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产业 > 葡萄酒 > 正文

怀来,能否酿出个未来
2020-09-30 10:57:08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徐菲远   

地处北纬40度葡萄种植“黄金地带”的怀来被誉为“京畿北拱,塞上明珠”。这里不仅是新中国第一支干白葡萄酒的诞生地,也是全球鲜有的“距离首都最近的葡萄酒产区”。怀来坐拥优质风土,经历过辉煌的历史,却并没有在业界和消费者心中打下深刻的烙印,其背后原因何在?

借首届怀来葡萄酒博览会举办之机,《华夏酒报》记者与全国媒体团记者一起走进怀来深入采访,为大家呈现一个最真实的怀来。

官厅湖畔一块好风土

目前,怀来县葡萄种植面积11万亩,其中酿酒葡萄6万亩,葡萄酒生产能力15万吨,葡萄酒年产销量5万吨,葡萄产业总产值15亿元。

2005年至2015年,随着怀来地区出现注重品质和具备精品酒庄特点的中法庄园、紫晶庄园、瑞云庄园等,如何提升葡萄酒的品质和品牌,成了酒庄建设的主要思路。

“怀来算是中国最好的一块葡萄酒风土了。”紫晶庄园庄主马树森难掩对这块土地的热爱和自豪之情。“怀来的地形地貌是两山夹一川,两山是太行山山脉和燕山山脉,中间有桑干河、洋河汇成到永定河,最后在怀来形成官厅水库,湖两岸有着独特的小气候,光照充沛,气候温和,生长期长,具备生产优质葡萄的先天条件。”

马树森带我们来到一个原本计划扩建酒窖时挖掘的深数米的大坑前,当沙壤土和砾石层层交叠的横剖面展现在面前时,我们不禁赞叹大自然的造化,也理解了马树森为何对这片土地如此眷恋。这种土质有着良好的透气透水性,利于根系深扎和吸取较深层位置的营养物质。2019年,杰西丝·罗宾逊(Jancis Robinson)等国际知名葡萄酒专家到访紫晶,都亲自深入大坑,近距离观察土壤,并给予了高度评价。

紫晶庄园是怀来产区一家有代表性的品质酒庄,庄主马树森算得上行业中的传奇人物,他“卖房养酒”的故事在业内广为流传。“命运把我搁到这么一块好的风土上,能做出这么好的酒,让我欲罢不能。”马树森说。

投入资金数亿元的迦南酒业,无论是酒庄建筑与酿酒间的设计、管理,还是整体葡萄酒的品质,在整个中国都是最出众的酒庄之一。“十年磨一剑”,酒庄从种葡萄到产品上市花费了整整10年,酒质不达到苛刻的水准和最佳的状态,绝不拿给消费者。
 

1997年,中法两国葡萄酒项目正式开启了合作并选址怀来,1999年,项目正式落户,于2001年开始种植的中法合作葡萄种植与酿酒示范农场,引进法国纯正苗木与传统酿艺,对整个怀来产区的葡萄酒品质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2010年,中法庄园获得迦南酒业母公司迦南集团注资,从此与相邻的迦南酒业成为姐妹酒庄,两家酒庄聘用经验丰富的国际专家团队,采用中国葡萄酒行业最前沿的先进理念和技术,以高标准、高品质成就佳酿。经过多年的内功积蓄,双双成为中国高端精品葡萄酒庄园的代表。

迦南这座花园一般的酒庄也是《华夏酒报》记者走过的国内外最美的酒庄之一,骑行在葡萄园边鲜花盛开的小径上,是一种别样的酒庄旅游体验……

怀谷庄园是一家近年来崭露头角的精品小酒庄。集庄主和酿酒师身份于一身的曹蔼虽是科班出身,但他从不墨守成规,一直保持开放的心态,悉心钻研,以学习的心态吸收借鉴。

与其说怀谷庄园是一家小酒庄,不如说这是满足一个独具匠心的酿酒师情怀的试验室。几年来,曹蔼酿造了许多“秘不示人”的葡萄酒,这些试验品种都藏在酒庄的一吨小罐里,不惜工本酿造每种只有几千瓶且在经营上非常不划算的葡萄酒产品。布鲁塞尔等大赛的奖项、爱酒人士的好评,足以让他乐此不疲地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沙城葡萄酒作为怀来县第一个葡萄酒品牌,拥有“中国第一瓶干白”的光辉历史,由于历史原因、市场投入不足造成市场认知度不足。

2019年,张家口长城酿造集团改制以后确定了“沙城名酒复兴战略”,品牌重新梳理定位为国产葡萄酒名酒头部品牌予以打造,经过两年准备,其战略新品沙城荣耀系列、沙城古壤老藤星级系列、沙城龙眼干白系列已于今年9月下旬正式上市。

“我们首先是要练好内功,起到老企业的带头作用。”长城酿造集团沙城葡萄酒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建军告诉《华夏酒报》记者,目前厂区基地文化景观建设也在改造中,预计10月开园。

怀来为何没叫响

怀来,被称为“中国现代葡萄酒产业的摇篮”。它不仅拥有1200年的葡萄种植历史,更是新中国第一支干白葡萄酒、第一瓶传统法起泡酒和第一支符合国际标准的白兰地的诞生地。

早期怀来地区最出名的是中国长城葡萄酒有限公司,怀来地区的多家酒厂都为其生产葡萄原酒。

怀来产区作为中国比较早的葡萄酒产区,虽然有过昨日的辉煌,但是同时近10年来没有跟上国内酒庄酒发展的步伐,在种植面积、产量以及知名度等方面与其他知名产区有一定差距。

在CCTV&GOBATV制片主任兼品牌总监宗彧看来,制约怀来葡萄酒产业纵深发展的瓶颈在于“官、产、研、学”步调不统一,缺乏明星族群产品效应,缺乏国家级科研项目实验基地和科研院校来支撑产业结构科学发展。其次,缺乏主流媒体传播和背书效应。

“产区邻近北京,虽说这是优势,但同时也是劣势,受到特别多的政策影响,政府对葡萄酒产业的重视程度也不够。”紫晶庄园庄主马树森分析,其中短板之一是房地产太活跃,造成地价昂贵,建设酒庄花费巨大,与宁夏等产区的土地成本可谓天壤之别。另一方面由于距离北京近,用工成本也相对较高。直接后果是无论自种葡萄,还是收购葡萄成本都非常高,葡萄收购价连年上涨;农民没有积极性,造成葡萄种植面积持续下降,葡萄质量也无法保证,直接影响了怀来的葡萄酒业发展。

曾在法国葡萄酒业工作多年,并为中国各大产区20家精品酒庄提供酿酒顾问技术支持的克洛维斯(CLOVITIS)国际酿酒顾问团队创始人廖晓燕则表示,怀来产区有葡萄酒发展的历史和基础,很多酒庄都曾有20到30年的酒厂历史,这些酒厂是中国改革开放后葡萄酒研发技术的第一批中坚力量。对他们来说“大船难掉头”,酒厂转为酒庄,企业客户群体和发展方向要完全重新定位。“企业的定位、市场的转型都有一个过程,由市场来调节,政府也在引导”。

国际葡萄酒与烈酒作家和记者协会成员、VinoVivo国际美酒之声联合创始人李燕萍认为,怀来产区不那么出名的原因有很多,没有知名外资酒庄带来的国内外媒体的大量曝光;高品质葡萄酒比例低;政府部门对葡萄酒产业的扶持力度小,无论从财力、人力上看,还是从整体推广上看,远没有宁夏的投入与整体推广意识高;怀来还没找到自己产区的最亮点、与众不同的核心竞争优势……

怀来,未来有多远

从首届葡萄酒博览会的举办,到斥巨资拍摄“酿造一杯时光”的宣传片,葡萄酒小镇也在加速成形……我们似乎看到了怀来产区在推广方面的决心和力度。但是,要真正打造出一张精品葡萄酒产区的名片,怀来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怀来县葡萄酒局副局长李慧勇介绍,从2018年开始,产区依托官厅水库湿地公园,打造酒庄集聚区项目,实现集餐饮、旅游、休闲、住宿、葡萄酒庄游等一系列的融合葡萄元素的文旅康养等项目。截至目前,已有8个项目落户到酒庄集聚区。

今年,怀来还打造了自己的葡萄酒交易中心,打造葡萄酒的国际酒类交易所和大物流中心。同时,产区还建立了世界葡萄酒之窗博物馆,让怀来不仅仅是葡萄酒产区,还是集交易、餐饮、旅游、康养、会议培训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葡萄酒文化传播和销售集散中心。
 

对于未来,李慧勇描绘了这样一幅蓝图:确定以三点为支撑、加快葡萄产业三产融合发展的怀来葡萄产业规划布局:以世界葡萄酒之窗为核心,总投资20亿元,加快建设葡萄特色小镇;恒大国际葡萄酒交易中心区域,建设成为距离首都最近的葡萄酒交易中心;怀来高铁新城区域,由北京公交集团投资100亿元,打造TOD(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t,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开发)产业综合体,为城乡融合提供有力支撑。同时,加快提升全县葡萄种植面积和品质,改造提升10万亩葡萄种植基地,新选定葡萄种植区10万亩;全力推动以桑干、瑞云、利世G9、中法庄园等酒庄为引领的产区酒庄品牌化、高端化发展,未来3至5年建成100个特色酒庄,打造中国最大的高端酒庄CBD,推动怀来由区域性产区向世界性产区阔步迈进。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见证一个充满希望的怀来产区的崛起。

编辑:赵果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山西产区崛起之路任重道远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