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人物 > 正文

沈老仙去,酒业同悲
2017-02-21 11:24:00   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   作者:刘保建   评论:0

一颗中国酒业巨星陨落了。

2017年2月21日凌晨,行业泰斗、中国著名白酒专家沈怡方先生因病辞世。消息传来,中国酒业一片悲戚。许多酒业人士在沉痛悼念沈老的同时,都惊诧地表示:“太突然了,至今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逝者已矣。2月21日凌晨6点多,沈怡方儿子沈重武在朋友圈发表了一首哀痛的挽诗,哀悼最尊敬的父亲,诗曰:悼思流滚丁酉今,念尊驾鹤未可寻,父子相逢无限意,亲首相聚有时心,大千里外西归去,人物情绵倍觉亲,逝酒人生谁复见,世缘循道乃吾亲。

1933年2月出生的沈老,今年恰逢本命年,他自1953年就与中国白酒结下不解之缘。64年来,沈老一直以一颗拳拳匠心,为中国白酒行业做出了重大贡献,成为德高望重的泰斗级人物。直至晚年,他也热情不倦,其一生为行业服务与奉献的精神,与他20岁时的初心一致:一生就想做点实事。

沈老曾著有《酒道人生》一书,让人最难忘的是,封面有一百个“酒”字。如今看来,这渗透了他一生从业经历中所积累起来的对酒行业的所有热爱。

技怡百代

沈老是江苏海门县人。1953年9月,20岁的他从上海华东化工学院(今华东理工大学)毕业,怀揣着献身国家建设的美好愿望,他选择了“无条件服从分配”,来到了位于我国最北端的绥远省归绥市(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份工作是在化验室里做化验。

两个月后,沈老被绥远省工商厅选派,参加在河北衡水老白干酒厂举行的华北地区白酒生产技术交流会。这是沈怡方在白酒行业的第一次亮相,也是他一生白酒事业的起点。

1954年,绥远省与内蒙古合并成立内蒙古自治区,沈怡方所在的化验室也升格为工业实验所。1955年,工业实验所增设食品研究室,沈怡方被任命为研究室负责人,主抓白酒,研究和推广麸曲法白酒。

在行业内影响深远的第三届全国评酒会,是沈怡方白酒研究生涯的一道“分水岭”。1979年,沈怡方被内蒙古轻工业厅推荐,代表内蒙古考上了国家白酒评委,并担任第三届全国评酒会评委。

在第四届和第五届全国评酒会中,沈怡方担任专家组副组长和组长主持工作。在1984年5月举行的第四届全国评酒会上,沈怡方和已故著名白酒专家周恒刚分别担任副组长和组长。1988年,沈怡方担任第五届全国评酒会专家组组长。

在内蒙古,沈怡方迎来了事业上的丰收。他主持在全国率先组建的内蒙古白酒曲种站,在呼和浩特、包头等地酒厂负责进行各种香型优质白酒的试制工作,取得了通风制曲、酒精串香、剖析白酒芳香成分等一系列重大科研成果,改变了当时北部地区不产优质白酒的现状。同时,在吸收国家名酒生产工艺的基础上创新工艺,对全国白酒工业发展都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除了致力于内蒙古白酒工业的生产技术改造。上世纪70年代,他负责的“提高液态发酵白酒质量的研究”,是一项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的重要科技成果。其中,己酸菌的分离培养及应用试验,为我国微生物学填补了一项空白,该项目在1978年获得了“全国科学大会奖”。

上世纪80年代,他潜心研究洋河大曲提高名酒得率问题,重点解决了人工发酵窖泥的技术关键。沈怡方还对广东的玉冰烧、江西的四特等优质酒的传统工艺进行了发掘和科学总结。

德惠四方

1981年,沈老告别内蒙古回到南京。此后,作为泰斗级的白酒专家,沈怡方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全国每一家上规模的白酒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1978年内蒙古时,沈怡方就已经采用完全创新的生产工艺,成功生产了芝麻香酒“纳尔松”。沈老一生对芝麻香型白酒的研究、推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92年,沈怡方提出浓香型酒应分成以四川为代表的浓郁型和以洋河大曲“甜、绵、软、净、香”为代表的淡雅型两大流派,对推动苏鲁豫皖白酒业共同发展起到了重要指导作用。

2004年,在沈怡方的积极倡导和组织之下,首届“苏鲁豫皖白酒峰会”在江苏洋河酒厂召开。自此,黄淮名酒带白酒在整体战略构想和目标实施上开始逐步走向成熟,苏鲁豫皖四省白酒产业迎来了新的快速发展。

为了扭转不良酒风,让这个自己贡献了一生的白酒行业能够稳健地发展下去,沈怡方晚年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内容:推广酒道文化。

2006年,在沈怡方的号召组织下,“中国酒道研究专家委员会”宣告成立。沈怡方认为,倡导“酒道”,就是在倡导中国白酒的救赎之道。白酒亟待用“酒道”文化来拯救自己。

沈怡方所倡导的酒道,主要的思想是向消费者宣传正确的品酒方式,让品酒形成一个群众性的,而不是专业性的行为。所以,沈怡方一向主张将酒道馆开在“闹市”之中。

“告诉老百姓白酒应该怎么尝怎么喝,尤其是名酒,它是一种享受,我们要告诉老百姓怎么去享受名酒。弄盘花生米,细嚼慢咽,聊聊天,喝喝酒,这也是挺好的一种享受。”

在倡导酒道文化时,沈怡方并不是“一刀切”地反对所有的“干杯”。“有的场合需要干杯,比如庆功的时候,获得成果的时候,打胜仗的时候。但是如果平常逢客就干杯,也不管人家能不能喝,爱不爱喝,就失去了喝酒的乐趣了。”

沈老倡导的酒道文化,主要是向消费者宣传正确的品酒方式,让品酒成为一个群众性的行为,而非局限于专业性。这种理念与他坚持理论要作用于实践有着相通之处。

或许与成长的环境有着很大关联,在沈老的思想中,总有着“实践第一”的影子。

晚年的沈怡方没有选择安逸地待在南京的家里,尽管那是个特别适合老年人生活的地方。他把二分之一甚至是三分之二的时间仍然贡献给了白酒行业,他说他“爱这个行业,离不开了”。

然而,令业界感到非常悲恸的是,今时今日,尊敬的沈老还是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所爱的、毕生奉献的酒行业。

让我们永远铭记沈老,铭记他为这个行业留下了什么样的“遗产”。

技怡百代,

德惠四方,

大师辞世,

沈老慢走!

编辑:张瑜宸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沈怡方 辞世

上一篇:酿酒大师刘国中与他的福成七道粮酒
下一篇: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