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诗酒联姻,诗更妙,酒更浓
2015-12-21 14:23:41   来源:   评论:0

  这是张一尺多宽的横幅。横幅的上方右角是一家木制结构的两层酒楼,店门正中的匾额上是四个苍劲有力的行草——“杏帘山庄”。店门口的一棵绿杨上挑着的一面旗帜正随风招展,旗帜上是一个大大的“酒”字;横幅的当中偏下是三个靓妆丽服的青年,他们背对着酒店相互扶携着向左下方走来。你扶着我,我携着你,可知是喝了不少酒;三人的左边斜上是正待开放的梅花的朵儿,梅花离他们太远了,这样一来,横幅左上方如钩似的新月倒好像是挂在梅花枝头,纯净柔和的月光沐浴着白雪皑皑的大地,虽是新月,但映了白雪的辉映,整个苍穹也得以朗照了;横幅的最右边是两句草书:泉香而酒洌,玉碗盛来琥珀光,只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的确不错的一张横幅,画卷里满噙着盎然的诗意,恰似要流淌出来:不必说“醉扶归”里浓浓的友情让你留恋;店门口“酒旗风”中醇醇的酒香足以让你沉醉;只这酒楼的名字起的就不坏,记得有两句诗道:“杏帘召客饮,在望有山庄。”“杏帘山庄”,只取诗句的首两字和末两字这么一组合便韵味迭出,多么现成,多么自然!
  这张横幅是四年前的一个夏夜,我和一位好友喝了二两白干后逛夜市淘得的。横幅的右下角沾过雨水,稍稍泛黄,正覆盖了右下角的印章,但好友还是如获珍宝,飞似地买下来,请了匠人重新装裱后挂在书房。前些天好友结婚,到他家里我还见得这张横幅。
  好友是位豪爽真挚的朋友,喜好饮酒,爱好文学,常常于小酌之后,挥毫泼墨,隔三差五你总能见到他的佳作见诸报端。朋友喜欢“醉扶归”这类玩意儿,自是可以理解的。
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文人好酒,古来如是。穿梭时空,追溯流光,我听见长安市上酒家传出诗不离酒,酒不离诗的谪仙人在仰天大笑:“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桃花坞里,我看到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的桃花仙人又在浅吟低唱:“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月明星稀,芳草萋萋的乡村古道上,曹雪芹一手提着半坛老酒,一手擎着一包茴香豆正向我们走来,口中还不住地吟道:“满径蓬蒿老不毕,举家食粥酒常赊。”对于真正的文人,酒早已融入文人们的血液中,对他们而言,只要能饮酒尽欢,五花马可以不要,千金裘也可以不理,宁可举家喝粥果腹,酒却不能不饮的。
  如果说诗文是文人们的生命之树,美酒便是他们的灵魂之花。文人离不开美酒,就像绿水离不开青山;绿水悠悠绕青山,绿醉了湖水,柔透了波光,这是绿水的妙处,而水之绿在于山之青的映衬;倘若哪天湖水离了青山,便也失去了青春的韶华,留下的只有似练的澄江,干枯了。青山之于绿水不正如美酒之于诗文吗?
文人饮酒,诗文益妙。这或许正是文人好酒的缘由吧!
  “我吃了这个方爱吃酒,吃了酒才有诗。”《红楼梦》里湘云说的更加直白。真名士,自风流,别看他们这会子膻的辣的大吃大喝,回头却是锦心绣口,仿佛动笔前饮上几盏,便能思如泉涌,诗才横溢。酒喝的差不多了,于醉眼朦胧之际,斜风细雨,清风朗月,乃至一草一木,在他们的眼中都有了生气,有了感情,于不觉中猛然道一句:“有了!”于是,大笔一挥,饱蘸浓墨,洋洋洒洒,一气呵成。说是酒入豪肠,化作锦绣篇章怕是一点也不算夸张吧! 
  文人好酒,文人善饮,天底下最懂酒的人也当数那些骚人墨客吧!远者如五柳先生、青莲居士自不待言,近者如朱自清、郁达夫等都可谓懂酒之人。若你有空闲翻翻他们的散文,酒的踪迹俯拾皆是。
  郁达夫《故都的秋》中有,“秋并不是名花,也并不是美酒,那是一种半开半醉的状态。”通过这句,郁达夫旨在向我们说明领略秋的过程,只有进入十足的状态,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才能看得饱,尝得透。但这也正道出了饮酒的方式和方法:饮酒不是赏秋,那十足的状态是不适宜的,饮酒犹如赏花,最是那含苞待放,欲放还羞的刹那最有意境,也是最惹人怜爱。能有此番论断,如郁达夫者可谓懂酒之人。
  懂酒的人不必有多大的酒量,他们饮酒重在一个“品”字,他们常说:“饮酒微醺”是了。因为他们懂得涓涓细流方可天长地久!“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既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犹记得宝、钗、黛到栊翠庵吃体己茶时妙玉如是说。对真正懂酒的人而言,酒可不就是茶么?如此,妙玉的的茶论亦是酒论。酒与茶一样,只有用心去品才能洞察万象,体悟玄机,书写人生华丽的诗章。
  道不尽的诗词歌赋,饮不完的美酒佳酿。诗不离酒,酒不离诗,诗酒联姻,诗更妙,酒更浓。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车婉宁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诗酒联姻,诗更妙,酒更浓

上一篇:酒香弥漫的冬夜
下一篇:送不掉的酒与送不尽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