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人物 > 正文

罗强:老酒收藏是我一生的事业
2017-01-23 16:48:29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李冰玉   评论:0

走进位于北京中轴线上的鼓楼赵府街胡同,两层楼的北京乾鼎老酒博物馆便映入眼帘。

“老酒不仅仅是商品,还带有浓郁的文化属性。让中国人接触老酒,了解博大精深的中华酒文化,是我倾注了半辈子心血的事业。”乾鼎老酒博物馆馆长罗强感慨地对《华夏酒报》记者说。

随着罗强的解说,每一瓶老酒背后的故事开始了穿越时空的浮现:馆内现有藏品5038个品种,其中不乏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酒厂幸存的孤品,这些藏品记录了那些曾经真实的“存在”。

倾其所有筹建老酒博物馆

如今的北京乾鼎老酒博物馆吸引了国内外众多游客前来参观、了解、学习老酒的相关知识。谈起博物馆成立之初的困难与艰辛,罗强坦言:“我曾为了建立这个博物馆放弃了太多。”

1992年,罗强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进入老酒收藏领域。“中国白酒有着几千年的历史,很多东西没有传承下来,我父亲酷爱收藏老酒,我也跟父亲学老酒的鉴定知识,收藏了不少老酒,从那时候开始希望专业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罗强筹建老酒博物馆源起于父亲的一句话:“我父亲对我说,你应该把丢失的老白酒品牌找回来!这句话烙在我的心里,使我意识到老白酒的重要性。当时我正奔波于全国各地做工程项目,也开始留意老酒市场,收藏了一些白酒。”

2011年初,已经收藏足够老酒的罗强几乎倾其所有着手筹备老酒博物馆。收集老酒藏品、选址租赁场馆、装修装饰等等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资金捉襟见肘,罗强同父亲商量后,卖掉了父亲名下的两套房子以及自己名下的两家店铺。

2011年11月9日,在北京中轴线上钟鼓楼北侧赵府街69号,北京乾鼎老酒博物馆正式挂牌成立。这是中国第一家综合性老酒博物馆,馆内丰富的藏品分产地、时间顺序陈列,从康熙、道光、光绪年间到民国时期的老酒,全部原封原蜡保存,再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上世纪90年代。其中酒厂已经不在、存世数量极少的珍品多达890种,展现了中华民族悠久的白酒历史和文化。2015年1月9日,北京乾鼎博物馆第一家分馆——烟袋斜街分馆挂牌成立。

随着在老酒收藏领域浸淫日久和对老酒知识钻研的不断深入,罗强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凭经验、看包装就能分辨出酒的真伪,他的鉴定证书在行业内认可度很高,这些年,经罗强鉴定的老酒超过5万瓶。罗强把鉴定老酒、讲课获得的个人收入又不断地投入到博物馆中。

罗强性格豪爽,说起博物馆的盈利模式,他告诉记者:“我的博物馆是自己筹钱建立的,后来得到国家的认可,我很高兴也很感激,所以我的博物馆不收中国人门票,让更多国人关注、了解老酒是我们需要做的事。”

罗强告诉记者:“每一种酒都代表了一个地区的产物,文化传承需要载体,老酒就是很好的载体。许多酒厂虽然没了,还有一些酒留了下来,让我们的后人通过酒体、酒标、酒瓶了解当时的酒以及酒背后的故事,了解中国白酒的历史,是我作为一个老酒收藏者的责任。”

罗强认为,中国酒的历史很长,三国时期的军事家曹操尤爱“对酒当歌”,中国第一个皇帝秦始皇酷爱饮酒,李白、杜甫等著名文人墨客更是与酒结下不解之缘,留下了许多不朽的诗文作为历史的见证。现代的不少企业家、名人也都爱好老酒收藏。

镇馆之宝:康熙双喜酒

“上世纪90年代初,得知我父亲的一位朋友收藏了康熙19岁大婚时留下的一瓶酒,我就想买过来,让更多的人看到中国老酒的魅力。但是对于收藏者而言,这瓶酒太珍贵,我一直未能如愿。”罗强说。

1993年,罗强同父亲用家中收藏的五件官窑瓷器以及5万元现金换来了这瓶“康熙双喜酒”——整个算下来价值接近115万元人民币。用罗强的话说:“追求这瓶‘康熙双喜酒’近20年,终于如愿以偿了。”

“老酒博物馆开馆时,父亲的一位好友跟我说,若早知道我能通过办博物馆的方式把中国酒文化集合在一起,早就把那瓶老酒主动送来了。”罗强告诉记者:“后来有一个香港的收藏大家,出价两千万要把那瓶酒买走,但是我们没有卖,主要是这瓶酒可以说是具有‘唯一性’,除了经济价值以外,还有更加珍贵的历史、文化和传承价值,这些都不是可以单纯地通过金钱衡量的。”

罗强认为,老酒是稀缺产物也是文化产物,其经济价值、文化价值远远超过其他品类的收藏。罗强说:“现在房地产、珠宝、古玩都在贬值,只有老酒一直升值,这说明市场需要老酒。”

不可超越的中国老酒

“中国疆域辽阔、地大物博,每个地区的水、土都不同,每个地方的水酿造出不同的酒。所以,我国白酒的地域风格突出,这是别的国家没有的。许多葡萄酒产地国家以品牌区分,我们中国的白酒可以地域、原料、香型等很多方面进行区分——这与我们的民族性有很大关系,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口感适合不同人群。值得一提的是,每个地方水土的变化、粮食的变化,一个产物只有别人超越你,才会被淘汰。比如俄罗斯的伏特加、日本的清酒都跟白酒相差甚远,中国白酒这样独特的属性是其他国家的酒类所不具备的。以前,我们每个镇子都有自己的白酒,这远比葡萄酒有优势。”说起中国白酒,罗强眼里多了几分骄傲和自豪。

2016年10月,罗强与贵州一家酒厂合作,以康熙喜酒的瓶型为模板,研发定制了“乾鼎老酒博物馆纪念酒”,价格不高。他希望通过此举让年轻人和老酒爱好者感受到中国老酒——从远远的历史中缓缓走来的“中华美”。

谈及乾鼎老酒博物馆,罗强笑谈:“在历史迭代的过程中有很多文化,也有很多时代,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我恰好运气很好,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国家也在推广中国文化,给了很多优惠政策。”

如今,北京乾鼎老酒博物馆已度过最艰难的时期,慕名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也成为很多外国游客钟情的景点之一。

不少大企业也看出了乾鼎老酒博物馆的良好前景,希望出高价收购。对此,罗强坦言:“做一件事情注定要经历很多风雨,但是我的博物馆和展品都不会卖,能交上房租、给员工发出工资,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们不想做纯商业的东西,只想把老酒做成品牌,传承下去。”

作为老酒收藏领域的名人,罗强也曾在收藏一线奔波过,饱尝了收酒的艰辛与不易,他希望通过乾鼎老酒博物馆,为老酒的收藏、售卖搭建一个良好、有序的交易平台。“我深知一线收酒人员的不容易,只要酒是真的,在合理的价位内,我只做平台搭建,不会从中过多盈利。”

多年“倒贴”老酒收藏事业,罗强坦言:“最要感谢的还是家人的理解和支持。”

编辑:施红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老酒 事业 一生

上一篇:李德猛:早做准备才能占尽先机
下一篇:李加军:知识产权专利产品的引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