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送不掉的酒与送不尽的花
2015-12-21 14:23:41   来源:   评论:0

  每年刺槐花开的时候,我都要采摘些鲜嫩的刺槐花给刘爷送去。这对于我,已是成为一种习惯。
  这事还要从我毕业找工作时说起。上世纪90年代初,我大学毕业,立志要做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并且没有贪恋城市,一心一意想回到自己的家乡工作。可是要想从事教育行业,必须经“改派”这个环节,因为我大学学的是非师范类专业。当时的国家政策大力提倡和鼓励非师范类毕业生从事教育工作,特别是到农村基层教育第一线。
  可是,事与愿违,事情原本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从7月大学毕业一直跑到8月底,这事仍然没有着落,被踢来踢去,让我这个一腔热情的毛头小伙一踏入社会就真真切切体验了“办事难”。
  我家住在离县城四五十里远的农村,来一趟县城确实不容易,虽说那时的车票只有二块钱,但是也舍不得坐车。为了省钱,每次我都是一大早骑自行车出发到县城,早早地等候,若是巧了,上午还能见个话音,就可趁早返回;若是不巧,就得盼着下午能不能见到经办人。下午办过事以后,有时就得摸黑骑自行车回家了。所以,我常常是书包里背上几个馒头,备着充饥,谁又会体会一位农家子弟此时的心情。
  我清楚地记得,9月20日那天中午,我正在县委院的亭子里大口地啃着馒头,感到有人拍了我一下,我一惊地站了起来,赶紧用手抹了一下嘴,像是做贼似的下意识地藏起了啃了一半的馒头。回头一看,一位身材高挑、面容清瘦但双目炯炯有神的老者正微笑地看着我:“小伙子,我经常在这见到你,有事吧?”和蔼可亲的话语一下子消除了我的顾虑和隔阂,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一股脑把自己前前后后的“求职”经历倒了出来,也不问对方愿意不愿意听,但是,我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了“温暖”二字!我还清楚地记得他说的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这又不违反纪律,是响应号召的文章来源华夏酒报事,交给我了!”
  这就是我认识的刘爷,后来在刘爷的帮助下,我的愿望“历经坎坷”地实现了。后来我也知道了,刘爷是县委的一位一般工作人员。
  为了感谢刘爷,我用上班后的第一个月工资给刘爷买了一箱“醉三秋”酒,可刘爷说什么也不要。刘爷留下我在他家吃过饭后,还执意带着我把酒退回了商店,还谆谆告诫我:农村的孩子出来不容易,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拿工资了,可别忘了孝敬家中父母啊!工作要好好地干!有空就常来我这坐一坐。
  我总是不甘心,知恩不报不是我的秉性。后来听刘奶奶说,刘爷爱吃蒸刺槐花,每年刺槐花开的时候,刘爷都要骑上自行车到郊外采摘些回来,和着少许面粉上锅一蒸,刘爷吃得可香了!这或许是经过那艰苦年代人的一种深深的怀旧情愫吧!
  自此以后,每年刺槐花开的时候,我都要采摘些鲜嫩的刺槐花给刘爷送去。
  掐指算来,这一送,已经有20年了,如今,我也由刚毕业的青年步入了中年,刘爷也已逼近耄耋之年。20年,人生能有几个20年!因此,作为20周年纪念,今年我除了给刘爷送去散发着淡淡清香的刺槐花外,还破例送去了一瓶好酒。
  这次,即使是挨刘爷的批评心里也高兴,因为我的事业小有成就,还没有等到刘爷拒绝,我就打开了酒,给刘爷斟上满满一杯,我想借这杯浓浓的美酒表达我深深的情意:刘爷,我会年年给你呈上鲜嫩的刺槐花!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车婉宁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送不掉的酒与送不尽的花

上一篇:诗酒联姻,诗更妙,酒更浓
下一篇:同谢咨议咏铜雀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