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企业 > 白酒 > 正文

父亲与伊力特
2007-05-18 14:43:41   来源: 《华夏酒报》   作者:关文玉   



     “女儿啊,这趟回家带伊力特曲没有?”一踏进家门,父亲就如孩童般带着一脸抑制不住的喜悦快步朝我走来,边问边殷勤地替我拿包。
     “噢,这次出门太匆忙,没来得及带。”
     听了这话,父亲满含着期待与希冀的双眼瞬间暗淡下去,一脸的索寞,佝偻着身子低着头一声不吭地走进屋。我不知如何是好,父亲那失望中透着悲戚的眼神如针扎般刺进我的胸膛。我一遍遍地责怪自己又一次听了母亲的话而失信于父亲,虽然知道母亲也是为他好。
     其实,父亲是能喝酒的,且酒量不小。儿时记忆中的父亲在闲暇之余,经常约三五好友就着一碟咸菜划拳喝令,喝彩声此起彼伏,场面甚是热闹。那一瓶烧酒丝毫没因身价低、口感粗糙而贬值。对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人们来说,那是一瓶上乘的伊力特,是激起他们去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寄托,是幸福与吉祥的象征。父亲曾不止一次瞪着通红的双眼含糊不清地对我说:“女儿啊,你可要为爹争口气,努力学习,争取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好好孝敬孝敬你爹。爹要求不高,逢年过节有一瓶伊力特曲喝就知足了。”
     那时,“新疆茅台”伊力特曲名声鹊起,市场供不应求,人们常常为了一瓶伊力特东奔西走,托人情,走关系。伊力特曲俨然成为高贵与身份的象征。要是谁家的子女探亲捎一瓶伊力特曲回来,第二天村里人看他们的眼光都多几份敬重。贫穷的父亲对伊力特曲的向往可想而知。他那痛楚的眼神使我不止一次地暗下决心,一定要争口气,满足父亲这一小小的愿望。
     几年后的我如父亲所愿,大学毕业后顺利分到伊力特酒厂。自那以后,父亲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喜悦,佝偻的身子似乎也挺了不少。我没让他失望,逢年过节成箱的伊力特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因此,我回家的日子家里必定高朋满座。生性豪爽的父亲恨不得招来所有的酒友与之分享快乐。他那小小的虚荣心在这觥筹交错之间及大家羡慕的赞美声中得以升华,伊力特曲成为满足这一小小虚荣心的资本。
     可是好景不长,日渐消瘦的父亲被查出患有Ⅱ性糖尿病。这对于与酒相伴大半辈子的父亲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这意味着日后他再不能和酒友把盏论英雄。没有比这更残酷的了。一夜间,父亲似乎苍老了许文章来源华夏酒报多,曾引以为豪如丝缎般的满头黑发像打过霜般花白。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肩上又多了一份责任:保护父亲的健康,并下令父亲不许再沾酒。这又怎能割断他对酒日益加深的感情!趁母亲不注意,父亲会偷偷地倒上一杯,小心翼翼地端上,如凝视久违的好友一般端详片刻清亮的酒体,再深吸一口气,品咂一下。此时的他对于酒对于生命都多了几份感慨。在我看来,那不是在喝酒,而是品人生,品自己从少年到年老一步步走过的酸甜苦辣。
     母亲发现秘密后,再不让我带酒,并把家里的酒拱手给亲朋好友。没有酒相伴的日子,父亲变得少言寡语,时常独自望着窗外发愣。他是否在等待心爱的女儿回来,好解解馋?可是,在一次次满怀希望的期待与失望中,父亲想不通一向孝顺的女儿最近怎么有些健忘。
     “女儿啊,等下趟回来一定别忘了带伊力特曲!”父亲依依不舍地送我出门,无限眷恋的目光灼灼闪烁,佝偻的身板因为有新的期待多了几份硬朗。
     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父亲的言行让我再次深深地感受到,酒已成为他生命中永恒的主旋律,甚至超越生命,剥夺就意味着摧残。我懂了,父亲!等下趟回家我一定带上乘的伊力特来孝敬您,不管母亲是否愿意。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王玉秋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父亲与伊力特

上一篇:今世缘·国缘酒通过省级鉴定
下一篇:感受儒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