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人物 > 正文

余留芬:征程未有穷期
2021-03-03 10:00:11   来源:《华夏酒报》/中国酒业新闻网   作者:张瑜宸   

余留芬也没有想到,自1999年7月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时隔21年后的2020年11月24日,她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获得“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

与以往所获诸多荣誉不同,此次,余留芬是以贵州岩博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接受表彰。“对酒业来说,我们还是一个刚刚发展起来,才走上正道的小企业。尽管目前还不敢跟全国那么多的大酒企相比,但我们也充满了阳光、激情、闯劲、干劲,以岩博酒业董事长的身份获得全国劳模称号,这不仅是一份沉甸甸的荣誉,更是不断激励我们走向更好发展平台的底气。”

近日,《华夏酒报》记者赶赴千里之外,在乘坐近6个小时的飞机,1个多小时的高铁,再走上50分钟高低环陡的盘山公路,终于见到了贵州省盘州市淤泥乡岩博联村党委书记、贵州岩博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余留芬,并深切感受到来自乌蒙腹地村民“脱贫”的不易。

余留芬告诉记者,荣誉的背后不仅是她个人,也是岩博村、岩博联村村民苦干、实干共同努力的结果,未来这份荣誉还会鼓舞大家走得更远、更坚定。因为,历史照亮未来,征程未有穷期。

与酒结缘

其实,在创办岩博酒业之前,余留芬是不会喝酒的。

1988年,她从外乡嫁到岩博村时,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妇。“在岩博这样一个边远、贫穷、落后的山村里面,不仅没有一块平整的土地,且地势陡峭,土壤贫瘠。基本上一年种粮,半年都吃不饱。”余留芬回忆说,不想一辈子在土里刨食的她,决定要换种活法。

1993年,余留芬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经”:给人照相、开小卖部、经营饭馆、办加油站……在不怕吃苦、敢想敢做的拼劲下,这个“爱折腾”的外来媳妇也成了村里少有的“万元户”。

2001年元旦,老支书退下来,不到31岁的余留芬扛起了岩博村村支书的担子。如何打破村里十几年来都无法摆脱的贫困,改变“家家住的老土房,出门就是猪粪塘”的现状?余留芬坚信,发展产业是贫困群众稳定脱贫和逐步致富的最大支撑。

“所有的产业我们都做过尝试,搞过农家乐,养过鸡、养过猪,甚至能养的都养过。但三四年过去了,收益甚微。”余留芬说,那个时候基础条件太差,路不好,物流进不来也出不去,再加上网络不发达,说没人买就没人买。

“但酒不一样,不会像蔬菜一样容易腐烂,不仅耐高温、好保存,且酒质越存越好,感觉非常有发展潜力。”余留芬告诉记者,彼时,岩博村民家家都有一个“小酒厂”:一个杉木甑子,一口铁锅。每个星期,各家都要烤上几十斤的酒。喝一部分,剩下的卖钱换粮食或者饲料来喂猪。

据悉,这种传统工艺酿造的“小锅酒”在岩博已有600多年历史,但从没有人把它做成产业。于是余留芬瞅准商机,于2004年,将当地的一个酿酒作坊收购为集体所有,成立了岩博小锅酒厂,也正式开始了她与酒业不得不说的故事。

“疯狂”做酒

“当时办一个酒厂,没人相信你,完全看不到希望。”余留芬说,天生的地理条件并不占优势,贫困又限制了企业的发展,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

十几年下来,酒厂仅在盘州市有些名气,而每斤只有5~10元的散装酒也谈不上多大的收益。2011年,余留芬针对酒厂大胆进行“改扩建”,生产规模要从200吨扩建到5000吨。

然而,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市场在哪里,用什么去竞争,用什么去打造品牌?谁来给品质做背书,谁来研发产品?人才梯队怎么建设?

“连买个烟都困难的山里,谁愿来帮你?但当时就是想做这件事情,前面有多难我都不怕,每天都是信心满满,而且越挫越勇。”余留芬说,“村民寄予的希望太厚重了,大家都感觉我就是万能胶,无所不能。”

没有专业人才?余留芬亲自去请。她先后多次找到在北京开会期间认识的酿酒大师季克良、黄永光。“我出身农民家庭,我不想老百姓的钱打水漂,我愿意当岩博酒业的顾问。”2013年,季克良在前来岩博村调研时,被余留芬的创业精神所感动,决定担任岩博酒业的技术顾问。

与季克良一起担任顾问的还有贵州大学酿酒与食品工程学院(白酒研究院)教授、贵州省优秀青年科技人才黄永光。

从2013年酒窖打桩,到2015年下半年新厂建成期间,黄永光带领研发团队一边进行酒厂规划设计,一边进行岩博系列酒的研发、试生产。而这些都是义务在做。

没有市场?余留芬亲自去跑。岩博酒投产之初,由于缺乏市场经验和专业的营销团队,每天成百上千斤酒堆满仓库。深谙销售决定市场的余留芬领着村干部,从周边和县城内的小餐馆、小超市入手,一家一家地跑,一家一家地销,硬是用真情和诚意打开了市场、站稳了脚跟。

没有资金?余留芬亲自去贷、去借。“我把家里的钱、兄弟姐妹的钱全部拿来投入到酒业的发展中了。”余留芬说,为了酒厂的扩产、买粮、发工资,她把能投的钱全投了,能借的钱全借了。

“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如果后面的每一个节点都没跟上,我不仅会倾家荡产,甚至会背上罪名。但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想,就算算自己手里还有多少资产可以用,如果借款还不上,将产业一卖就能抵上。”余留芬说,这一路的创业真的是太“疯狂”了。

即便到了今天,她仍然背负了好几百万元的债务,可她并不后悔。

“我觉得很开心,对村民来说比登天还难的事情,我带着他们做到了,很荣幸能成为这样一个人。”余留芬如是说。

从脱贫到奔小康

“人民小酒”诞生的初衷,就是要助力脱贫攻坚。

这几年,岩博村村民通过“三变”入股,不但成了股东,不少人还在酒厂上班。随着岩博酒业做大做强,不只是酒厂赚钱,更重要的是,让老百姓脱贫有了依靠。

一方面,传统工业对人工需求量很大。酒厂的发展可以覆盖岩博联村村民的就业面;另一方面,酒烤完之后的酒糟,可以做成有机肥料,加工后既可以种植各种果蔬,还可以用来养猪、养牛。

“有家庭养殖的村民们每天都排着队来酒厂拉酒糟,这样可以省下近1/4的成本。如果是低保户,我们就免费送给他们。折算下来,可以省去2/3的养殖成本。对村民来说,1/3的成本能养上一头猪了,两三只猪养下来,就能脱贫了。”余留芬说酒厂的发展还带动了几万户家庭养殖的兴起,以及周边小商家、小超市的繁荣。

“酒厂对脱贫攻坚的意义十分重大。”余留芬告诉记者,从高粱种植到加工就业,酒厂通过对一二三产业的赋能,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实现集体资产9800万元、村级集体经济积累890万元,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6万元,昔日的贫困村也完成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完美蜕变。

对于未来,余留芬充满了信心。因为强大的品牌基因、明确的增长路径和清晰的战略体系,让人民小酒彻底“红”火了起来,2020年,销售额“逆势增长”达4.05亿元。“感谢这个时代、感谢党,是党培养了我,是时代成就了我。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关怀,我才有这样的勇气去拼命。”余留芬说,回想起这一路的披荆斩棘,仿佛这7665天、183960个小时就为实践自己当时入党时的宣言:一定要对党忠诚,为民服务、无私奉献,带领村民群众拔掉“穷根”。

如今,“穷根”已除,未来,余留芬将带着人民小酒走上更大的“舞台”,力争在五年内实现岩博酒业整体打包上市。

从打赢脱贫攻坚决战,到“为幸福生活举杯”,再到迎接全面小康盛世,“喝出中国人的自信”,余留芬带领着岩博酒业继往开来,厚积薄发,走出了一条特色创新、涅槃提升的发展道路。

编辑:闫秀梅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李华伟:把驻酒打造成为驻马店经济发展的新支柱产业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