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收藏 > 正文

“房”纳金酒誉五洲
2020-09-08 19:23:44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王海   

“坐飞机,送房子”!接到好友的“神秘”电话,我感到不可思议:坐什么样的飞机才能送房子?我在网上一搜索,前十条信息都是指向荷兰皇家航空公司(英语简写:KLM)。哦,这其中还蕴含着有趣的故事呢!

原来是“瓷房子”

荷兰皇家航空公司位于荷兰最大城市阿姆斯特丹,从1952年开始,对所有乘坐商务舱的乘客,赠送一个漂亮的荷兰小“瓷房子”。1994年之前,“瓷房子”的制作是随机的、没有规律和计划的,有时一个接一个地推出新款,有时又一连几年完全没有新款。

1994年,为了纪念荷航成立75周年,荷航专门推出了15个新款小屋,使“瓷房子”的总数从此增至与荷航的“年龄”75一样多。自此后,每年10月7日荷航公司成立纪念日,KLM都会发布一款新的瓷房子,作为对公司历史的纪念。

这些“瓷房子”造型精致而独特,有不同编号,融入了非常多的荷兰文化和历史元素。它们采用源自17世纪荷兰瓷器重镇代尔夫特Delft的蓝陶工艺制作。历史上,许多荷兰乃至欧洲富户,都以拥有代尔夫特蓝陶制品为荣。考虑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的酒精限制,荷航对到中东地区航班商务舱的赠品是烟灰缸版的“瓷房子”。

考虑装酒,每个“瓷房子”瓶口装有蜡封的软木塞。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波士公司(Bols)接替荷兰酿酒厂Rynbende and Henkes,开始为荷航提供正宗的荷兰国酒金酒(Gin),这也是为什么每个小房子的背后都盖上了荷航KLM和波士Bols印章的原因。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金酒厂品牌,波士(Bols)公司同样是荷兰的骄傲,Bols已经成为了荷兰金酒的代名词。

如今,这些瓷房子被旅行者们亲昵地称作“荷航袖珍屋”KLM Miniature Houses,成为了全球爱好者竞相收藏的热门藏品。

房子中的酒故事

金酒,又叫杜松子酒(Genevier),有“鸡尾酒心脏”之美誉,源自一种以杜松子酒(Genevier)为治疗疾病的药物。皮耶特·雅各布斯·博尔斯(Pieter Jacobsz Bulsius)在原本的药酒配方里加入了一些糖,制造出口味更甜、更容易被接受的金酒。经过改良的杜松子酒充分发挥了“香气”这一优势,经过蒸馏后,香味融入酒液中,闻来异香扑鼻,甚至品酒时亦能尝出香味。

此后,皮耶特·雅各布斯·博尔斯于1575年在阿姆斯特丹创立了世界上最古老的金酒酿酒厂——波士(Bols)公司。一直到今日,该厂仍然是荷兰金酒的主要生产商。

1652年,博尔斯的儿子卢卡斯·彼得·博斯(Luycas Pietersz Bultius)正式成立卢卡斯·博斯酒厂,将家族的姓简写为和荷兰姓更相近的波士(Bols),现代的波士(Bols)品牌正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此时正是荷兰的黄金时期,国际商贸飞速地发展。荷兰议会授予东印度公司(VOC)在亚洲执行国家的殖民地活动的特权,东印度公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国际公司,也是首家发行股票的国际公司。卢卡斯·博斯很快成为东印度公司的主要持股人,作为回报,并将自家酒类产品销售给东印度公司旗下水手们饮用。此外,金酒迅速成为东印度公司的贸易商品,成为波士(Bols)公司最大的客户,从而使自己的品牌传遍世界各地,在今天的100多个国家里都有人在喝波士(Bols)金酒。而东印度公司贸易往来的异国药材、花卉和香辛料等草本原料,顺理成章转售给波士(Bols)酒厂作为金酒的调味,使金酒从一种单一的杜松子酊剂发展为拥有无数香料和异国风情的烈酒。

阿姆斯特丹经历了辉煌以及世界大战的洗礼,从一定程度上讲,她的历史也是荷兰历史的一个缩影,见证了荷兰甚至整个欧洲的兴衰变迁。荷兰皇家航空公司通过一栋栋阿姆斯特丹如此可爱的“瓷房子”小酒,去欣赏阿姆斯特丹地域文化及品尝荷兰国酒,让许多人找回了历史的记忆,不能不说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估计这也是KLM当初选择“瓷房子”的初衷。

收藏“荷航袖珍屋”已成风尚
 

到了今天,收藏这些“荷航袖珍屋”已经成为了一种风尚,甚至许多荷兰的王室成员也都在收藏荷航房子,比如当今荷兰威廉·亚历山大国王和他的姑丈Pieter van Vollenhoven教授。荷兰著名文学家马尔克斯有一次接到KLM邀约,请他为机上杂志撰稿。他提出的条件是KLM赠送他没有收藏到的瓷房子,作为报酬。KLM当即拒绝,理由是按规定瓷房子只能在洲际航班商务舱上发放,以这种方式赠予不合规矩。可见要想集齐它们难度很大。而克里斯蒂娜公主凭借丰富的飞行次数,帮她集齐了全套的“瓷房子”,她在纽约的苏富比拍卖行,将收藏的陶瓷房子以高价卖出。

目前,笔者通过各种渠道已收藏85个,所花费的金钱与精力可想而知,但是用当今最流行的话说:“累”并快乐者,作为一位酒文化爱好者,作为建筑工作者来说,把“瓷房子”收齐,对我来说责无旁贷。

(作者系酒文化研究学者、高级工程师、中外酒器文化协会副主席、江苏省酒器文化收藏联谊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九州华棠酒器文化博物馆执行馆长)

编辑:赵果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品历史喝老酒,重温记忆中的那缕酒香
下一篇:浓烈爱心酒,最美抗疫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