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企业 > 白酒 > 正文

中皇接盘昔日烂摊子 酒鬼酒起死回生
2007-08-24 12:58:07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尚顺宁 金洁 陆斌   

  2007年8月16日,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S*ST酒鬼,000799.SZ,下称“酒鬼酒”)第三季度业绩预盈公告显示,公司在2007年1至9月预计将实现盈利。而在上年同期,公司摊薄的每股收益为-0.364元。此前公司中报显示,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50.27万元。

  曾经名噪一时,后来陷入危机,通过多次重组探索,终于显现曙光——酒鬼酒的案例,给人留下多方面的启示。

  两次重组,结果不同

  今年7月16日,酒鬼酒发布公告,其与中皇有限公司(中糖集团与香港皇权集团在天津的合资公司,双方各占50%股权)的并购方案获得商务部批复许可。

  6月29日酒鬼酒发布的重组方案中约定,中皇公司受让S*ST酒鬼36.11%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同时中皇公司及其股东中国糖酒集团将向S*ST酒鬼提供销售渠道支持以及总额为1.8亿元的无限期流动资金借款,以解决酒鬼酒的财务危机和经营危机。

  此外,中皇公司还承诺,将利用中皇公司和中国糖酒的行业影响力、品牌、渠道资源等优势,把“酒鬼”的品牌重新推回到市场。

  就在五年前,酒鬼酒进行过一场类似的股权改革。2002年9月3日,酒鬼酒第一大股东湘泉集团与湖南成功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湖南成功集团及其董事长刘虹受让酒鬼酒39%股份,成为酒鬼酒的第一大股东。

  但这场“婚姻”在后来却发现是一场骗局,2005年9月7日,中国证监会湖南证监局向湘西州政府、酒鬼酒公司及其董事会发出监管函:酒鬼酒公司在长沙存放资金的3个账户存款金额总共仅为503元,酒鬼酒大股东成功集团抽逃酒鬼酒公司资金4.2亿元,酒鬼酒濒临被摘牌退市的生死危机。

  在这种情况下,酒鬼酒开始了一场450天的追讨与重组之路,一直到与中皇并购,方告一段落。

  从鼎盛走向衰败

  酒鬼酒原是湖南湘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湘泉集团”)控股的一家子公司。湘泉集团从1956年诞生的一家酿酒小作坊起家,逐渐发展成为湖南著名的集团公司。1989年,酒鬼酒正式面世, “鬼酒”和“山水、王烟(芙蓉王)”并称湖南三大品牌。

  1993年,酒鬼酒大胆将零售价调控到300元人民币以上,高于茅台、五粮液、剑南春三大高档酒品牌,开始在白酒市场纵横驰骋。1997年,“酒鬼酒”上市,使湘西自治州有了第一家上市公司。1999年酒鬼酒名列全国白酒行业利税第三。股票市值连翻好几个跟头,每股曾高达40多元。

  辉煌的同时,也埋下了危机的种子。

  1998年,酒鬼酒公司变革渠道,实行的新销售体系,一改过去由各省代理商经营的做法,在北京、上海等地设立了一些办事处,自己分销。结果矛盾开始凸显。一边是经销商不满,一边是内部混乱,抢地盘、拼价格甚至不惜赊账。到2000年,造成应收账款7亿元,存货达3亿元。

  1999年以后的酒鬼酒开始向多元化发展,过宽的产品线不能阻挡酒鬼酒整体销量下滑的趋势,虽几度弃将换帅,仍难挽颓势。湘泉集团在省城长沙投资3.5亿元建设的湘泉大酒店,但每年亏损5000万元左右;投资常德德山、武陵两酒厂也是连连亏损,投资2.5亿元的2020扩建工程,没有生产出一滴酒就成了废弃的仓库。因为销售管理不善,死账呆账多达4.3亿元,酒鬼酒陷入困境。

  酒鬼酒公司之所以从鼎盛时期开始下滑,原因在于企业上市成功后一味好大喜功,盲目扩张,存在大量不规范运作,以及体制改革严重滞后、内部经营管理不善等,最终导致了湘泉集团经营效益大幅下滑。2002年,酒鬼酒(当时叫“湘酒鬼”)为第一大股东湘泉集团累计提供资金7.69亿元,占公司2001年末净资产的59.9%。截止到当年年底,湘泉集团共占用酒鬼酒公司的资金达1亿多元。此外,酒鬼酒公司还为集团提供担保贷款5082万元。由于严重违犯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酒鬼酒董事遭到深交所谴责。

  国有股减持误入歧途

  酒鬼酒的业绩在1999年之直线下滑,品牌影响日益淡化,逼迫着公司必须另谋出路。

  2002年初,湘西州政府提出要在酒鬼酒公司进行企业改制,加快湘泉集团的国有股减持步伐,允许民营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尽快使湘酒鬼的优质资产从湘泉集团母体中剥离出来。

  国有股减持最初寻找的合作伙伴是中粮集团,但谈判未果。在这种情况下,湖南成功集团成为酒鬼酒唯一比较合适的合作伙伴。

  2002年9月3日,酒鬼酒公司第一大股东湘泉集团与成功集团签订协议,成功集团董事长刘虹成为酒鬼酒第一大股东。

  刘虹是一位资本运作的高手,但对酒类行业生产经营却很外行。在其控股期间,不仅酒鬼酒固有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生产经营每况愈下,而且因其旗下的关联企业严重亏损,让酒鬼酒备受拖累。2005年末的数据显示,酒鬼酒的负债高达10亿元,其中短期、中期、长期贷款5亿元,债务涉诉金额近3亿元。公司前三大股东(成功集团、湘泉集团、上海鸿仪公司)持有的公司股权共19580万股社会法人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4.61%)被司法冻结,大部分土地和房产也被司法冻结或查封,而且有部分股权被数家法院先后多次重复冻结。

  危机骤降 艰难追索

  2005年9月7日下午,中国证监会湖南证监局向湘西州政府、酒鬼酒公司及其董事会发出监管函:大股东成功集团抽逃了酒鬼酒公司资金4.2亿元。拥有2000多职工的酒鬼酒公司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被抽逃的这笔4.2亿元资金,是成功集团受让给酒鬼酒时打入酒鬼酒公司账上的资金。但这些资金只是工商银行的短期贷款而已——成功集团玩了“蚂蚁搬家”把戏——每到季度末,证监局审核上市公司财务账目时,这笔钱会如数地呆在酒鬼酒的账上。月初,审核一完,这笔钱便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此前,由于商业银行资金管理不规范,这笔钱可以这样搬来搬去。但到后来,商业银行的监管开始严格规范,成功集团无法再倒腾资金,于是4.2亿元的资金再也无法回到酒鬼酒的账上。

  危机发生后,湘西州政府组成专案组,一面向刘虹追讨抽逃资金,一面在酒鬼酒公司内部进行更彻底的改革改制,一面与多家企业联系战略合作、重组资产事宜。追逃小组人员发现,刘虹及其成功集团的大部分资产已转移到与成功集团相关联的企业——成功开发公司和成功新世纪公司。

  追逃工作紧密推进后,让刘虹最终答应偿还协商解决返还4.2亿元抽逃资金的,不仅是借助政府对其施加了一定的压力,更主要的是在处理公司财务上的一系列举措:迅速以湘泉集团名义对成功集团及其关联公司的17宗、737.07亩土地,成功开发公司在成功新世纪公司持有的60%股权进行了诉讼保全;接着以酒鬼酒公司为原告对成功集团及其关联企业成功开发公司、成功新世纪公司提起了返还4.2亿元被抽逃及占用资金的民事诉讼。

  历时一年零三个月后,追逃工作组追缴现金2.08亿元,成功集团以股抵债1.029亿元,以土地使用权抵1.1955亿元,成功集团从酒鬼酒公司抽逃的4.2045亿元资金全部追回。

  再重组突围

  资金抽逃事件发生,刘虹辞去酒鬼酒董事长之后,酒鬼酒公司加快了寻求战略重组伙伴的步伐。在新的寻求过程中,放弃了着重引进民营资本的思路,转而寻找与酒业相关、干事业、有实力的公司。

  2005年2月中旬,湘西州的杜崇烟州长与湘泉集团董事长杨波到北京,拜访了原香港华润集团老总、现任中粮董事长宁高宁,但由于中粮集团自身正在进行战略调整和收缩,无意介入白酒行业,合作无果而终。

  此后,酒鬼酒公司又与中信集团董事长王军洽谈合作一事,也最终没有谈拢。

  2005年9月后,湘西州领导多次率队先后与中粮、中信、中糖、贵州茅台、五粮液、长城等10多家集团、公司、酒厂进行了旋风般地接触和洽谈。之后,寻找合作伙伴的足迹甚至还到了美国高盛、英国帝亚吉欧、深圳瑞福德。然而,由于酒鬼酒昔日的大部分优势不复存在,寻求合作陷入僵局。

  2005年底,重组工作组开始与中糖集团展开深层次洽谈, 4月初步达成了框架性合作方案。

  中糖对重组酒鬼酒提出了三大要求:一是债务追缴彻底;二是职工身份置换完成;三是在前两个条件满足后,绝对控股。

  酒鬼酒选择与中糖集团的合作,除了其经济实力雄厚外,还因为中糖是一年一度的春季全国糖酒交易会主办单位,同时有强大的网络优势。而中糖在经营布局上非常想进入白酒行业,因此酒鬼酒提出合作,正中下怀。

  正当重组按照计划推进时,2006年7月21日,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起诉酒鬼酒公司,诉求判令酒鬼酒公司及成功集团共同清偿债务2亿元及相应利息。

  经过酒鬼酒公司的多方协调,中糖集团和长城公司达成基本意向:长城公司通过以股抵债方式获得酒鬼酒公司12%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2006年12月下旬,酒鬼酒公司董事会进行了调整。中糖集团总经理、中皇公司董事长王新国担任董事长,中皇有限公司董事夏心国被聘为总经理。

  中糖入主酒鬼酒后,进行了大手术:首先是内部机构重新整合,原来上岗的2000多人直线下降到400多人;其二,对债务进行了重组,包括投入1.5亿元还银行的债务,使酒鬼酒的负债率低于30%;第三是对品牌进行了调整,改进勾兑工艺;第四是在品牌开发上则继续打文化酒品牌;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中糖重新调整了销售思路,注重开发湖南本土市场。

  酒鬼酒今年的目标是实现销售收入3亿元,经营盈利,以此摘掉“ST”的帽子。

编辑:张勇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中皇接盘昔日烂摊子 酒鬼酒

上一篇:内蒙古河套酒业挥师南下 广东中端白酒市场吹来“草原风
下一篇:洋河酒厂组织党员外出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