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一两酒,二两肉,江湖见
2019-01-02 16:41:39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刘玉婷   

何为江湖?

金庸在《笑傲江湖》中给出了答案,“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会有江湖,人就是江湖。”

在江湖这个成人的童话世界,酒、武侠与爱情发生着,凭空造出了一个诗意的人间。

一两酒,二两肉,是所有江湖故事的开始。

侠之潇洒,有酒有肉,一壶一剑,仗走天涯。

《射雕英雄传》的开头,郭啸天和杨铁心在曲灵风酒馆里开怀畅饮,把酒言欢,随后结交了丘处机。风雪夜的酒馆里,饮酒对歌,故事的开始便热血沸腾,自此拉开了整个江湖的序幕。
 

江湖是简单直接的江湖,有酒有肉有朋友。江湖出英雄,英雄爱酒壶。两肋插刀,喝酒吃肉,这是江湖义气。

说到吃酒义气,不得不提乔峰。嗜酒,量洪,如塞外烈酒一般的人物。

酒逢知己千杯少,对乔峰这样的烈酒来说,无酒不朋友,无酒不江湖。松鹤楼上,初识段誉,未交几言,上来便是仰天长饮,好不痛快。

一斟一饮,禀气相投,酒过三巡,渐入主题,段誉以凌波微步与萧峰比拼脚力,不相上下,惺惺相惜。遂结八拜之交,生死相知。如此江湖,一气呵成,水到渠成。
 

江湖又是多情缠绵的江湖,有酒有情有美人。江湖出美人,美人喜风月。英雄救美,花下对饮,这是江湖情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一首元好问的《摸鱼儿》,不单是李莫愁的心声,更是这偌大江湖之中男男女女的写实。

情之一物,求之不得,躲之不及。《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赵敏私会,“拿一只火锅,切三斤生羊肉,打两斤白酒”,就在这个小酒馆里,情愫初开,自此一生纠缠。

张无忌知道赵敏诡计多端,心有提防,机灵如赵敏,主动试酒消除疑虑,张无忌拿起赵敏喝过的酒杯,朦胧光下,杯边留着淡淡的胭脂唇印,香气清幽,不禁心中一软,一饮而尽,连喝三杯。一个醉意浅浅,一个浅笑盈盈,谁迷了谁的心神,倒也说不清了。
 

喝酒从来不是纯粹的喝酒。以酒写人,这才是江湖人间的终极立意。

烈酒如乔峰,酒气呛鼻,入喉辛辣,不阿不媚,酣畅淋漓。

战前必饮,才是乔峰。聚贤庄一战,乔峰出场,锤震谭青,掌劈云中鹤,一气呵成,随即上酒。断交酒后,兄弟情绝,痛快淋漓。一饮五十碗,爱恨与豪气,皆在酒里。

武侠的魄力与吃酒的霸气,相得益彰。好一个乔大爷!

酒肉穿肠过,正义心中坐。这是江湖的侠之大义。
 

嗜酒如令狐冲,来者不拒。一生洒脱放浪,酒之入魔,尽是江湖快哉。

“大盈若冲,其用无穷”,“冲”字早已为令狐冲的一生做了注脚。“妙在每餐都有好酒”,令狐冲和任盈盈的爱情便萌芽于绿竹巷的酒水中。冲是缺月,盈乃满月,遇到任盈盈,令狐冲才算圆满。

酒之令狐冲,绝不是花前月下的调剂,而是入骨的依恋与归宿。连山中野猴用鲜果酿的粗酒,他都要斗智斗勇,不惜使出华山派功夫夺来喝光,可见痴酒。

连酒也不能喝,“还做什么人?不如及早死了,来得爽快。”好一个俏皮令狐冲!“人生在世,会当畅情适意。”这是江湖的侠之洒脱。
 

侠骨柔情,快意恩仇。与天同饮,与地同醉,

这风起云涌的江湖,更像是一面读心镜。我们醉心江湖,向而往之。因为江湖中有我们想要的那个自己,有那个我们想成为的自己。

人在江湖各有角色,不悔情真不悔痴,偏多热血偏多骨。

14字写尽一生江湖。“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14部说尽人生得失。《飞狐外传》、《雪山飞狐》、《连城诀》、《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白马啸西风》、《鹿鼎记》、《笑傲江湖》、《书剑恩仇录》、《神雕侠侣》、《侠客行》、《倚天屠龙记》、《碧血剑》、《鸳鸯刀》。

我们追了又追,盼了又盼,追问结局,又害怕结局。

似乎没有结局,就没有谢幕。江湖不谢幕,我们才能见己,见他。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贪欢一晌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无数的小江湖教会我们这大江湖的道理。千帆过尽,不见归舟。

这才是江湖。这便也是人生。

正如有人曾问金庸,“人生应如何度过?”金庸答,“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若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

编辑:闫秀梅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麸曲酱香白酒诞生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