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人物 > 正文

张子清:酿好酒回报社会和家人
2018-05-29 18:11:39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金峰   



 

他自小生活在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黄河几字弯河套腹地,晨见格桑花,暮听马头琴,大草原厚重、淳朴的风土人情赋予了他粗狂不失礼节、热情不失稳重、强壮不失内涵的性情。

入行没几年,他便获得“2017年第二届中国酒业华商奖——影响中国酒业十大华商人物奖”。他就是赤峰华远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远酒业)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子清。

近日,《华夏酒报》记者专访了张子清。

从门外汉到业内人

张子清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初的内蒙古鄂尔多斯鄂托克旗巴音陶亥镇新胜村 ,是这个村子里土生土长的娃。

1997年,他从内蒙古自治区团校毕业后进入鄂托克旗焦化厂工作。

“2003年,我成为一名党员的同时,从焦化厂来到内蒙古星光煤炭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星光煤炭集团)鄂旗华月煤焦公司上班。” 张子清介绍说,从办公室主任、部门部长到项目主管,再到地产公司副总、集团部长,自己在星光煤炭集团这一干就是十多年。

2013年,星光煤炭集团联合内蒙古鄂尔多斯羊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伊泰煤炭集团有限公司和内蒙古双欣资源控股有限公司在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组建华远酒业,张子清受星光煤炭集团的委派,出任华远酒业董事长兼总经理。

“我是从2013年底才开始接触白酒的,过去一直做煤焦化、钢铁、水泥等重工业,对白酒行业的了解不是很多,所以这几年在白酒生产、销售、管理上都一直处于学习状态,从建厂到目前已走访了几十家大中型酒厂,聘请业内专家、行家到公司授课交流,积极参与国内酒行业的大型活动,主动学习、了解、积累行业知识,掌握行业动态。通过和行业专家、行业前辈的不断交流,逐渐探讨、摸索出适合公司发展的生产、销售模式。” 张子清笑着说,“虽然接触白酒的时间有点晚,但我现在已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行业人了。”

据了解,华远酒业采用传统工艺生产,倡导生态、绿色、健康,酿酒原料只用高粱,所有成品白酒用原浆酒和纯净水调制,不添加任何食品添加剂,在现代化设备的检测下,产品始终有绵、甜、净、爽的口感,清字当头、一清到底、回味悠长是华远酒业清香型白酒的典型风格。目前,已形成乌丹王、玉龙、龙凤呈祥、乌丹家藏、乌丹陈浆、乌丹白酒六大系列,产品在内蒙西部地区有一定的知名度。

原料是优势,发酵不好控

由于在酿酒原料上只用高粱,在生产上,华远酒业采取的是纯粮固态法清香型白酒发酵酿造工艺。

张子清认为,为了保证生产正常运转、提高生产率水平,该酿造工艺必须严格执行工艺流程、合理组织工艺技术,“生产期间,根据任务调整好班次,工序里每一道质量的把控关、工艺关,都要落实到车间,车间落实到班组,班组落实到每一位操作的工人。” 张子清说,只有每一位员工都能熟知工艺付诸于生产操作的每一环节,才能根据化验数据进行生产调整,从而保证工序质量,使各环节有序进行,不出问题,有了工序质量才能保障产品质量。

在消费市场占主导的当下,酒香也怕巷子深,张子清在产品销售上采取直销和代理商营销的模式,在设立直销店的同时,积极发展代理商。

“代理商负责铺货销售,我们按月考核代理商的铺货情况,确保产品在市场上的占有率。同时,华远酒业提倡全员销售、共同参与,公司任何人有销售业绩均可获得业绩提成,这主要还是考虑到我们是酒行业的新兵、新品牌,需要每一个人来开拓市场证明自己。” 张子清介绍说,本着立足本地向外扩张的经营理念,首先得把本地市场做好,再逐步走出去,进而将华远酒业做大、做强,夯实品牌影响力。

张子清认为,北方地区生产白酒的优势在于有充足的酿酒原料,生产劣势是不太适合酒的发酵控制。

“口碑不错的白酒使用的酿制原料大多都是高粱,而北方地区高粱产量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二,我们能在酿酒原料上优中选优、精中选精。人力成本上,北方地区的劳动力相对经济发达地区廉价,节省了不少人力资源成本。另外,北方人性情豪爽、不拘小节、喜好饮酒,有无酒不成席的风俗,市场需求大,白酒生产企业生存下来比较容易。”张子清说,由于北方气候寒冷,不太适合白酒的发酵控制,对出酒率有一定影响,这是北方白酒生产企业的短板。

另外,北方的交通情况没有南方发达地区便捷,成品、货物运输不是很及时,当然,在设备技术、包装材料等白酒产业的辅材方面,北方地区的水平也十分有限,都需要从南方地区购置,从而加重了企业的生产成本。

市场不拒绝优质产品

一碧千里、骏马奔腾、如诗如画的草原,是很多人向往的天堂,辽阔、醇厚、恬静的草原文化深深地影响着张子清的事业观。

“生活在草原上的人热情好客,性格直爽,做事情执着认真,我从小在草原上长大,始终受这里风物、习俗的影响和熏陶,工作上认真严谨、生活上乐观向上,真诚待人,绝不会做违背良心的事。作为白酒人,‘诚信酿酒、良心做人’是我的原则。”张子清深情地说,“就拿酿酒原料来讲,公司的原辅材料从采购、验收到入库,必须严格执行相关的检验标准和出入库流程。在市场激烈竞争的今天,只有优质的原辅料,才能酿造优质的原酒,产品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着市场销路、产品价格及公司的声誉,我们会一直用心做酒。”

张子清认为,白酒行业有其特殊的行业属性,毛利率高,税收负担重,受政策影响深。

白酒作为嗜好性的消费品,其兴衰轨迹受人们消费水平的影响很大,随着限制“三公消费”、禁酒令等政策的出台以及人们消费观念的转变,白酒行业的“黄金十年”已经过去,相对的进入低谷期、调整期,主要的消费也由政务消费转变成民间消费、商务消费,目前,商务消费和个人消费占市场消费的主导地位。

“虽然目前白酒市场不容乐观,但白酒行业仍然存在着严重的产能过剩。随着行业竞争日益加剧,大、小企业之间不断的并购、重组等,经营能力较差的中小型白酒企业将会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规模化、标准化的白酒企业。”张子清分析说,“我们也不能过于盲目悲观,毕竟中华民族有着几千年的酒文化历史、酒文化传承,白酒依然是朋友、家庭聚会、商务活动等不可缺少的调味剂。无论现在还是将来,白酒消费者会大有人在,只要咱们把产品做精、做好,宣传得法、得当,市场上肯定会有一席之地。”

草原文化深深影响着的,还有张子清的人生观和家庭观点。

自幼在农村长大的张子清,很了解底层百姓的艰辛和不容易,遇到清贫人家或生活上需要帮助的人,他都感同身受。

“每年我都要参加翁牛特旗工会组织的‘圆梦助学’活动,每当看见那一张张青春活力、朴实无华的脸庞,都能想起自己年少的摸样。这些年轻人都是刚刚参加完高考,被录取的大学也很好,只是由于家庭困难无法承担学费。”张子清接着说,“同样儿时家庭不富裕的我觉得有义务帮助这些孩子们,一次捐助就能改变他们的一生。捐助仪式上,孩子们一声声真诚、纯朴的‘谢谢’,让人难忘,时刻坚定着我要做一个有善心、行善举的白酒人。”

由于工作的原因,张子清的爱人和孩子在乌海,而他的工作地是赤峰,两地相距由1600多公里。

“一是工作上的事太多,二是距离家太远,所以能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在家庭方面,为家庭应尽的责任太少了,始终觉得亏欠父母、爱人和孩子。”张子清望着家的方向深情地说,“很对不住他们,但又没办法,既然选择了这个事业,就要把它干好,唯有努力工作、把事业做大、干出成绩,才能对信任我的股东有个交代,也以此来回报我的家人。”

编辑:王丹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张子清:酿好酒回报社会和家人

上一篇:卞伟:让葡萄酒好好“睡觉”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