权葡萄酒的这位南方人也不敢相信。

你能行吗?你能把民权葡萄酒从“死亡线”上夺回来吗?你朱和平有这个能力吗?作为一名浙江台州人,他从来没有认过输,他认准了民权葡萄酒,即使粉身碎骨也决不后退半步。

重振“民权”葡萄酒,复兴“民权”品牌,是民权九鼎葡萄酒有限公司的企业使命,也是朱和平向民权县父老乡亲发出的铮铮誓言和庄严承诺。

产品:让民权葡萄酒成为河南的名片

随着对外开放的进一步深入以及河南区位优势的突出,河南的国产葡萄酒生存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在市场上,朱和平看到,进口葡萄酒多于国产酒,无论是品质,还是价格,进口葡萄酒都占据着非常大的优势。然而,一场更大的灾难却给朱和平一个迎头痛击。2007年2月3日晚9时30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每周质量报告》曝光:河南省民权县六家葡萄酒厂违反国家标准,用水和酒精、糖精、香精等添加剂勾兑所谓的100%原汁葡萄酒。他刚刚接手不久的民权葡萄酒厂也受到了严重波及,产品被下架,消费者纷纷退货。

怎么办?怎么办?朱和平找到河南省酒业协会会长熊玉亮,诉说了民权葡萄酒厂遭受的不平等待遇,请求河南省酒业协会为民权葡萄酒厂撑腰。在河南省酒业协会的支持下,朱和平立即在郑州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介绍了民权葡萄酒厂的产品质量情况。尽管如此,民权葡萄酒从此陷入了更加困难的境地。

从那时起,朱和平深深地懂得了产品质量的重要性,他不止一次地告诫公司的每位员工,“酿酒如做人,酒品如人品”,质量是企业的天,是企业生死存亡的红线。他要从自身做起,打造民权葡萄酒过硬的产品质量体系。他进一步细化了质量管理体系,严格了质量管理责任。

朱和平告诉《华夏酒报》记者,豫剧是河南第一大地方戏,也是河南文化的灵魂。河南人对豫剧的情结根深蒂固,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无论是年过七旬的耄耋老人,还是丫丫学语的孩童,大都能哼几句河南豫剧,河南豫剧已经渗透到河南人的骨子里,朱和平把民权葡萄酒的历史和豫剧进行了完美结合,研发出了“民权河南红”系列产品,“圣贤之道”、“禅宗之源”、“天地之中”、“豫剧之邦”,其中豫剧脸谱是重要的组成部分,自产品上市以来,深受消费者和酒类收藏爱好者的青睐。

根据民权葡萄酒的发展,朱和平及时调整了市场发展战略,确定了以河南为中心、为根据地,充分挖掘河南文化,把河南文化在民权葡萄酒上完美地体现出来。同时,制定了民权葡萄酒第一个三年计划:三年内建设一个新厂,五年内建设一个现代化的酒庄。

听到建设新厂、建现代化酒庄,别说当地领导了,就连民权葡萄酒厂的员工们也不相信。朱和平经过多方努力,得到了民权县政府主要领导的大力支持,在民权县产业集聚区为民权葡萄酒厂规划了170亩土地。朱和平以诚心赢得了北京一家设计公司的支持,结合民权葡萄酒的历史文化特点,设计出了具有独特风格的民权葡萄酒,看到效果图,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这是我们未来的民权葡萄酒厂,真的会这么漂亮吗?”

没有资金,朱和平亲自带领员工,每天下班后,来到新厂区,挖土笼,种葡萄,平时在浙江老家,像这样的活他几乎都没有干过,然而为了心中的梦想,坚持,坚持。

朱和平的行动感动了公司的员工,多少次朱和平看到公司员工的家属们利用空闲时间,来到新厂区,帮助干活。员工们说,朱总是干实事儿的,他们从朱总的身上看到了民权葡萄酒厂美好的未来,他们看到了民权葡萄酒厂的希望。当地一位吕姓副书记对朱和平说,能为咱们民权葡萄酒厂做些事儿,出些力,很乐意。

经过不懈努力,朱和平和他的民权葡萄酒人用双手,在一块不毛之地上投资1.5亿元,建起了一座20000多平方米的现代化葡萄酒新厂和酒庄,成为当地的一张名片。《华夏酒报》记者在民权九鼎葡萄酒有限公司采访的时候,正遇上几对新人在这里拍摄婚纱照,一位在现场的员工自豪地说,民权葡萄酒厂已经成为民权县的一大风景。

梦想:让民权葡萄酒走出国门,在主板上市

朱和平说,不能引领潮流,就应该跟上潮流。从目前葡萄酒发展的趋势来看,国际化是未来国产葡萄酒的必然选择。朱和平告诉《华夏酒报》记者,随着时代的进步,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消费理念都发生了改变,作为一家地产葡萄酒企业,就应该适应消费者的需求,因地制宜,因势而变。

2013年,朱和平寻找机会,开始与澳大利亚沙普酒庄合作。刚开始,民权九鼎葡萄酒有限公司仅仅使用了沙普酒庄的原料,后来从技术、葡萄种植等各方面都加大了合作。中国的葡萄酒市场潜力很大,还有很大的市场需要开拓。朱和平表示,再大的市场,也是基于产品品质而言的,消费者对产品品质的要求在不断提升。正因为如此,他进一步加大了与沙普酒庄合作的力度,同时,延伸合作领域,逐步向上游推进,通过双方协商,民权葡萄酒得到了澳洲沙普酒庄在当地优质的葡萄基地,为民权葡萄酒开拓更广泛的国际市场提供了更多机遇。

朱和平说,与沙普酒庄的合作只是民权葡萄酒国际化合作的一个开始,他们将整合更多资源,与更多的知名酒庄合作,生产出更多不同风格的产品,以适合各种口味需求的消费者,让民权葡萄酒品牌再次焕发生机,走出国门,走向国际。

谈到梦想时,朱和平告诉《华夏酒报》记者,一个人做一件事,不一定做得多么辉煌,做得多么轰轰烈烈,关键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得到人们的认可,得到大家的肯定,这是至关重要的。

朱和平深有感触地说,来到民权已经十二年了,这十二年,他无怨无悔,通过努力,朱和平已经融入到民权葡萄酒发展的大家庭中。

谈到未来的打算时,朱和平告诉记者,原先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一个新的民权葡萄酒企业矗立在民权大地。未来,在自己的任期内,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要使民权葡萄酒得到更大的发展,重现昔日的辉煌,争取在我国主板上市。

编辑:施红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朱和平 民权 情怀

上一篇:刘淼:提升三大价值,振兴中国白酒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