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一杯酒
2015-12-21 14:24:48   来源:   评论:0

     
  父亲嗜酒,因为这个我经常与他争吵。因此,我和他的关系常年处于僵冷状态。为了逃离父亲的世界,不看他酒后胡闹,不听他无故唠叨,在报考中学时,我选了一所离家很远的学校。
     
  寄宿的日子,让我与父亲远远地隔开了。每次周末回家,父亲几乎都在工地上劳作,于是,我彻底逃离了他的束缚。
     
  十六岁生日那天,父亲令我回家,一同过十六岁的生日。我当时有些感动,当夜请了假。
  
  进屋时,父亲正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吃饭时,他朝我碗里夹大块大块的红烧肉,说了许多体贴的话。我忽然对他萌生出一股浓烈的情感,心里觉得,大抵他是爱我的,只是没有那样的环境与机会让他表达。
     
  父亲喝了酒,脸颊微红。当他再要往杯里倒酒时,我制止了他。他有些不高兴:“儿子怎能管老子?”我缩回了手,不再理会。
     
  他到底是醉了,开始念叨我的陈年旧事。从一岁到十六岁,所有趣事他都铭记在心。我讨厌这样没完没了的重复。因此,当夜我与酒后的他又大吵了一架。
  
  回校后,我跟母亲说,高中的课程越来越多,我怕是不能经常回家了。母亲说学习要紧,应允了我所提出的一月一回的建议。
     
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其实,那时我有的是时间,只是不愿回去。年少的许多想法和冲动,在很多年后,自己都难以解释,就像我此刻都不明白,为何当年自己会那般地记恨父亲。
     
  由于见面时间很少,我与他慢慢生疏了,即便偶然坐到一起,也说不上几句话。我把眼睛埋进书本,从始至终保持沉默。
     
  几年后,我考取了外地一所大学。他设宴款待了街坊邻居,原本高高兴兴的一场酒席,竟在他的唠叨中不欢而散。他借着酒劲,把客人的儿女们都数落了一通,而对我大加赞赏,说我连回到家中都舍不得浪费时间,努力学习。他不知道,我之所以那么卖力读书,完全是为了避开他。
     
  在北方的城市呆了四年,我开始厌倦异乡的生活。回到家后,我在附近的小镇上找了份工作,谈了对象。结婚那天,父亲来了,我本不打算请他,虽然这是大逆不道,但我实在不想重蹈当年的覆辙,让他毁了我的婚礼。
     
  婚礼前,我再三叮嘱父亲不能喝酒,在场有很多我的领导和老师,以后的前程,还得多靠他们提拔。他笑笑说:“这点规矩我还能不知道?不该喝的时候我当然不喝。”结果,整晚他都在桌上正襟危坐,颔首微笑。我被他滑稽的模样逗笑了。
     
  今日,父亲已辞别人世八年。我始终后悔,当年没在婚礼的宴席上给他斟满一杯甘洌的酒。这一杯迟来的酒,始终酝酿着我的迟误与愧疚。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车婉宁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一杯酒

上一篇:和父亲干杯
下一篇:杭州古法酿制重现南宋梅花酒“蓝桥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