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萨克林眼中的波尔多2018
2019-04-24 10:20:15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徐菲远   

每年4月初的波尔多期酒周都是葡萄酒业界的一件大事。许多葡萄酒评论家、记者和买家都会齐聚波尔多,品尝尚在桶中的期酒。国际权威酒评家詹姆斯·萨克林(James Suckling)在走访了67座酒庄,品鉴了超过1100款期酒后,在他个人网站上发布了最新的2018年份波尔多期酒品评报告,分享了他对这一年份的独到见解。

令人困惑的年份

在波尔多品尝了超过1100款2018年份的葡萄酒,参观了67家酒庄并与数百名葡萄酒商和酿酒师交谈后,我可以告诉您,2018是波尔多的一个“特别年份”。

对于波尔多来说,这个年份的独特性不仅因为它的葡萄种植季节非常糟糕,而且因为它创造了美妙的葡萄酒,有着成熟的果香和优雅强壮的单宁。尽管经历了一个最温暖、最干燥的夏末和最迟的收获季,这些葡萄酒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潜在新鲜度。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Domaines Barons de Rothschild)首席执行官Saskia de Rothschild承认,对于这家一级庄而言,这是最不利的年份之一。“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年份,起初是多雨,随后是冰雹和霉菌,但最终发生了反转,天气炎热而且阳光充足。这种好天气持续了整个收获季,所以我们可以从容地择时采摘。这完美的收获季使我们能够酿造出高品质的葡萄酒。”

葡萄生产季的反常天气确实让许多今年桶边品鉴葡萄酒的人感到头疼——包括葡萄酒生产商。在我36年从事品尝和报道波尔多葡萄酒的生涯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困惑”。对于那些在几天内品尝了数量有限的葡萄酒就带着结论离开的人来说尤其如此——这是一个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理解的年份。

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年份,在质量上可与2016年和2015年等最近的优秀年份媲美。我却认为它可能会成为一个历史更久远的伟大年份,类似于2010年、2009年和1989年,甚至是1982年或1959年这样的经典年份。

“这是伟大的年份之一。”Alias的Pierre Lawton说,作为波尔多的老朋友和葡萄酒商人,他和家人在该地区见证了三个多世纪的葡萄酒。“很多年我们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年份。它具有1959年的特征,与1947年也有些相似。”

围绕2018年份的“困惑”也体现在人们提到的比较年份上。在与生产商和酿酒师交谈时,我从来没有听过引用如此众多年份来描述2018年份的,其中包括2016年、2015年、2010年、2009年、2000年、1990年、1989年、1982年、1970年、1961年、1959年、1947年、1945年、1934年、1929年和1928年。有趣的是,我几乎同意所有人的观点——这取决于酒庄,所有这些年份都出产了优质葡萄酒。事实上,2018年从最普通的波尔多酒庄到列级名庄都出产了优质葡萄酒——这正是特别年份的标志。

高分酒从何而来

从我列出的一份电子表格可以看出,就我评分为90分或更高的葡萄酒而言,2018年份比2016和2015年份数量更多。在对这几个年份的1100款、1300款和1200款葡萄酒的评分可以看出,我在过去两周评分的2018年份中约有80%得到90分或以上(90~91+),而2016年这一比例为69%,与2015年份的70%相近。

杜霍酒庄(Chateau Durfort-Vivens)的Gonzague Lurton说道,他将因霉菌丢去了大部分的产量,但仍然酿出了一款“品质惊人”的葡萄酒。

虽然2018年上半年的恶劣天气显著影响了这一年份,再加上可怕的霉菌袭击,但决定因素是从7月中旬至10月收获结束的炎热和晴朗的天气。 “我们可以随时进行采摘,所以要选择最好的采收时机。”老色丹酒庄(Vieux Chateau Certan)和里鹏酒庄(Le Pin)的酿酒师Alexandre Thienpont说道。

那些采摘较晚的酒庄酿出了单宁丰富、酒体饱满的葡萄酒,而早收者的葡萄酒则更新鲜、酒体略轻。

此外,葡萄酒酿造方法存在很大差异,一些酒庄使用轻度萃取的方法,另一些则采用更传统的方法,还有一些酒庄甚至使用了勃艮第法。无论这些酒是如何酿制的,我品尝的2018年份红葡萄酒中,大部分都拥有成熟的果香和强劲的单宁,但它们都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易饮性,这是一个很好的品质标志。

我记得,作为一个波尔多的年轻葡萄酒评论家,我首次桶边品饮的葡萄酒是传奇的1982年份,这些葡萄酒太美妙了,我和Alexis Lichine、Hughes Lawton等人用它们搭配了午餐。这一次,我在午餐时也是搭配了2018年份乐王吉尔(L'évangile)。

“几年前,每个人都在寻找强劲有力的葡萄酒,但现在人们更注重优雅和香气。”Jean-Claude Berrouet说道,他是右岸一些最好酒庄的传奇酿酒师,包括柏图斯(Pétrus),2018年份柏图斯是一款完美的100分葡萄酒。

干白葡萄酒质量非常好,不过采摘时间对于保证新鲜度至关重要。早摘有利于酿制更有活力的葡萄酒。由于贵腐菌发展缓慢,甜葡萄酒在2018年出现了较多问题。我品尝了大约22个苏玳(Sauternes)酒庄,许多表现出非常低的贵腐特征。

“这个年份非常适合红葡萄酒,但它对于苏玳来说并不够好。”苏玳产区莱斯酒庄(Chateau Rieussec)酿酒师Eric Kohler指出, “贵腐菌直到10月5日才到来,葡萄受贵腐菌感染程度不足,但它仍是一个非常好的年份,和2016年份差不多。”

2018年是如此特别的一年,出产的葡萄酒非常迷人。我已经为三款葡萄酒给出了完美的100分评分:花堡(Lafleur)、柏图斯和木桐(Mouton-Rothschild)。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葡萄酒,展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香气和复杂的深度,以及伟大的结构感。另外,还有10款葡萄酒装瓶后也有望获得100分。

谁会买2018年份期酒

2018年波尔多酒是否会赢得酒商和消费者的心,还有待观察。通常来说,一个特别的年份往往意味着价格上涨,特别是在2017这个好年份(但算不上伟大年份)之后。

然而,波尔多葡萄酒市场已经表现出“脆弱”。

据媒体报道,2018年出口下降了14%,达到1.9亿升。中国内地是波尔多葡萄酒的最大市场,下降了令人难以置信的33%,达43600千升。中国香港也下降了4%,但仍然是波尔多出口额最大的市场;美国则微降1%,约为19900千升。

“我们今年的价格必须合理。”瓦朗德鲁酒庄(Chateau Valandraud)酿酒师Jean-Luc Thunevin说。他为几十家葡萄酒庄提供咨询,并在世界各地从事精品波尔多酒贸易。“中国市场的销售很不理想,我们应该鼓励人们购买伟大的波尔多酒。”

有几个因素可能影响到今年波尔多期酒的销售。中国人不再购买期酒,尤其是考虑到去年市场的变化。亚洲其他地区也是如此,只有少数例外。与往年一样,美国人也不会买很多期酒。英国脱欧迫在眉睫,所以说英国也是一个很大的问号。因此,只有欧洲,特别是北欧的传统市场可能会感兴趣。

今年4月初的期酒周参加人数众多,虽然我没有官方数据,但葡萄酒生产商都表示有数千人参观品尝他们的葡萄酒。我确实看到有很多参加者都是亚洲人和欧洲人,每个人似乎都对波尔多的新酒表现出兴趣,甚至兴奋。

即使今年波尔多没有售出很多期酒,这些美妙的葡萄酒终将有一天装瓶上市,我们都会喜欢喝2018年的波尔多葡萄酒。“我对这种情况并不太担心,”Borie-Manoux家族葡萄酒业务负责人PhilippeCastéja说,“当你在商店里有很棒的商品时,你知道它终有一天会卖掉!”

编辑:闫秀梅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国酒业新闻网法律顾问参与法大课题研究
下一篇:你不曾了解的吉林市酒文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