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人物 > 正文

乔天明归来,但曾经的“茅五剑”还能回来吗?
2017-01-10 09:47:32   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   作者:李言蹊   评论:0

长期失联的“乔帮主”终于“归来”。

2017年1月9日上午,一位业内人士向《华夏酒报》记者透露,“前段时间,剑南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乔天明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了,有人在北京看见他,并参加了聚会。”

另一位业内人士今日也确认了此消息,“乔天明取保候审已回家,目前在医院疗养!应该算是行业好消息”,他还为“老帅”回归的剑南春送上了祝福。

乔老爷子今年已满68岁,从2015年5月开始“失联”。2015年12月,又短暂返回剑南春酒厂所在地绵竹,签署完很多授权文件后,就离开了工作岗位。
 

“长期失联”一年多,现在他又“归来”了,但曾经“茅五剑”时代还能回来吗?
 


 

在酒业人印象中,“茅五剑”曾是著名的黄金“铁三角”,代表中国高端白酒,位列中国白酒企业第一阵营。剑南春尽管属于“三强”中的末位,依然是威名赫赫。

然而,在岁月淘沙和市场竞争下,原有的“茅五剑”时代发生了历史性逆转,变成现在熟知的“茅五洋”。

其实,2010年,行业对“茅五洋”的说法已无任何争议,洋河年报逐年蹿高,行业格局哗然大变,剑南春就此出局。

2016年,“茅五洋”格局更加稳定。老大茅台营收近400亿,五粮液、洋河毫无悬念破200亿,至今未上市的剑南春呢?实力进入不了“百亿俱乐部”!

本属于一线阵营的剑南春为何落入今日的境地?这些年,名酒剑南春又错过了什么?

改制:未能激发企业活力,还导致错过黄金周期

谈剑南春永远避不开乔天明。他是与五粮液王国春、茅台季克良齐名的行业大佬。

2016年全国“两会”前夕,乔天明被多家媒体爆出已“失联多日”,并得到绵竹本地人的确认,此次失联长达数月,与前几次的短暂失联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业内人来说,乔天明的失联早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他最早是于2015年5月开始失联。与此同时,其人社局的个人档案,与2004年剑南春整体改制有关的资料均被调走。

作为剑南春的灵魂人物,乔天明于1982年进入剑南春酒厂,历任党办副主任、副厂长、总经理等职务,最后升到董事长和党委书记。35年中曾带剑南春走向辉煌,也见证了企业的“掉队”。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剑南春整顿,他被调出领导岗位,不久又东山再起。1989年白酒调整,他主管剑南春的销售。2001年,他推动企业全面战略调整,剑南春跻身“茅五剑”阵营。

最具历史意义的事件是,他主导了剑南春改制。2004年,国有资本全部退出剑南春,以乔天明为首的管理层成立了四川同盛投资公司,出资控股剑南春集团69.59%股份,乔天明本人间接持有剑南春26%股权。

祸起于萧墙之内。剑南春改制“遗患”之多,以至于管理层及职工均不满,乔天明也随之交上噩运。业内及坊间均流传,十几年前的改制风波,正是他失联的祸根。

此外,财经媒体《经济观察报》报出:“李春城事件”发生后,与李春城关系非同一般的乔天明,被带去问话。不过,这与其后来的失联是否有关系,尚无定论。

剑南春酝酿改制是2003年,正式落地在2004年。此时白酒行业已进入“黄金十年”周期的前奏,名酒企业正加速进入难得一遇的快车道,比如名酒洋河、郎酒,借助行业上行周期和灵活企业机制,后来发展成了百亿巨头。

而剑南春呢?改制不但没为企业带来本有的活力,反而让它陷入巨大的内部危机,如此怎能赶上快车道?

一个惊人却常常忽略的事实是,川酒六朵金花中,剑南春是为数不多的未上市企业。

这并不是它不想,而是机遇不好。早前借壳西藏珠峰未果,再寄希望IPO,后来梳理产权上市,却又因为改制问题棋差一招,稳住局面已算不易,上市仍要等待。

中庸者:保守有余,魄力不足,名气与表现实不相称

如果一个企业有性格,那么,剑南春的性格就是“中庸”。

现在,说一个人“中庸”,好的可理解为稳健,不好的就是保守,也就是魄力不足。

一个业内人士说过一句让《华夏酒报》记者印象非常深刻的话,“当其他名酒企业在市场上冲锋陷阵、彩旗招展之际,剑南春总是一副与它名气不相称的沉默表现”。

郑州一位剑南春酒经销商告诉《华夏酒报》记者,“剑南春领导层最大风格是中庸,温吞吞的性格,我很着急,但是也没办法,做为一个经销商也改变不了什么。”

“我捉摸不定剑南春的文化诉求。‘唐时宫廷酒,盛世剑南春’的大唐文化卖点很好,但还有待于继续落地。”一位山东名酒经销商向记者表示,他同意剑南春“中庸”性格的说法。

这种“中庸”性格,是好事也是坏事。它足以为企业规避很多风险,也可以让它错失很多的机遇。

比如剑南春的价格,多次错过提价良机。特别是高端白酒量价齐升的时候不提价,错过了利润增长最快的几年。后来,行业调整高端白酒价下滑,这本是剑南春坐收渔翁之利的契机,但并无作为。

另一方面,正是如此,水晶剑南春在300-400元次高端价位段竟无敌手。

“茅五剑”时代的错失,也与这种性格有关。其时突发事件对剑南春不利,2008年汶川大地震,剑南春重创最大,储存基酒损失三分之一以上,漏掉一万余吨,直接经济损失近10亿元。

与此同时,洋河正在“大步快走”。2010年,洋河、双沟达成联手。品牌突然被打开的洋河,再加上“如虎添翼”的双沟优质产能,当然一举冲天。当年的洋河年报业绩已达到76.17亿元,这一成绩高于剑南春“历史最好水平(乔愚语)”2015年的65亿元,第三名宝座自然归了洋河。

吊诡的是,“中庸”性格在行业调整期再次为剑南春发挥奇效。在行业深度调整中,即便没有乔天明坐镇,剑南春仍能保持稳健发展,多个数据显示,剑南春2015年实现了25%的增长,2016年也有不俗的发展。

不过,“茅五剑”时代已不再,已将飞天茅台和“普五”打造高端白酒标杆的茅台和五粮液,也不愿与剑南春为伍。这一点业绩上的亮光,对这个老名酒只算是一点安慰了。

(本文仅做行业讨论,并无针对企业问题发难之意,也不对市场选择构成影响)

编辑: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茅五剑

上一篇:独家重磅|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再现公众面前
下一篇:泸州老窖董事长刘淼荣获2016十大经济年度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