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清宫酒”与周老的不解之缘
2018-09-19 09:45:24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北京清宫酒业有限公司 李彪   

编者按:

他为酒而生,六十余载为之奋斗,推动了中国白酒的健康持续发展,行业无人堪比;他的高尚品质和对酿酒事业的挚爱之情,是广大酿酒科技工作者的精神财富。他就是酒界泰斗周恒刚先生。

在周老诞辰100周年之际,《华夏酒报》编辑部收到了诸多纪念周老的文章,怀念与周老一起工作的点点滴滴,追思他为中国酒业发展所做出的卓越贡献。从本期起,本报将陆续刊登纪念文章,深切缅怀这位为中国酿酒事业奋斗终身的泰斗级专家,同时传承他的工匠精神,创造中国酒业更加辉煌的明天。
 

2001年,我与白酒泰斗周恒刚先生相识,可谓是忘年之交,一晃18年过去了,周老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每每看到办公室墙上和周老的合影照片,看到周老赠给我他写的《白酒生产技术问答》、《糖化曲》,还有周老专门为北京清宫酒业有限公司题写的两幅字,都会勾起我对周老的怀念,常常回忆起与周老相处的美好时光,历历在目。

与周老结识因酒起缘

我因在千禧年收购了河南省沁阳市一家地方集体酒厂——焦作市清宫酒厂,方才进入酒圈,才有机缘认识了周老。

为了恢复“清宫酒”生产,我就按图索骥,根据原公司包装盒上标注的“商务部食品酿造研究所监制”,找到了已更名为“北京市食品酿造研究所”的时任所长吴鸣,与吴所长说明来意:过去是研究所给“清宫酒”做的监制,现在希望研究所还能帮助“清宫酒”改进工艺提升品质。吴鸣所长是浙江宁波人,操一口宁波普通话,因我在宁波常住过五年,加上跑业务到宁波五年,共十年和宁波人打交道,不但和吴所长语言交流没有障碍,还因我对宁波的熟悉,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吴所长身上有宁波人的天然特质:认真、细心、执着,几次会谈下来,吴鸣所长就答应做“清宫酒”的监制,帮助我们重新制定工艺路线和技术指标,着手恢复生产。

吴所长是白酒泰斗周恒刚的女婿,夫妇二人都在研究所工作。我就和吴所长提出让周老也参与到“清宫酒”的研发工作中来,吴所长说:老爷子年事已高,八十多岁了,身体又不是特别好,现全国一些名优酒厂请他都忙不过来,咱们这小酒厂恐怕不会答应,但可以试试给老爷子讲讲,看看老爷子态度再说。于是就促成了我和周老的第一次见面。

在吴所长的带领下,我俩一起到周老家里拜见周老。周老家在北京右安门内大街,一个老式住宅楼的一楼,家里简朴而整洁,小客厅墙上挂着水墨国画四条屏,一对中式布艺小沙发成了我们交谈的地方,中间的小茶几先铺的白布,白布上放了块玻璃,玻璃上放着一个玻璃烟灰缸和一只浅绿色带盖子的瓷茶杯,看来周老既爱喝茶又爱抽烟。周老虽已八十一岁高龄,头发花白,但精神还是很好的,一身中山装干净整齐,穿在略显消瘦的身上十分合体。

我向周老介绍了“清宫酒”的历史和公司今后的打算,当我提到想让周老参与到项目当中来时,果不出吴所长所料,周老说:“我今年八十多岁了,身体也不是很好,恐给你们添麻烦。不过可以给你们出出主意,但时间不能太长。”周老又问了 “清宫酒”项目的一些生产情况,并和吴鸣就“清宫酒”的工艺、口感、糖度等问题进行了一番交流。

周老能很快答应帮助我们,这让我喜出望外。临别时,周老进里屋拿出两本书,说:“这两本书是我写的,你先看看,会对酒知识增加一些了解。”周老拿出笔,亲自在扉页签上:“李总校正,周恒刚2001年秋”。

看到周老签字,当时我灵机一动提出:想请周老给“清宫酒”题个字,不知行不行?没想到周老竟欣然答应了:“回头我想想怎么写,专门抽个时间,静下心来写,写好后让吴鸣通知你。”

为酒业发展倾注心血

第二次见周老已是半年之后,在周老的指导下,我们首先把清宫酒质量标准的修订即理化指标调整为酒度35%vol,感官指标修订为药香纯净、醇厚柔和、酒体丰满,“清宫酒”的风格定位已基本完成。

我们拿着试验酒样到周老家里进行汇报,请周老对清宫试验酒进行了品评。周老详细地询问了清宫酒质量标准修订后的试验过程,并认真地进行了试验酒的品评后,拿出笔墨当即给“清宫酒”题写了两幅字,一幅是“清宫美酒激蜂舞,燕都曲香撩蝶狂”,另一幅是“百年清宫,旭日东升”。字体工整而饱满,喻意美妙而吉祥,落款“世纪之初仲夏,八旬酒匠周恒刚”,盖上两个红色印章:“周恒刚印”和“无量酒徒”。

我如获至宝,拿着两幅字跑去琉璃厂装裱。

第三次见周老,“清宫酒”的项目在北京市食品酿造研究所吴鸣所长和几位专家的努力下进展顺利,调整工艺布局、更新设备、增加热灌装。2001年11月,在我们的再三邀请下,吴所长陪同周老到“清宫酒”在沁阳的酿酒基地亲自指导,根据工艺要求,我们在老车间重新装修改造了生产线,一下午就调试正常。周老虽已是八旬老人,但一直和公司的生产技术人员在车间,进行现场指导,不放过每一个细微环节,包括连接管的质量和接头的垫片等。周老认真细致、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深深地感染着每一位清宫人。尤其在调酒过程中的关键工序,都进行了认真的品尝和配方的核对。

第二天上午,当第一批次的“清宫酒”下线时,难以掩饰所有人的喜悦之情,在会议室周老品评“清宫酒”时,周老对酒质非常满意,说:“这个酒酒体饱满、醇厚,药香纯正,符合现代人的口感,清宫酒一定能卖好。”

“清宫酒”的风格定位与品质保障,饱含着周老倾注的心血,载入了“清宫酒”发展的史册。

时至今日,周老给予“清宫酒”的无私帮助和殷切希望,成了清宫酒业最大的精神和物质财富。清宫人还在坚守着由周老改良的“清宫酒”品质。“昔日宫廷玉液酒,进入寻常百姓家”,让更多的人享受到“清宫御酒”的美妙,以报答周老对清宫酒的钟爱。

编辑:闫秀梅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周老 清宫

上一篇:开山立派 ——李家民《固态发酵》读后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