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宁夏:把葡萄酒打造成千亿级产业
2020-07-29 09:26:52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张瑜宸   

提到中国葡萄酒产区,最耀眼的新星莫过于宁夏——先有新华社向全球发布英文推介,近有国家领导人的考察走访;其不仅葡萄种植面积超过全国酿酒葡萄种植面积的四分之一,还形成了全国最大的酿酒葡萄集中连片产区。

在烈日炎炎、草木葱茏的7月,《华夏酒报》记者与国际葡萄酒与烈酒作家和记者协会成员踏上了这片又A又飒的风土。

蓬勃发展的宁夏产区

“以特色发展为目标,让葡萄酒、枸杞产业更‘红火’”。

7月下旬,中国共产党宁夏回族自治区第十二届委员会第十一次全体会议在银川举行。会议指出,要充分发挥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集中力量把葡萄酒、奶牛产业打造成千亿级产业。

按规划,到2022年,宁夏酿酒葡萄基地总规模将达到60万亩左右,年产优质葡萄酒15万吨(约2亿瓶),实现综合产值500亿元以上;到“十四五”末,宁夏产区要力争酿酒葡萄基地总规模达到百万亩,年产优质葡萄酒23万吨(3亿瓶)以上,实现综合产值1000亿元。

两天后,银川市人民政府网站上发布《银川市葡萄酒产业发展服务中心2020年上半年工作总结》。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银川市新增酿酒葡萄种植面积13600亩,完成全年计划任务的227%,超额完成全年任务。

同时,提质增效类包括高标准葡萄基地建设、酿酒葡萄小品种试验示范、酿酒技术提升、酒庄精品民宿提升改造、酒庄为提质增效而进行的新建、改建、扩建及设备采购等14个项目。

这一系列数字的背后,我们深刻感受到了宁夏葡萄酒产区的蓬勃发展。

得益于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和风土特征,贺兰山东麓具有日照充足、土壤透气性好、富含矿物质、昼夜温差大、降水量少等特点,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酿酒葡萄种植地和优质葡萄酒酿造地之一。

加上近些年外交部的推介,政府的扶持,国际上不断斩获大奖,葡萄酒大师相继造访,国外酒业巨头建庄,宁夏引起了国际葡萄酒界的广泛关注。

今年上半年,一篇题为《Ningxia,a rising star of world's wine map(宁夏——世界葡萄酒版图上崛起的“新星”)》的英文稿件通过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向全球发布。

据悉,该文章以七种语言同时在欧美地区和亚太地区的九个国家发布,被当地主流媒体、门户网站及重点资讯网站广泛转载。

文章中称,目前,宁夏拥有占地3.8万公顷的酿酒葡萄种植基地,每年生产约1.2亿瓶葡萄酒,已成为中国最大的集中连片产区。到2019年年底,已建成92家葡萄酒厂,并且仍有119家在建。宁夏葡萄酒已出口到20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法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

据统计,宁夏葡萄酒近年来已荣获了700多项国际大奖。只要有贺兰山东麓产区的葡萄酒参赛,其获奖总数均占中国葡萄酒获奖总数的60%以上。用“世界葡萄酒版图上崛起的新星”来形容宁夏产区的确恰如其分。

在走访中,《华夏酒报》记者了解到,从今年一季度复工复产以来,宁夏批复新(扩)建酒庄6个,“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项目还获得科技部立项支持。该项目总经费2760万元,其中国家重点专项支持2645万元。不仅如此,产区还通过直播赋能,助推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创新营销模式,打造“贺兰山东麓葡萄酒网红直播基地”,以直播带货助力葡萄酒企业转型升级。

显然,葡萄酒产业已成为宁夏扩大开放、调整结构、转型发展、促农增收的重要产业。

“就宁夏产区本身而言,做其他的经济发展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困难。但农业是宁夏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支柱。葡萄酒作为农业的深加工,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选择方向。毕竟,这个产业拥有高附加值,不仅有利于当地政府的招商引资和持续的新旧动能转化,而且容易形成产业集群的规模效益。”和君咨询高级合伙人、酒水事业部总经理李振江在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接地气”的产区风格

在8天的走访中,记者与团队共走访了17家大大小小的葡萄酒庄。有10万亩有机葡萄园的贺兰神、有“酿一杯中国风土的好葡萄酒”的西鸽,还有拥有“百年老藤”的贺东庄园,更有追求“生物动力法”的银色高地,把酒庄当成自己家的迦南美地,以及雕梁画栋、青砖灰瓦的蓝塞酒庄等。

有意思的是,这些酒庄大部分的建筑风格偏中式,或者现代。其中,两家酒庄庄主是建筑师的科班出身,四家酒庄庄主有葡萄种植及酿造背景,甚至不少庄主是宁夏本地人。更值得关注的是,酒庄启用的酿酒师几乎都是中国人,年龄普遍年轻,有酿酒学或国外留学的“科班”海归背景,当然也不乏深耕行业三十载的“前浪”们。

“咱家葡萄采收季一般在什么时候?”

“这个时间不定。每年,我都会到地里去尝葡萄,天天吃,哪天葡萄的单宁在我嘴里达到成熟的状态,我就通知酒庄开始采收。”宁夏利思葡萄酒庄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郭万柏告诉《华夏酒报》记者:“我们家用桶也和别家不一样,我都是先酿原酒,再挑桶。”

令《华夏酒报》记者印象深刻的是,大部分酒庄在使用橡木桶时更加的娴熟与克制。“已经没有很多年前参观时遇到较大比例过度或过久地入桶而导致葡萄果味被氧化或压制的现象了。即使入桶,绝大部分葡萄酒的风味也没被桶的风味掩盖,而很多酒选择不进橡木桶,酿造的更加果味干净清新易饮。这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国际葡萄酒与烈酒作家和记者协会成员李燕萍对记者表示,这反映出酒庄在追求酿造更精准地反映风土特色的酒。他们非常懂得需视情况混合新旧比例的桶,或法国桶与美国桶的混合、或用不同供应商的橡木桶,来给酒增加想要的复杂度,又不让桶的风味盖过葡萄的果味。

“不仅如此,他们酿的酒普遍质量也很不错,反映了宁夏乃至中国的酿酒技术的专业化与国际化程度在逼近国际水平。”李燕萍说道,这彰显了宁夏新一代葡萄酒人对中华民族文化的自信与欣赏,不再一味地崇尚西式的城堡与葡萄酒文化。

对此,供职于多家宁夏葡萄酒庄的独立酿酒师邓钟翔告诉《华夏酒报》记者,宁夏葡萄酒产区用30年的时间在走别的葡萄酒生产国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个世纪要走的历程,注定要有一个学习模仿他人产区的酿造风格甚至是建筑风格,到自主创新,打造自己风格特点的艰辛过程,相当于是建立一个逐渐自信的过程。

“这跟其他产业一模一样,就像汽车刚进入中国市场,全是进口的。现在大街上跑的基本都是中国生产的进口品牌的汽车,甚至很多自主创新的国产汽车。”邓钟翔说,葡萄酒也是如此。一开始葡萄品种也是进口的,苗木都会有一些适应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的葡萄品种会被凸显出来,有的就会被淘汰掉。

的确,发展到现在,宁夏产区的“红”葡萄酒品种如赤霞珠、美乐、马瑟兰,甚至是蛇龙珠,都已蜚声在外。

“宁夏的大部分酿酒葡萄品种所酿葡萄酒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高酒精度和复杂的结构感。”宁夏农林科学院种质资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阿波告诉记者,目前宁夏产区的风格标签在理论和数据分析上还有待研究,本土化的特征、特殊的香气成分等仍在探索,但不妨碍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编辑:王玉秋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华润再掀关厂潮,集中火力轰高端?
下一篇:宁夏产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