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天津白酒的辉煌与落寞
2019-10-16 12:37:04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刘保建   

随着第101届全国糖酒会将在天津市开幕,位列“四大直辖市”的天津注定要与中国酒业在10月份“撞个满怀”。作为京津冀城市群的重要节点和环渤海经济圈的中心,天津的城市地位和市场容量自不用多言,其当地白酒也以独特风格树立于行业之林。

然而,在这片水草丰茂之地(70~80亿白酒市场),入主的更多是外来强势白酒品牌,茅台、五粮液霸占高端市场。泸州老窖、剑南春、水井坊、汾酒、洋河、郎酒等群雄争锋,竞争势头逼得本地品牌节节败退。如今,津酒与芦台春这样曾经的地产强势品牌,在大本营市场只有“守势”。

作为中国北方重要口岸和我国酿酒发源地之一,天津自明、清以来就以盛产烧酒及各种改制酒而驰名国内外。 然而,发展到现在,天津本地白酒怎么了?

天津白酒知多少?

谈起天津,总有“先有大直沽,后有天津卫”的说法。这是因为大直沽是天津最早的人口聚落地,又被称为天津人的“根儿”。明清朝代定都北京,大运河直趋津沽,天津地区经济贸易日臻繁荣,独具风格的白酒酿造技术接踵而来,成为我国北方的一大酿酒发源地,也是我国白酒出口史上发起最早的地区。

其中,“直沽烧”是天津酒的“根儿”。直沽烧全称天津直沽高粱酒,天津人以前爱说一句话,“来了我们天津,怎么能少得了直沽高粱酒呢?”

明末清初,天津烧酒事业空前鼎盛,繁荣时期有30多家烧锅酒坊,天津酿酒人以传统“老五甑”等烧酒技艺酿造,最高可年产白酒60吨,“直沽烧”远近闻名。

直沽烧酒早早形成了比较成熟的酿酒技术。以红粮为原料,经陈酿而成,属于清香型大曲酒,加上当地特有的古井水酿造而成,口感独特,不跑味,是数代天津人的记忆,在上世纪更是名闻华北,一度销往海外。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轻工部决定在天津投资兴建新型一级酿酒厂,1952年11月该酒厂正式定名为“国营天津酿酒厂”。

1953年9月,天津酿酒厂建成投产,成为华北地区唯一列入国家重点项目的酿酒企业,与北京红星酒厂、石家庄酿酒厂同属新中国发展建设初期成立的三大白酒企业。

成立之初,天津酿酒厂整合当地散、小的烧酒作坊,以当地消费者习惯饮用的高粱制清香型白酒作为主打产品,并沿用了当地人熟知的产品名——直沽烧酒,迅速打开了市场,成为几代天津人记忆中的特色产品,并销往海外。

与此同时,天津酿酒厂工作人员还在北方率先研制出浓香型低度白酒,并取名为“津酒”,博得一致好评。38度的浓香型津酒在1984年全国第四届名酒评比中荣获“国家优质酒”称号,并颁发银质奖章,是当时唯一一款获得国家级荣誉的低度白酒,从此与“直沽烧”一起被列为天津市招待用酒。

天津酿酒厂是一个工艺全能,设备完善,集酿酒、经营、管理于一体的规模型酿酒企业,旗下“帝王风范系列”、“扁凤壶系列”、“祥凤系列”、“津酒系列”、“直沽酒系列”等品牌有一定影响力。1999年,天津酿酒厂更名为天津津酒集团有限公司,也就是我们后来熟悉的津酒。

不过,走到今天,津酒厂的发展并不如人意,不敢与茅五洋这样的巨头相比,比较起京津冀地区的老白干、红星、牛栏山也远远不如。

近3年,津酒厂的年营收水平维持在2亿元左右,年净利润则在-900万到400万之间,其业绩堪称是非常之低迷。

除津酒之外,天津还有一个天津市直沽酿酒厂,它与日本“王”酿造株式会社共同兴办了天津市第一家合作企业——天津直沽酿造有限公司,生产、出口日本料理酒。

坐落在天津市宁河区芦台镇的芦台春酒厂,前身为始创于清康熙元年(公元1662年)的“德和酒坊”。1972年,白酒泰斗周恒刚来厂研制出我国第一代优质麸曲酱香型白酒——芦台春酒,是中国北方酱香酒的经典,被赞誉为“北方茅台”。

一度,芦台春在津冀地区凭票供应,“一酒难求”。周恩来总理来津时曾以此佳酿招待国际贵宾。

芦台春酒厂现隶属于天津卫酒集团,2015年,芦台春老酒获得了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烈性酒大奖赛银奖,再度跃入行业视野。

此外,天津还有一款名为“佳酿”的本地酒,也是很多老天津人珍藏在心底的佳酿。

80亿市场,天津白酒占不了鳌头

近期,汾酒将2019年“行走的汾酒”首站开进天津。汾酒在天津通过品质、文化交流,大推品牌和文化营销,将为汾酒文化建设和市场份额提升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外来白酒品牌冲刺天津市场的一个例子。

细数天津白酒市场,无疑是外来白酒品牌占主角,且在高端领域有绝对号召力。作为国内白酒市场氛围较好的地区,天津聚集了大批高科技企业,消费水平较高,包容性较强,高端消费份额占整个地区白酒份额的1/4以上,但本地白酒品牌严重缺位。

在一批批省外军团入津门的酒企中,组团的徽酒,集体进攻的鄂酒军团,京津冀地区强势品牌,以及全国强势品牌都创造过辉煌。天津白酒市场这块“大蛋糕”大家都喜爱,因此,天津市场至今形成了全国品牌切割的局面。

据某调查数据显示,天津25亿左右的名酒中高端市场中,茅台5亿左右,五粮液4亿左右(低度1个亿,高度3个亿),泸州老窖4亿左右,剑南春6亿左右,水井坊1个多亿,洋河、舍得、汾酒、郎酒几个品牌份额加一起有5至6个亿。其中,水晶剑南春更是凭借性价比优势,在天津宴席市场洞门大开,深受经销商、终端商和消费者的喜爱。

对比之下,更显天津地产酒的落寞。据了解,天津不断吸收大量外来人口和品牌进入,导致当地对本土品牌的忠诚度没有其他地方那么高。与此同时,地产酒发展动力不足,不注重维护本地忠实消费群等,也导致了天津白酒进一步沦落。

总结发现,目前的天津白酒,以津酒和芦台春两款白酒构成了存在感。津酒的帝王风范一度风头大盛,芦台春也曾与外来白酒品牌拼杀一番,但在高端白酒市场竞争力薄弱。可怕的是,在“强龙不压地头蛇”的传统语境下,天津白酒的整体势头已被“强龙”按在地上摩擦,可谓一大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津酒作为天津渤海轻工投资集团公司的下属二级企业和国有独资公司,2019年7月,天津津酒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增资项目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正式挂牌,拟通过增资扩股方式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新引入的投资者持股比例为57%,原股东天津渤海轻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3%,津酒集团将改制为天津国有资本参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津酒将通过“混改”带来市场运作资金,为做大津酒市场,做强津酒品牌提供资金保障,为津酒带来新基地建设资金,完成投资新建津酒生产基地,进而实现企业经营规模扩大和业务拓展。

在沱牌舍得和山西汾酒先后通过国企“混改”实现高速度发展的当下,津酒“依样画葫芦”,能否带领天津白酒突出重围?恐怕我们要等时间来回答。

编辑:王玉秋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酒类消费税改革再掀浪潮
下一篇:王朝归来,天津葡萄酒能否再度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