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永远的老榆树
2015-12-21 14:21:02   来源:   

永远的老榆树
     2009年6月的一天,为了让我的啤酒坊彰显出木质的格调,我决定装修全部采用实木家具。由于榆木的纹理好,我不惜花高成本把桌椅全部换成了榆木桌椅,为了更加强调榆木的主题,我又动起了在屋里装上一棵老榆树的念头。
     我在农村转悠了两天,终于在朋友的帮助下,在小合隆镇的乡下发现了它,当时它威风凛凛,极其茂盛地守护在一个农户的院门旁边,从根部的结构可以判断出,它至少在这里守护了50多个春秋。树身围度需要两个人才可以合抱。烈日当头的时候地面上留下足可以让十多个人一起乘凉的树荫,根部错综扭曲的造型显示出它经历风霜后的顽强意志。此时此刻,不露一丝阳光的树荫下卧着一头看样子刚刚劳作回来歇息的老牛,老牛安详地在树荫下享受着老榆树带来的关爱,它们似乎共同作伴了好多年,彼此是那样的熟悉与和谐。多年来,老榆树一定是为这头老牛遮风避日,这里是它温馨的家。
     老榆树的结构和它50多年沉淀下来的厚重正是我所需要的,我一看便喜欢上了它。朋友找来了老榆树的主人,当我们向老人阐明来意的时候老人当即回绝了我们。老人告诉我,这是他七、八岁的时候栽的,当时栽了一排树苗现在只有它一棵活了下来,老人现在近70岁了。
     由于朋友在当地有熟人,我们又继续做老人的思想工作。第二天终于有了回音,树的主人要800块钱就可以卖,其实即使是一棵很直的榆树也远远没有这个价格,而这棵树的弯曲程度根本没有使用价值,可能也恰恰是因为这一点它才侥幸的活了下来。初于对树的喜爱,我没做任何讨价还价,欣然地接受了这个价格。
     第二天,在朋友的帮助下找来了车和油锯,雇了8个当地人,在经过对老榆树的取舍和现有条件的分析后,一致认为必须把老榆树根部的土先挖出一部分让根部露出来才可以用油锯实施分解。方案决定后,大家围着老榆树的根部就开始挖了起来。我开始很是兴奋,一步不离的站在旁边看着,憧憬着我的杰作诞生,想象着我的啤酒坊由于这棵老榆树的加盟一定会增添别样情趣。
     一点一点地,老榆树的根系部分已经暴露出来,这时一个当地人拍拍老榆树的树干说:“哥们,你进城了!”之后对着我说:“你的啤酒坊在什么地方啊文章来源华夏酒报,我们有空时去看看它。”语气中参杂有依依的不舍情绪,是不是我的独断,葬送了这棵无论多大风雨都奈何不了的顽强的生命。
     这种感觉越加强烈,我试探地问他们:“如果现在把土填回去,它会不会活下来?”他们说,一点问题也没有。我想说,这树我不买了,钱还会照样付给树的主人,但又怕别人小看自己做事反复无常所以没有果断决定。我的思想在不停的斗争着,一直到老榆树即将倒下的时候也没下得了这个决心。我的心情也从开始时的兴奋慢慢地转到沉重和无奈,我更加忘记了烈日炎炎,全神贯注并极其痛心的关注着这棵老榆树。
     朋友在临村找来一个专门作伐木生意的人,人来了之后三步并两步地登上树干,根据我需要的长度量好,油锯响起的刹那间大大的树冠倒了下来,我的心情也跟着跨塌下来,更没想到的是一旁的老牛传来凄厉的叫声,我向站在20米之外的老牛看去,它站在烈日炎炎之下冲着老榆树哀鸣。当时我的心揪的疼,这头老牛再没有为他遮风避日的老榆树了,也再没有劳作之余依偎在老榆树下的安详了,也真的没有伴儿了,这家农舍也从此没有了标志性的守护神了。忽然觉得我只关注了他对我的作用却忽视了他对别人其实也同样重要。
     十多个人抬,它根本纹丝不动,无奈找来了吊车才把它装上了车,我们费尽周折终于把老榆树请回我的啤酒坊。工人都离开之后,我默默地看着被肢解的老榆树静静的躺在那里,心理真是愧疚至极。我围着老榆树转了几圈伏下身来仔细地看着被锯开的截断面,慢慢地发现离树表皮两寸宽的树心上有很多水珠在缓缓地浸出来,那应该是它赖以生存的养份,而此时我却感觉到了似乎是它的眼泪,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将开始干枯直至变成标本,从老榆树变成榆木,它的生命即将消失,它也将由给人们精神享受的价值转变成使用价值。
     其实人们不是更需要精神价值吗?我用手擦了擦水珠之后,拍了拍它的身躯默默地告诉它:哥们,我今生都要一直带着你,因为你的顽强和力量将永远都会让我感受到你那不灭的精神……我心中永远不朽的老榆树!     【王姝丁】
    (作者系长春姝丁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车婉宁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永远的老榆树

上一篇:《杯酒人生》戏剧版上演
下一篇:法国美酒风情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