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父亲最后的身影和声音定格在了泸州老窖
2019-01-09 11:06:24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周心明   

泸州至北京航线于2018年9月刚刚开通,我与家人10月30日乘机,参加11月1日在酒城泸州举行的由中国酒业协会、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主办,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承办的“传承宗师精神,致敬国酿匠心——纪念中国白酒泰斗周恒刚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

回想起陪同父亲三次去泸州,都留下美好的回忆,但在最后一次有惊无险的飞行,再一次印证了父亲刚毅的性格。

他最后一次讲课的音容定格在泸州老窖的讲台上。

酒业的最后一次授课

2002年,由中国酿酒工业协会(现为中国酒业协会)主办的全国白酒评酒员培训班在酒城泸州开办。主办方来电说行业酒企接到通知,见有父亲讲课,报名人数徒增几十人。当时我陪父亲正在枝江酒业搞窖泥试验,他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吩咐尽快订票,确保准时到达,不能让学员失望。那几天里,父亲认真准备着演讲稿,看他经常自言自语,还比划着手势,完全沉浸在他演讲的境界中。

三峡直飞泸州每周有两次航班,是军用机改装的17座的小型机。父亲为节省辗转时间,坚持坐直小型机。从此,磨难缠绕着我们,经历了三起三落的艰苦飞行。

第一次登机,在机舱里坐等了两个小时,每人发放了一包饼干和一瓶水。我坐在窗口,能看到机身下漏的油在向外蔓延……机组播音员通知飞机故障,让乘客下飞机等候通知,半天时间过去了,故障还未排除,当晚我们在三峡机场宾馆入住。第二天,我们重登那架修过的小型机,忐忑不已。当飞机冲进云雾中,浓浓黑云从眼前略过,电闪雷鸣,飞机颠簸得很厉害,播音员解释因泸州机场跑道窄,雨大路滑有危险,飞机不能在泸州降落,改飞在重庆降落。飞机在重庆机场上空盘旋约一个小时,又传来播音员的声音,“再一次抱歉地通知,由于重庆机场跑道已满,无法降落,原路返回”。机务员又发给我们每人一包饼干一瓶水,飞回三峡机场。

在空中折腾了两天,父亲着急了。培训班原安排由父亲开讲第一课,由于时间原因,主办方讲课顺序几经调整。泸州老窖负责接机的张宿义老总,几次打来电话询问父亲的身体情况,并转达高管们的关心及问候。建议改乘国航并升舱,父亲听说后坚持不升舱,他说:“销售人员要卖多少瓶酒才能换一张商务舱机票呀!”

由于两次误飞,改签飞成都还赶得上学习班闭幕式。第三次飞行还算顺利,准时落地。张宿义老总早已在机场等候,他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周老,你们一路辛苦了。”父亲回应着说:“是挺辛苦的,不过我们赚了六包饼干嘞。”

接机的同仁们都被父亲的幽默逗乐了。

为节省时间吃担担面

到成都后,张宿义老总提出,“周老,您休息一下再赶路吧。”父亲把手一挥说道:“马上出发,不能再耽搁时间了。”

沿途赶路已到午饭时间,张宿义老总说:“周老,您想吃点什么?咱们找个饭店。”

父亲学着四川方言说:“节约时间么,吃担担面。”

张宿义老总为难地问我:“周老一路劳顿,怎么能安排简餐?”我非常了解父亲,全国各地学员都在等他讲课,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赶时间。张宿义老总只好尊重父亲的意见,在一个很简陋的路边面摊,我们分别坐两排很原始的木凳上,吃着滚热的小面,身旁过往着大小车辆,脚下溅起泥浆,车鸣伴着尘土呼啸而过,我们对面说话什么也听不见,吃完面后立即赶路,成都到泸州的车程大约5~6个小时。

父亲走进会场掌声不停

为期三天的培训班,我们终于在最后一天赶到。当父亲走进会场,主持人介绍,周老到了。全体学员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父亲,掌声四起,并有节奏地持续着,掌声越来越响,直至父亲站在讲台,用双手做了个手势,会场才恢复了安静,在场的学员们没有失望,他们大多从千里之外,赶往泸州想听一节父亲的课,还有在大专院校读着父亲的书,也想见见这位酒业的前辈。父亲撑着虚弱的身体,坚持站着把课讲完。在回宾馆的走廊里,我感到父亲踉踉跄跄的,一进房间,父亲径直躺在床上。我以为父亲在途中折腾了两三天,体力严重透支,岂不知父亲当时已患癌症,重病在身。这是父亲临终前,最后一次讲课,他将人生传教的最后身影和声音,定格在老窖……

在回北京的路上,父亲感慨万千,他对我说:“老窖这回有希望了。过去政府对企业干预太多,一把手频繁调换。现在这个领导班子很年轻,大多是科班出身,精通技术,懂管理,重质量。他们这次提出的技术难题,只有亲临一线才能发现问题,如果在办公室听汇报,是提不出生产环节的问题,下次咱爷俩多待几天,和他们好好探讨探讨。我这次被飞机折腾了三天,体力不支,讲课时,好悬一头栽倒,讲的内容没展开……下次吧,下次再讲……”

培训班结束了,老窖领导安排的很周到,有宿义张总等人,一路全程陪同至五粮液,途中和父亲有许多交流,父亲很喜欢这个年轻人,把《品评与勾兑》一书送他。张总非常高兴,期待父亲下次来泸州,能在此书上补上签名和激励的话。没想到,父亲再没能回泸州,赠送张总那本书的首页,留下永久的空白。

心心念念回泸州完成最后心愿

回去后不久,父亲被查出已患癌症,医生说这和他早年的劳累有关。

父亲问主治医生:“还能给我两年时间吗?两年,我整理整理稿件和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汇编成册留给后人。我走后不能与业内交流,我留下这些文章和书籍,或许能用得上。”医生并没有明确答复。

父亲又问:“我还能出差吗?”医生问:“你去哪?”父亲说:“去四川泸州,我还能坐飞机吗?还能去泸州吗?”

我问父亲:“您为什么要去泸州呢?”父亲说:“我想在泸州组建阈值课题研究中心。”

在父亲诞辰100周年之际,泸州老窖举行了盛大的“传承宗师精神,致敬国酿匠心”纪念活动。尤其是泸州老窖站在行业振兴和发展的高度,出资设立“国家固态酿造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周恒刚科学基金”,用于资助对传统酿造科学作出突出贡献的集体和个人。老窖人以传承之心,责任之举,将国酿匠心精神血脉永续,绵延日盛,令人欣慰。

编辑:闫秀梅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一两酒,二两肉,江湖见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