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人物 > 正文

栗伟:酒芳花香气自华
2017-04-27 10:37:52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金峰   评论:0



 

她娇小玲珑,不爱花香爱酒香;她婉约温淑,不喜芳菲喜书香。她出生在白酒世家,秉承着实实在在做事、清清白白做人的家训,她与东北白酒传承、品质、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情愫,她就是中国首席品酒大师栗伟。

父辈的熏陶,走在酿酒路上

1976年4月,栗伟出生在黑龙江省肇东市,父亲是我国著名白酒专家栗永清先生,受父亲的影响和熏陶,她从小就喜欢白酒。

栗永清大半生从事着白酒生产、科研、行业管理的工作,是由一名普通酿酒工人成长起来的国内著名白酒专家。他很了解白酒行业的辛苦和艰难,在栗伟报考大学时候,他不同意女儿报考和白酒有任何“搭边”的专业,坚持让她报考当时最热门的金融专业。

栗伟有着自己的想法,她的志向并不在于金融,而是成为一名白酒人。大学放假期间,栗伟经常寻求各种理由跟在父亲身边:父亲去酒厂的勾调车间,她就跟到勾调车间;父亲去酿酒车间,她就跟到酿酒车间;父亲到检测室她也到检测室,用栗永清的一句玩笑话说:“我的牛皮糖”。

栗伟跟着父亲来这些地方并不是无意识的“闲逛”,而是有意识和酒厂的技术人员、工人师傅们学习、求教、探索。她对白酒浓厚的兴趣、如饥似渴的求知欲及敏锐的思维感染着包括父亲在内的周围人们。大学毕业后,栗伟毅然决然地放弃了热门的金融行业,来到了黑龙江省轻工科学研究院从事白酒酿造的研究工作。

很多人不理解好端端金融行业的“饭碗”不要,一个女孩子咋就愿意和白酒打交道呢?

“华夏民族拥有5000年的文化,从某种意义上说,酒就好比是一条故事的主线,它延续了从古到今载入史册的历史故事及文化传说,品读历史就好比是在品读美酒,美酒舒心的畅快让人忘乎所以,让人喜极而泣。酒文化就像是一幕多彩纷呈的大剧场,要接手传承下去,告诫下一代,这是精品。”栗伟说,另外,父亲这辈子对白酒的执着和挚爱应该有人传递下去,传递的不但是他的技艺、还有他的品质、品格。

倾情二十载,收获满满

栗伟在黑龙江省轻工科学研究院一干就是二十年。这期间她发表学术论文三十余篇、编写书籍两本,其中《食品科学与工程英语》一书被大专院校做为授课教材;她与黑龙江省酒业协会其他专家开发研制了“LCX-白酒品评系统”。该系统能让人与计算机完美结合进行评酒,实现“人评酒、酒考人”双重目的。

2000年对栗伟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年中国酒业协会举办了首届国家评委考核认定,她以全国第七名的优异成绩被破格录取,成为当时国内最年轻的国家级白酒评酒委员,此后,又连续四届考取了国家白酒评委。2014年,栗伟成为全国仅有46人的中国首席白酒品酒师之一;2015年,她晋升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栗伟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倾注在东北白酒的发展事业上,在多年与白酒打交道的过程中,受酒文化的熏陶、浸润,形成了一整套关于酒的理念。她认为,酒是有个性、有特点、有天性的,酒也是有归属感、有东家的。

“就拿咱们东北的北五味子来说吧,新鲜的北五味子果鲜艳红色、多汁、味酸微涩,它的干果是传统中药材,对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呼吸系统有兴奋作用,对心脏、肝脏、血压有调节作用,对人的视力、听力有强化功能,怎么把这些有益于人们健康的元素完美溶解到白酒里,才能让白酒有个性、有特点、有健康因子?前几年我写的《北五味子保健酒的制作方法》,对此都有详尽的解释及解读。”栗伟说,“咱们北方不少白酒都很有特点,只有系统总结东北白酒的工艺特点,提高白酒微量成分的分析水平、完善分析方法、总结白酒的风味特点,才能让有东北风味、有北方特点的酒在中国白酒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二十年的白酒生涯里,栗伟取得骄人成绩和忠厚的家风及周围的环境是分不开的。

栗伟说:“这些年来,投身并热爱酒行业,如果说有点成绩的话,绝对离不开父亲对我的谆谆教诲及行业内前辈们对我的指教和帮助。”

今年初,在栗永清专家从事酒业五十年学术研讨会暨《酒工文集》揭幕式上,栗伟动情地朗读着她写给父亲及酒界前辈们的一首诗:

一生甘愿做酒工,半百耕耘酒园中。

传承经典师有道,破解新题技无穷。

谁言寸草报春晖,孝顺孝志又孝身。

扎根酒业谱新曲,振兴北酒报父恩。

有诗、有爱、有远方

大学时期至今,栗伟都喜欢读杨绛的小说、散文。集作家、戏剧家、翻译家为一身的杨绛先生是她工作之余畅谈的话题。

“上学时候就喜欢读小说,偶然的一次机缘看到杨先生的文章时,就被她的文字深深的吸引了。喜欢杨先生是因为她的每一篇文章立意都很庄正,从不偏至,她写的小说和散文无论写人说事,总能保持不动声色的生动、准确与深刻,并且文字干净利落。”谈及业余生活,栗伟脸上露着端秀、轻松的微笑说,杨先生出身书香门第,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初嫁钱家,就能立刻转换角色,投入到为人妻、为人儿媳妇的角色中。她的适应能力惊人,钱钟书的母亲高度评价杨绛:“笔杆摇得,锅铲握得,在家什么粗活都干,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入水能游,出水能跳,钟书痴人痴福”。杨先生的这种“文武全才”是咱们酒行业的女性朋友,永远要膜拜学习的。杨先生百岁时写下的一句话:“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更是咱们所有酒行业人认真思考、揣摩的。

栗伟对杨绛的认识不止她的小说和散文,对她个人的品质、品味及先生对待事业、待人接物的态度有着自己的看法。

“杨绛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位女先生实属实至名归。当年,西班牙国王访华,邓小平将她翻译的《堂吉诃德》作为国礼赠送贵宾,西班牙政府为奖励这一突出贡献,授予她高规格的奖章。当时有一张杨先生坐在书桌前的新闻照片让我记忆犹新:自然的花白直发、大框的眼镜、朴素的衬衣、淡淡的微笑。这张照片生动的体现了中华智慧女性‘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高雅气质。她的‘气自华’是高品位的美丽,不受与生俱来的容貌限制,也不因岁月风雨的剥蚀而凋零。”栗伟接着说,“这种中华民族与生俱来的‘气自华’承接到咱们酿酒人的身上,不愁咱们的酒不受欢迎,更不担忧咱们的酒不被国际上的朋友认可、接受。”

在栗伟的书架上有一本2013年出版的《杨绛文集》,记者在该文集序言中读到:全部文章,经过整理,去掉了一部分。其中,不及格的作品,改不好的作品,全部删弃。文章扬人之恶,也删。因为可恶的行为固然应该“鸣鼓而攻”,但一经揭发,当事者反复掩饰,足证,“羞恶之心,人皆有之”,待人还当谨守忠恕之道。

“这段话对我的帮助、启发很大。行业内当然有这样或者那样不尽如人意的事,也有这样或者那样不合拍的人,但在工作和生活中,我一般都与人不争,遇事不火,能帮则帮,该让则让,上上下下,方方面面尽最大努力的和谐,这样的人生就会比较顺利。”栗伟说。

编辑:王丹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栗伟

上一篇:刘海:品良在于心正
下一篇:王永祥和他的“会展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