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李白饮酒诗赏析
2007-06-15 15:06:03   来源: 《华夏酒报》   作者:李扬   评论:0

     李白(701-762年),中国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
     李白酒诗最负盛名的当属《将进酒》,此诗约作于李白出翰林“赐金放还”后,借此抒泻胸中的积郁愤激。“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开篇起势高峻,以黄河之永恒壮伟衬出生命之短促渺小,人生悲慨已极,故如壮浪姿纵,势不可挡。“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由悲生命之渺小,转作欢杯中之世界,墨酣笔畅地写痛饮豪举,何其自信,何其洒脱!
     李白特别看重友情,曾云“人生贵相知,何必金与钱”。李白曾从秋浦前往安徽泾县桃花潭,村中有一性情中人汪伦自酿美酒相待,临行又踏歌相送,李白故赠此诗相谢,《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暗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试看“深千尺”的美丽清澈的桃花潭水,但犹有“不及”,文章来源华夏酒报其别情之纯之深,令人寻味。
     李白26岁时,也是风流倜傥、踌躇满志,时初游金陵拟赴广陵,在朋友饯行的酒宴席间写下了《金陵酒肆留别》:“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客尽觞。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阳春三月,金陵古都杨柳飘絮,小小酒店醇香四溢,吴姬美丽而多情,她似乎看穿了诗人的心思,软语劝饮,简直快要消磨了诗人的雄心壮志。
     高洁清朗的明月,是诗人的最爱,传说李白身穿锦袍,游于安徽马鞍山采石江中,因酒醉,入水中捉月而死,也许,命中注定那就是诗人与明月的最后相约。其《月下独酌》塑造了一个孑然不群,飘逸脱俗的追月诗仙。“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醉时同交欢,醒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花间美酒一壶,自斟自酌而无人相伴,若说孤独,月影交欢,长歌曼舞,几多狂浪疏放,若说不孤独,与月与影醉饮行乐,又几多无聊无奈。醉时共饮同欢,醒后却又悠然分散,诗人宁愿与明月永远交游,忘却世情,共赴高远浩渺的银河,那就是诗人与明月的三生之约啊!          【李扬】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张怡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李白饮酒诗赏析

上一篇:酒令趣谈
下一篇:中国的饮酒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