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人物 > 正文

VincentPerrin:香槟是个神话
2016-05-31 16:58:08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CarolineHenry   评论:0


法国香槟酒行业委员会新任主席Vincent Perrin上任一年多,近日接受Wine Searcher专访,畅谈了香槟区的发展和与香槟的个人情缘。

问:你出生在哪里?

Perrin:我出生在一个叫Nancy的城市,在法国西部长大。我的父母是茹拉(Jura)人,在我小时候他们带我去过很多的地方,我们甚至在西班牙呆过一年。这些经历让我觉得我是一个世界公民而非属于某个特定的地方。

问:你第一次喝香槟是什么时候?你喜欢喝吗?

Perrin:我接触香槟的时间有点晚,第一次喝香槟是进入国立行政学院(ENA)的时候。但我真正领略到香槟的魅力,是在中国非常幸运地参加了一次著名香槟的垂直品鉴。

我喜欢香槟,主要有以下几个理由:第一,香槟区有独特的风土并对生产工艺严格要求,这使得只有香槟区能生产香槟;第二,大量陈年基酒的使用带给香槟无限的深度。香槟是一个神话,它也被看作法国生活品位的终极象征。

问:在成为法国香槟酒行业委员会CIVC主席之前从事什么工作?

Perrin:我的父亲是一位农学家,在我进入国立行政学院之前,我也在学习农学。毕业后一直致力于促进和协助法国出口的业务。开始在欧洲,之后又到了亚洲,并在这里生活了10年。在2007年到2009年,担任经济部长的顾问,致力于扩大法国的出口业务。之后,我常驻北京,担任法国贸易委员会的亚洲区主席。

问:作为香槟区的外人,融入这里有多难?你觉得现在已经被接纳了么?

Perrin:香槟区是非常热情的,很早以前就已经开始接纳外地人了。就像很多葡萄酒产区,接纳外国人也属于他们商业文化的一部分。我是在去年葡萄采摘之前来到这里,这正是一个热情好客的时期。当我与前任Jean-Luc Barbier先生一起参观产区时,很多大门都向我们敞开,我非常感激能与葡萄种植者们及贸易商们进行交流,他们让我懂得了香槟的奥妙以及各家族之间的微妙平衡,他们对我寄予厚望,希望借助我这个外来者的眼睛来透视香槟的未来。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被接纳了。

问:你最骄傲的时刻是何时?

Perrin:我最骄傲的时刻是2015年7月4日,香槟被宣布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的时候。在此之前,听到一个接一个的国家都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真让我们感到羞愧,它们中的有些国家甚至都是禁酒的。

问:在你担任法国香槟酒行业协会(CIVC)主席的第一年,还取得了哪些成就?

Perrin:第一件事就是加速产区生态循环改造的实施。现在,可持续发展的观念在香槟生产商和葡萄种植农中已经深入人心。

第二件事是我们近期的数字化建设以及教育培训工作的进展。在今年早些时间我们启动了“香槟校园(Champagne Campus)”计划,以数字化方式开展培训。几周前,我们还推出了3D360度宣传片和应用程序,我希望通过短片与全世界爱好者分享香槟的生产过程和文化传统。另外,我们在培训香槟专业人士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比如,今年我们在美国就举办了十场不同的活动。

最后是我们的内部交流,目的是将我们的专业知识和资源分享给香槟地区所有的葡萄种植者和酿酒商。我们今年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还需要在未来几年里继续努力。

问:你希望做哪些跟以往不同的事情?

Perrin:这很难说,毕竟我刚刚到任一年时间,但是我知道我们必须非常小心地去保持这种动力,就像是骑自行车一样,如果你不想摔倒,你就必须得不停地蹬踏板;因为如果你摔倒了再爬起来继续行进,难度就会大得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关心香槟的内部发展,同时又要兼顾打造国际影响力。

问:你对香槟的未来是否有信心?

Perrin: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充满信心。2015年香槟的销售量价齐升。增长的主要动力来自出口市场,而在欧洲和法国本土的销售也有小幅增长。此外,我们有足够的陈年香槟,足以在保证品质的基础上保持增长。其次,香槟从业人士的素质在不断提高,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喜欢到处旅行,对于市场形势十分了解;我们还拥有比以往更多的经验丰富的专业酿酒人士,我们的技术和设备也都比以往更加先进,再加上我们新的葡萄酒评鉴专家团,使香槟品质好于以往任何时候。

问:在你看来,香槟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Perrin:我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保持香槟在行业中的领导地位,要确保引领行业的不是某几个品牌或某些风格,而是将香槟作为一个整体品牌来发展。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保持与消费者的紧密联系,我们要努力吸引年轻消费群体。

问:可以跟我们聊聊你有哪些愿望?

Perrin:我希望成为一名茶道大师。我很早就开始迷恋品茶,自从来到香槟行业之后,在品茶方面就更加细致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像品茶一样品味香槟的精妙之处。

我还希望能够登上中国的五大道教名山,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登上过两座,还剩三座等待我去征服。我还想看看海参崴(Vladivostok),小时候读Jules Verne的书就产生了这个想法,对我而说,那里就是世界的另一端。

最后,我还希望选出一个比我年轻的主席,随着我年纪越来越大,这个愿望就变得更有现实意义。

编辑:战玮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香槟 神话

上一篇:周景宽:简洁为上
下一篇:中国干邑市场是否进入复苏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