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酒里时光
2015-12-21 14:24:47   来源:   评论:0

     
  过去家里穷,父亲喝的都是散装酒,一般是最便宜的山芋干酒,8毛钱一斤,俗称“苦老八”,其酒味可想而知了。偶有人到乡镇的酒厂去,父亲就会托其带回一大塑料桶的稗子酒,然后用一根管子吸入高高矮矮粗粗细细的瓶子里,整整齐齐地码垛在碗橱的最底一格,慢慢享用。
     
  为父亲到商店打酒,是我小时候几乎每天要做的一桩事。一手攥着父亲从衣袋里左抠右摸出来的几角钱,一手握着一只空酒瓶,一路蹦蹦跳跳地走进小百货店,盯着那位总是板着脸的女店员,将毛竹筒做的“酒打”咕咚一声按进硕大的酒缸,又迅速地提起,在一股迅速散开来的酒味中,不知掺了多少水的酒就沿“酒漏”流进了酒瓶里。
     
  柜台后的货架上,摆放着一些贴着商标的瓶装酒,上面写着某某大曲、某某玉液。酒瓶旁边放着一张小纸牌,上面写着:凭票供应。
     
  一天,父亲高兴地走进家门,他的手里拎着两瓶酒,正是我曾经在商店里看到的那种写着“凭票供应”的酒。原来,父亲被评为“抓革命、促生产”先进工作者,单位奖励了他两瓶酒。那天,母亲为父亲多烧了两个菜,可父亲喝的还是“苦老八”,那两瓶酒就端放在客厅的橱柜上,一进门就能看见,显眼。
     
  一直到那年的春节,家里亲朋好友满座,父亲才将那两瓶酒打开,喜洋洋的氛围里,人们一个劲地夸着酒好。父亲高兴地将我喊到桌前:“来,你也尝一口。”一股暖流就从喉嗓直冲到胸口。
     
  日子过得越来越好,酒的种类、品牌也越来越多。逢年过节回家去,总要给父亲拎去几瓶好酒。
     
  年前,又给父亲买了几瓶好酒回去文章来源华夏酒报,发现酒柜里放的全是档次不低的酒,见我有些诧异,父亲说:“现在日子这么好,我又不愁吃穿,不如酒喝好一点。像你经常在外应酬,酒还是喝好一点喝少一点。”那天,父亲拿出一个瓷砂瓶包装的酒,我们父子俩干了一瓶。
     
  过了年,父亲就70岁了,每天还能喝上两口,是生活的幸福,也是我们儿女的福分。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车婉宁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酒里时光

上一篇:鸡尾酒radio二十一世纪的怀旧情愫
下一篇:和父亲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