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酒香弥漫的冬夜
2015-12-21 14:23:40   来源:   评论:0

  敲打出“温暖”这个词儿之前,是白居易的一首诗让我有了一些暖意,“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火炉温酒,我也有此经历。
  几年前的一个冬夜,我坐在写字台旁看书,牙牙学语的儿子正坐在暖桶里(一种1米多高,上口小,下口大的圆台形木桶,中间有一块隔板,底下放个火笼,既暖和又安全)和他的爷爷奶奶一起看电视。外面北风呼啸,对比之下,屋子里却显得祥和温暖。忙完了厨活的妻子,递给了我一个小火炉。我伸手在火炉上暖了暖,便推开了。这时,下班后的弟弟也挤进了小屋,探头朝我笑笑说:“这大冷的天看书实在没意思。”我说:“到外面散步去?”正说着话时,我的味觉被屋内阵阵的酒香所吸引,香气越来越浓。站在一旁的弟弟看来早有准备。循着他的视线,我看到被我推开的小火炉上不知几时放上了一个铁灰色的小酒壶,酒壶里的酒已咕咕噜噜地沸腾开,因此才有了酒香弥漫。
  不多一会的工夫,弟弟就搬来了一张小桌子,桌子上已摆上了三只酒杯。与父亲一起,我们三个围着桌子端起了酒杯。妻子见此情形,手脚麻利地端来了一碟花生米。平时,我不胜酒力,两酒杯下肚,眼前就开始打起了迷魂阵,什么美酒喝到嘴,都是一个味儿——辣!可唯独那夜有所不同,火辣辣的酒喝下后,只觉得暖意从内向外发散开来,好不舒服。再看父亲,脸上的笑容洋溢着说不出的幸福与满足。一旁看电视的妻子,突然接过了我手中的酒杯,我以为她要阻止我继续喝,不料她将酒倒进了自己的口中,这倒是头一遭的事情。倒下后,说道:“好香!好暖!”
  此时,一旁安静地看着电视的儿子也伸出了文章来源华夏酒报小手,说了一个字:“要!”屋子里顿时哄堂大笑,酒撤走了,酒香却留了下来。 那次以后,孤零零的我,也用火炉烫过酒,只是怎么也喝不出那个夜晚的滋味来。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车婉宁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酒香弥漫的冬夜

上一篇:喝“闷酒”的日子
下一篇:诗酒联姻,诗更妙,酒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