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诗酒人生
2015-12-21 14:01:34   来源:   评论:0

      对于酒,向来是没什么研究的。也不常喝,偶尔心血来潮,只是葡萄酒而已,浅酌低饮,看着淡淡地玫瑰红在明晃晃地玻璃杯中折射出血一般的颜色,我总会感到一阵莫名的悲伤和孤独,仿佛那里盛着的不只是酒,还有我快要失去的青春和永远看不到出路的人生,我透过那阴郁地血色想要看清对面的景物,结果阳光透过玻璃杯狠狠刺痛我的双眼,它是那么嚣张,那么恶毒,让我不敢逼视。可尽管如此,我仍爱酒,没什么别的原因,只因为它是酒。
  
      既然要说的是酒,那有一个人是非提不可的了,这个人当然就是刘伶。如果说斗酒诗千篇的李白是酒仙的话,那刘伶毫无疑问是个酒狂。曾经在余秋雨的笔下看到一段关于此人的故事,大约在刘伶死后数年,有人不知处于什么动机将他的棺材打开,结果在场的人闻到的不是腐朽的尸味,而是一股浓烈的酒香,更有一个人因受不了这厚重的酒气而当场晕了过去。这段佳话让当时还只是初中生的我惊诧好奇不已,并且毫不迟疑的喜爱上了刘伶。后来才知道他出生于一个文人辈出的年代,只是当时大多数的人都郁郁不得志,他们虽胸怀古今之才,心存高远之志,少年时候贪图一展抱负,然而后来又都纷纷看透来了,失望了,退出了,于是埋怨的埋怨,沉默的沉默,坚持的坚持,避世的避世,就在这样一群人中,刘伶选择远远地躲在一边他冷冷地观望着,冷冷地自嘲,冷冷地笑,他开始喝酒,越喝越多,越喝越凶。因为他是个寂寞的人,谋杀寂寞的最好办法,岂非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只可惜他喝得越多,寂寞也就越厉害,寂寞越厉害,酒就喝得越多,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人也愈来愈无法了解他,以为他只是个酒鬼,是个疯子,可是他们大多没有看到,在刘伶醉态可拘的外表下,有一颗如此清醒的脑袋和一对如此犀利的眼眸,他拼命让自己醉,却偏偏越来越清醒,一个想醉也醉不了的人,是多么痛苦和无奈啊。
  
      从刘伶的身上我似乎又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胡铁花。笑。
  
      古龙笔下许许多多的酒鬼,我独独喜爱他一人。他是个外表看去永远都高高兴兴,得意洋洋的家伙,然而在他满不在乎地爽朗笑容之下,是一种沉痛,一种对世俗看不惯的沉痛。他并不是真的爱酒,可是又每天把自己灌得不醒人世,碰上稍微看得顺眼的人,又忍不住要拖对方去喝上几杯,于是所有的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是个不折不扣地大酒鬼,到后来就连他自己也以为自己真的是个酒鬼了。他曾经说过一句话,酒比水的唯一好处,就是它永远不会让人太清醒。可见,此人喝酒,惟图一醉。只不过胡铁花的这种心情很少有人能够理解,别人都当他傻瓜笨蛋,甚至是楚留香的影子,这些他都不在乎。他笑,仍大口大口的喝着酒,一声一声的嚷着老臭虫,还是那么快乐,那么可爱,那么心甘情愿地为老臭虫出生入死。然而他的心底是苦涩的,这种苦涩早已一丝一丝地渗入他的骨髓,与浓浓的酒液混合,麻木了这个浪子的所有激情。
  
      好在还有楚留香。他是明白胡铁花的,他会在胡铁花最寂寞的夜晚陪他说话,喝酒,回忆过去,胡铁花十分感激他。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名誉,地位,女人,就算楚留香要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脑袋双手奉上,因为他相信楚留香做任何事都有足够的理由,就正如楚留香相信世上任何一个好朋友都有可能变成仇人,惟有胡铁花不会一样。这就是他们的友情,在许多人眼里看来简直莫名其妙,他们实在无法明白友情怎么可以超越生死,怎么可以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心领神会,那是因为他们都不曾真正的寂寞过。他们只是孤独,安静的时候想找个人说说话,仅此而已,其实寂寞刚好相反,那是在与人说话的时候突然沉默,突然想要安静,想一个人离开。
  
      这世上毕竟只有寂寞的人才最了解寂寞的人。因此也只有楚留香能明白胡铁花内心的绝望和悲哀,所以他从不阻止胡铁花喝酒,酒是唯一能让那只醉猫感到愉快的东西,他非常清楚。
  
      醒时若无痛,何须醉酒中?
  
      不是寂寞的人,又岂会醉生梦死,但愿长醉不复醒?
  
      就连权重一时的曹孟德也说过,何以解忧,惟有杜康!我常常忍不住想,是不是曹操也会像我一样在漆黑的夜晚,仰望着星辰,一边叹气一边回忆过去。当然,我的过去无足轻重,然而孟德不同。他是否会卸下白天一呼百诺的威严,在一个人的夜晚感到有那么一丝孤独,寂寞,于是喝点酒,发发牢骚,想到了那些被自己杀掉的人,想到了杨修呢?我知道,他是爱极了这个年轻人的,同时也怕极了这个年轻人,他爱他的才,又怕他的才,喜欢他的心思灵敏,又厌恶他的心思灵敏,于是他杀了他,可骨子里又十分舍不得。他灌下一口酒,长叹一声,杨修啊杨修,你为什么要那么聪明,那么了解我呢?我杀你,是被你逼的,迫不得已啊!想到这儿,他摇摇头,心里默默地念,我错了么,是我曹孟德错了么?一将功成万古枯,我只是要成就一方霸业,成就我曹家天下而已,莫非,我的雄心壮志也是错的么?他再叹气,喝酒,忽然间一股热气涌上心田,他哈哈大笑,说道,我曹孟德做的自然是对的,是非功过就让后人去说吧!他一个人狂饮,豪迈的引吭高歌。
  
      白天,他还是那个野心勃勃的一方霸主,冷漠的面庞,残酷的命令,别人见到的都只是这个挥袖间就能尸积如山的绝世枭雄,又有谁见到了他眼底的落寞与嘴角的无奈?
  
      都说英雄是寂寞的,然而枭雄就不寂寞么?
  
      若非寂寞人,又何须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最洒脱的人当然是李太白了。我一直觉得李白的洒脱是一种姿态,一种看透之后的无可奈何。对于诗画,他是极有天分的,每每性之所至,千古绝句随手拈来,心思奇巧,词句瑰丽,实让后人咋舌惊叹。然而,他所想要的并不止这些。诗词歌赋,仅是文人的玩意,政治舞台的一显身手,才是男人的抱负。
  
      可惜,李隆基并没有给他一丝机会。
  
      我不知道明皇的这种决定是对还是错。作为文人,李白是优秀的,可是一个优秀的文人就必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政客么?李白太狂,太傲,太洒脱,太浪漫,而一个成功的政客必定雷厉风行,决绝果断,这些,都是他所欠缺的。或许,他的确有经世治国之策,报效忠国之志,可就性格来说,他是无论如何,也不适合在政坛立足的。
  
      就像李煜。
  
      李煜的失败就在于他的性格。懦弱,优柔,犹疑,做事举棋不定,身边又无良臣美相,看来是注定要成为一个亡国之君了。事实上,我很同情他。生而帝王家,也不是他的错,当时大唐早已步入风雨飘摇之际,恐怕换任何一个人来当皇帝,也无法治好这百年沉疴,让满目创痍在一夕之间变成锦绣山河的。偏巧,他李煜赶上了,而且,屁股还没坐热,又让人给一脚踹了下去,踹得他眼冒金星,踹得他只能泪眼凝注,哀叹“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痛哉李煜,悲哉李煜,好好的一个千古文人,偏生登了九无之尊,这是政界的不幸,还是文坛的悲哀?
  
      李白未尝不是如此。或许明皇早已看透了他那种文人的理想化,因此欣赏归欣赏,还是无法委以重任,只是派了一个为后宫写词做曲的闲差。这个决定大大刺激了李白的自尊,他变的越发狂妄,越发不成体统,于是演出了历史上有名的高力士脱靴,杨贵妃磨墨,对于这一切,李隆基给予了极大的容忍,他宽和的笑,对李白的放肆无理并不加以追究,甚至连他叫嚣着“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时候,仍然只是抿抿嘴微微一晒。他很清楚一个失意的文人有些怨言是在所难免的,爱发牢骚就由他发去吧。天佑李白,幸亏他遇到的是李隆基,若是朱元璋之流,怕是早已身首异处了吧。
  
     写到此处,终于该提到酒了。酒于李白,无疑是神丹妙药。他一生所作,与酒有关的,不胜枚举。
 
    “天若不爱酒,天应无酒星。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千金买一醉,取乐不求余。”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他就是这样一路喝,一路写,一路狂,一路醉,摊开诗文,跌落满卷的酒气,抖一抖衣衫,随风激起千里酒香。或许,他本来就是酒仙的化身。仕途的坎坷,成就了他诗文的完满。可以想象一下,假若李白真的成为一个只手遮天的政客,那么还会有今天这个洒脱不羁的酒中诗仙么?还会有那么多带给我们感动和震撼的不朽诗句么?
                 
  我不知道我的酒量是不是很好,但是我知道我很爱酒,所以我也喜欢那些跟我一样爱酒的人,而我也一直认为,一个坏人,只要他是真心爱酒的,那么他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这是古龙的结论,也是我的结论。

编辑:卓越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诗酒人生

上一篇:龟龄集酒起源何时 奏折中藏谜底(图)
下一篇:诗词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