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产业 > 葡萄酒 > 正文

涨价,2017国际葡萄酒业关键词
2017-12-28 14:47:50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徐菲远   


 

2017年对于葡萄酒业来说是个特殊的年份,受霜冻、高温、干旱和冰雹等不利天气的影响,全球酿酒葡萄产量创“历史性低点”,产量70年来首次低于消费量,价格也可能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但在这一年中,精品葡萄酒市场却走出了一波行情,总成交价创十年来新高,多项指数保持上涨,达到近年来的最高点。

产量降至50年最低点

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sation of Vine and Wine,OIV)发布的数据表明,2017年全球葡萄酒总产量预计为246.7亿升,相比2016年下降22.1亿升,降幅达8.2%。

该数值达到了近50年来全球葡萄酒总产量的历史新低。在此之前,最低的数值是1994年的249.4亿升。

这一年,葡萄酒产量下降最大的地区是欧盟地区,主要原因是欧盟各产酒国的葡萄酒产区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霜冻、干旱等灾害,严重影响了葡萄酒的产量。

据预测,欧盟主要产酒国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的葡萄酒产量将分别下降23%、19%和15%,德国和希腊也将分别下降了10%和5%。2017年份欧盟的葡萄酒总产量预计为140.7亿升,比去年下降24亿升。

不过欧洲以外的其他国家葡萄酒产量变化并不明显,不少国家的葡萄酒产量还呈现稳中上升的趋势。美国2017年份葡萄酒产量预计为23.3亿升,比2016年减少1%(未考虑2017年10月份加州大火带来的影响)。而在南半球,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南美的葡萄酒产量比2016年还会有所增长,除了智利葡萄酒产量继2016年的低产之后继续降低之外,阿根廷、巴西以及南非的产量都有所上升。澳大利亚的葡萄酒产量预计比2016年增加6%,新西兰则可能会同比减少9%,但仍保持良好发展趋势。中国2017年葡萄酒产量预计为11.4亿升,与2016年的水平相当,位列全球第七位。

原酒价格上涨

2017年葡萄采收量下降,尤其是欧洲地区的大幅减产,意味着未来一年全球葡萄酒供应量紧张,原酒价格随之出现上涨。

2017年11月20~21日,世界散装葡萄酒及烈酒展览会(World Bulk Wine Exhibition, 简称WBWE)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拉开帷幕。

《华夏酒报》记者在展会现场了解到,全球主要产酒国的散酒供应价格已经普遍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最低的也在10%以上,涨幅高的多达60%~70%。尽管价格上涨,在需求强劲、供应趋紧的形势下,各国买家仍蜂拥而至“抢酒”,许多酒款已经“有价无市”,酒商开始提前预订2018年酒款。WBWE是全球最大的散装葡萄酒展览会,全球约85%的散装酒在WBWE进行展览和贸易。

根据WBWE主办方的数据,2017年的展会迎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220多家大企业和全球66个国家的6000多名大宗买家及运营商,也是有史以来人数最多的一届。

实际上,在过去的一年中,散装酒价格一直保持着上扬的趋势。在截至2017年10月21日的一年中,追踪主要产酒国各葡萄品种价格的Vinex全球价格指数(Global Price Index,简称VGPI)上涨了31%。

而这一涨价的趋势在未来一年中仍将持续。荷兰合作银行的报告称,全球的葡萄酒库存在2016年已表现出一定的短缺,而2017年欧洲主要产酒国的葡萄减产将使2018年的葡萄酒库存量减少至少20亿升,这相当于全球葡萄酒消费总量的8%,2018年全球可供消费的葡萄酒总量将达到数十年来的最低点。“我们预计可供消费的葡萄酒数量会大幅下降,葡萄和散装酒价格会显著上涨,而欧洲市场受到的冲击将最为明显。”

总体来看,低端葡萄酒市场受到的影响较大,散装酒价格的上涨会挤压葡萄种植商的利润,同时导致酒价上涨,但是否会对消费层面产生影响尚不确定。

虽然减产为葡萄酒业带来了短期的挑战,但荷兰合作银行对于其长期的影响持乐观态度。“就长期而言,这将有利于消费者转向更高价位的酒款。”

波尔多期酒顺风顺水

2016年,波尔多的天气状况虽然几经波折,但是最终结果却令人惊喜。波尔多许多生产商都将2016年份列为“最优秀的年份之一”,著名媒体和酒评家也对该年份赞不绝口。一些酿酒师甚至声称,2016年份葡萄酒将是他们职业生涯中的最大成就。

不仅质量优秀,波尔多2016年的葡萄酒产量也十分可观,该年份的产量打破了2006年以来的最高记录。2016年波尔多葡萄酒的产量约5.77亿升,可转化为7.7亿瓶。

帕克团队的尼尔·马丁(Neal Martin)发布的2016年份波尔多期酒品评称“2016年毫无疑问是一个顶级年份”,这一年份极具个性,不同于丰满、圆熟的2015和强劲、硬朗的2005、2010年份,“试饮带来的愉悦感也只有2009年份能够媲美”。世界三大酒评家之一的詹姆斯·萨科林(James Suckling)将2016年称为“左岸之年”,对左岸的5款酒给予了98~100分。

各方好评如潮推动期酒市场再次火热,品鉴周的第一天,各大酒庄和会场接待的访客就已经超过6,500人,比往年同期的人数多了将近2,000人。相比2015年份,2016年份期酒价格呈现普遍上涨趋势。波尔多一级庄期酒上涨近10%,玛歌、侯伯王、木桐的发售均价较上年涨约9%,拉菲则上涨8.3%。涨幅较高的酒款包括:雄狮(Léoville Las Cases),上涨30%;木桐副牌(Petit Mouton),上涨32.4%;康色扬 (La Conseillante),上涨32.7%;庞特卡奈(Pontet-Canet),上涨44%;飞卓(Figeac),上涨47%。

2016是个不平常的年份,如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以及即将到来的法国大选,这对期酒发售的价格都带来了一定影响。但过去一年中,波尔多的佳酿市场在向积极的方向发展,助推了对于该年份期酒的投资信心。

佳酿市场势头乐观

伦敦国际葡萄酒交易所(Liv-ex)发布的精品葡萄酒市场的年终报告称,2017年依然是谨慎乐观的一年。虽然2017年佳酿交易指数较2016年增长放缓,但依然优于黄金等指数;此外,更多葡萄酒进入了二级市场,精品葡萄酒市场依然在逐步扩大。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4,650款葡萄酒在Liv-ex交易,这个数字比2016年全年已增长了6%;而比2010年度更是上升了182%。

这一年中,佳酿1000(Fine Wine 1000)指数上涨了11.3%,是2017年表现最佳的指数。在其次级指数中,勃艮第150表现最为抢眼,上涨了23.9%,创下近十年新高。

受汇率等因素的影响,自2010年起,波尔多市场份额持续下降,至今已降至68.5%。但值得注意的是,波尔多一级庄(First Growth)的副牌酒指数增势迅猛,在过去的12个月里增长了17.6%,成为2017年波尔多500(Bordeaux 500)指数中表现最佳的一支。副牌酒的品质优异且不断地提高,受到了很多收藏家和投资者的青睐,他们乐于以较低的价格领略到顶级名庄的风范。

表现一级庄走势的佳酿50指数(Fine Wine 50)同期增长仅为5.5%,在波尔多500所有分指数中表现最弱,甚至低于一直以来增长最缓慢的苏玳50指数(Sauternes 50)。苏玳50指数这一年的增长为6.7%,超过了一级庄,略低于右岸50指数(Right Bank 50)和左岸200指数(Left Bank 200)。

2017年度,Liv-ex100指数总体上保持升势。在2017年4月,由于英镑的走强以及临近2016年度期酒运动交易活动的放缓,该指数持续了16个月的升势后停顿下来。在夏季,强势的欧元推高了指数。直至8月份,英镑走强却把指数推低。随后由于美元走强,亚洲买家的交易活动增加。11月份佳酿100指数收于312.96点,较上月上升1.3%。处于自2011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当时高达322.66点。该指数的增长虽然表现不如2016年理想,但稳扎稳打,显示市场仍具有一定的动力。

尽管波尔多酒交易份额持续下降,Liv-ex与The Drinks Business合作发布的2017年度Liv-ex100最强名单表明,波尔多是当之无愧的“性价比之王”。排名前十的酒款中,7款产自法国,6款出自波尔多,其中白葡萄酒,尤其甜白更是表现抢眼。勃艮第一直是2017年的亮点,在100最强的葡萄酒名单中,勃艮第品牌由2016年的19个增至2017年的24个,其中更有22个打入前50名,亚洲市场对该酒区葡萄酒需求日增推动了它的成功。

波尔多酒庄收购热潮不减

这一年中,虽然传出了波尔多中资酒庄——玛歌产区的四方庄园(Clos des Quatre Vents)和上梅多克产区的波诺城堡(Chateau Bonneau)濒临瘫痪的负面消息,但相关报道仍然表明,中国人对于收购波尔多酒庄的热情并未减退。

继2016年中国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将波尔多佩雷酒庄(Chateau Perenne)和格瑞酒庄(Chateau Guerr))两座酒庄纳入囊中之后,2017年2月份再度出手收购萨尔斯酒庄(Chateau de Sours),至此,阿里旗下已经拥有了三家波尔多酒庄,并带动中国投资人掀起了法国酒庄的收购热潮,这被欧洲媒体点评为“马云效应”。

到目前为止,中国投资者在波尔多收购的酒庄已超过150家,占整个波尔多酒庄数量的近2%。法国地产经纪公司Maxwell-Storrie-Baynes的创始人Michael Baynes称,波尔多酒庄的新买家中,有40%为中国人。造成中国富人们争相购买波尔多酒庄的原因,除了将其作为自身财富和地位的象征外,更主要的是为了满足中国消费者对优质葡萄酒日益增长的需求。

当然,钟情于波尔多酒庄的并不仅仅是中国人,这一年中,最抢眼的收购案还包括香奈儿购入圣埃美隆最古老的酒庄之一贝尔立凯城堡(Chateau Berliquet);2017年9月,比利时富商菲利普·范德·维耶尔(Philippe Van de Vyvere)正式收购位于波尔多圣埃斯泰夫(Saint-Estephe)的飞龙世家酒庄(Chateau Phelan Segur);法国酒业巨头奥德维尼(AdVini)旗下的子公司安东尼莫意克公司(Antoine Moueix Proprietes)从布拉斯科家族(Blasco Family)和劳帕鲁家族(Lapalu Family)处收购了7座中级庄(Cru Bourgeois)。

法国地产经纪公司Maxwell-Storrie-Baynes的创始人Michael Baynes认为,随着中国人对波尔多酒需求的上升,中国投资者收购波尔多酒庄的热潮并不会消退,并将推动波尔多葡萄园地产价格持续上涨。目前,中国人收购的葡萄园价格约为16,000欧元,而在25年前,这些酒庄的价格仅仅是现在的一半。10年以后,价格涨到50,000欧元也不足为奇,而这其中中国投资者功不可没。

气候变暖影响加剧

在全球葡萄酒产量达到历史低点的同时,国际组织“全球碳计划(Global Carbon Project,简称GCP)最新发布的科学研究报告显示,全球化石能源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在连续三年零增长后,于2017年强劲增长2%,达到历史最高点。这两者之间有着虽并不直接但又必然的联系。

碳排放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欧盟和美国减碳步伐的放缓,以及中国煤炭消费自2014年起连续三年下降后的首次回升。其中,中国和印度是全世界最主要的污染排放国家。

专家认为,全球碳排放量再现增长趋势,意味着未来全球气候变暖仍将加剧,极端天气的发生更加频繁,使葡萄酒越来越成为一个高成本、高风险的行业。与此同时,世界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将会发生巨大变迁。在法国人引以为傲的“风土(terroir)”中,气候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之一。但随着气温的升高,波尔多将成为新的朗格多克(Languedoc),赤霞珠会在沃尔奈(Volnay)很好地生存,但法国南部大部分地区已经不适合种植葡萄。而勃艮第北部最著名的葡萄种植区夏布利(Chablis)也同样面临威胁,在全球性的气候变暖与酿酒方式变化的共同作用下,夏布利的经典特征已然模糊。香槟产区将无法出产世界级别的起泡酒,却将能酿制出相近于目前勃艮第产区的黑比诺(Pinot Noir)。

2017年11月,法国国家农业研究所(French National Institute for Agricultural Research,简称INRA)和蒙彼利埃农业机构SupAgro Montepellier共同举办了一次气候变化会议,试图促使法国南部的酿酒商实行共同政策来适应气候变化。

与此同时,欧洲各地的主要生产商也纷纷行动起来,采取不同的方式来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威胁。比如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的生产商逐步减少美乐(Merlot)的种植,增加更耐旱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品丽珠(Cabernet Franc);西班牙Castilla y Leon地区生产商尝试种植丹魄(Tempranillo)以外的葡萄品种,并且在混酿时采用国产多瑞加(Touriga Nacional)来获得适合的酸度。

但目前的迹象表明,全球气温毫无疑问还将继续升高。只有西方国家以及中国等重污染国家都能采取切实有力的政策,相关国际组织积极寻找防止碳排放增长的长期有效方案,葡萄酒行业寻求跨产区的合作,形成合力共同对抗气候变化,葡萄酒业才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编辑:施红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葡萄酒业 关键词 国际

上一篇:《环境保护税法》即将实施 国内葡萄酒行业涨声一片
下一篇:山东蓬莱检验检疫局助推当地葡萄酒销往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