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小酒馆
2020-12-09 09:16:23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朱仲祥   

古朴而民俗,温馨而实在,这是我依恋小酒馆的理由。

行走在城市高楼大厦的峡谷间,徜徉在饭店酒楼折射的五光十色里,感觉自己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灰尘,无所依傍。只有钻进僻街陋巷里的小酒馆,才找到自己存在的空间。

是的,这些吸引我驻足的酒馆,大多置身在老城的古旧小巷,大有遗世独立大隐于市的名士风范。走进这样的酒馆小酌,夏天可听见清清凉凉的蝉鸣,冬天可观赏白雪堆积在树枝上又一点一点地融化。而那些繁华与喧嚣,仿佛远隔千里之外,与酒馆无关。

流年似水,岁月如歌,微醺不醉,正好

酒馆一般不会很大,几十平方米到一百多平方米,占着一个或两个开间的店铺。门面是老旧的,用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松木或杉木做成,门窗廊柱的雕花呈现出斑驳而沧桑的痕迹,只有半掩的青花窗帘是经常换洗的,透出一种民俗的雅致清爽。供客人喝酒聊天的厅堂也不大,放着几张雕花的八仙桌,或原木制成的小条桌,配上一些宽条凳。两三不大的窗户对着老街,分别挂着青花帘子,和屋檐下的树叶一起,滤进一些清幽的光来。如果是晚上,格子窗还会透进宫灯的鲜红色彩,给酒馆增添一份红火喜气,这应该就是小酒馆能够提供的雅间了。置身这样的阁楼饮酒,自有一番别样的人生况味。

酒馆的柜台,布置在厅堂靠后正中,一排货架和一个曲尺型的柜台,隔出一个仅能容身的小空间来。本地酿造的白酒,装在一只陶制的大酒缸里,摆在厅堂的柜台侧面,上面贴的一个“酒”字,衬着鲜艳的红纸,分外引人注目。而供客人品尝的酒,分装在五六只玻璃酒罐里,一溜摆在柜台上,酒里分别泡了枸杞、桑葚、枇杷、鹿茸、藏红花等滋补品,分别呈现出酡红、橙黄、暗紫、淡绿的琥珀色,诱惑着你品尝甚至痛饮的欲望。而酒馆的操作间,大多是当街筑台垒灶,架上两口锅,放上一只鼎,厨师站在锅碗瓢盆之间,在来往顾客的睽睽众目之下,娴熟地操作着,常常听到“呲啦”一声,随之窜起旗帜似的火苗,飘出一阵诱人的香味,几铲之后,装盘上桌,色香味都有了。不过,更多是预先烹制好了的菜肴,卤猪头、老腊肉、粉蒸肉、香酥花生米、凉拌时鲜蔬菜之类,皆是不错的下酒菜,放在纱窗里面,供酒客们选用。

走进小酒馆的顾客,常见是旧城的街坊邻居。邀约上三五位聚在这里,点上三五个凉菜热菜,叫上一斤半斤的白酒,然后拥酒而坐,不紧不慢地喝着。也没见有谁跟谁敬酒,谁跟谁客气,一切都平和自然,随和、随缘、随心。老板不时过去参与摆几句龙门阵,聊几句家常。待到一两个小时过去,彼此都有了几分醉意,才结束酒局起身告别。结账时常常是你争我夺,各自举着纸币争相开钱。老板自然观察得清楚,该收谁的不该收谁的都有讲究。

也有不少远道而来的游客,风尘仆仆地莅临古城小酒馆。他们在游览了古城名胜之后,穿过霓虹闪烁、五光十色的酒楼饭店,专门走进古老街巷,走进城市的民间,体验一把真实的市井生活,感受一番有温度的古城慢时光。他们点菜总是先问招牌菜是什么,然后在老板的推荐下点上一二,叫上半斤滋补酒,坐下来慢慢享用。也有三五成群走进来的,把酒馆的菜品都点齐了,再挑选一斤白酒,其乐融融地围坐一起,推杯换盏地喝开去。

阳光微淡,岁月静好,轻咽下喉,快哉

这样的小酒馆,一般都藏身在老城区。但近年也有人慧眼识珠,在新开发的高档社区,在新拓展的时尚街道,甚至在大型商业综合体,开起了一个个古朴小巧的酒馆。这些酒馆也是占地不大,几十平方米到上百平方米。但门脸装饰绝对民间古朴,临街格子花窗,迎面对开木门,头上瓦当屋檐,门口石鼓相对,再高挑一面酒旗招展在风中,一望之间顿感时光倒回。跨过高高的门槛,里面摆着十来张木质桌凳,桌上铺着青花台布;墙上装饰着斗笠蓑衣,甚至麦穗辣椒,彰显回归自然或怀旧的格调。

连端上桌的酒杯酒碗也是陶制的,釉色微暗,手感粗糙。吧台照旧布置在厅堂居中,曲尺柜台围出一块小空间,柜台上放着一溜滋补白酒供客人挑选,旁边放置一大酒翁烘托气氛。只是不再当街垒灶炒菜,而是把操作间隐藏在了厅堂之后,吧台的货架上也主动适应消费需求,增加了啤酒、葡萄酒、清酒等新潮时尚的品种。我认识的一位此中从业者,一口气在新区开了十家大同小异的本地民俗小酒馆,并分别取名为“1号酒馆”“2号酒馆”“3号酒馆”……他说不是没有资本去开辟高档酒楼,他看中的就是这种酒馆的市民气息、市井文化。

走进这样的酒馆,如同走进了城市的过往。城里打拼的人们喜欢来这里,放下满身的疲惫,忘记生活的艰辛,点上几样喜欢的小菜,叫上一杯本地土酒,一身轻松地品味开来,酒足饭饱之后,一身轻松地告别酒馆,迅速隐没于茫茫人海之中。

而那些自视颇高的文人雅士也是酒馆的常客。他们喜欢的是这份古朴怀旧、宽松自在的风格。他们无须假装斯文、彬彬有礼,无须字斟句酌、瞻前顾后,只需做回真实的自己。他们举起粗糙的酒盏,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品评诗文纵论古今,酒醉时一副‘天下舍我其谁’的样子,大有古代江湖侠客或山野名士之风。附近小区的业主们也少不了光顾小酒馆,带着一家人来调节一下生活;或带着惯熟的客人来办个简单实惠的小招待,却也不失礼仪,宾主尽欢。

无论旧城还是新区的小酒馆,都是展示市井生活的舞台。从这些看似不起眼的酒馆,我们能感受到城市的冷暖,触摸到城市的心跳。它们跨越了古城的昨天和今天,在日益现代化的都市里,自成一道风景。

编辑:闫秀梅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品味中国艺术家设计的木桐酒标
下一篇:“闽国古都”酒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