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独大与拼杀,酱酒江湖的浪奔浪流
2019-05-15 10:06:09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刘玉婷   


 

在这个有人独大,有人拼杀,有人试水的酱酒江湖,人人都想成为茅台。

大缺口、小产能的酱酒市场,谁都想入局。毋庸置疑,在酱酒市场,茅台一家独大,垄断了70%以上份额。尽管各大酒企都在对酱酒虎视眈眈,但无人能超越,甚至无人能模仿。

近些年,二线酱酒品牌频频发力,积极实行全国化布局,以茅台为目标奋起直追,陆续出现了郎酒和习酒等稳居二线、国台等准二线冲击二线的格局。三四线品牌尚未完善,多数依托核心产区优势,业务主体范畴主要集中在OEM和原酒销售。

从消费者层面来说,前有茅台发挥样板功效,后有川黔产区酱酒企业群体发力,酱酒逐步普及推进,消费者愈加多元化,消费需求分层,这对酱酒企业的差异化建设和推广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就是说,对标更需创新。

从7到2000

茅台的价格走势向来是行业的焦点。当然,也是难以复刻的奇迹。

先梳理下价格走势的几个重要节点。

1981年,53°茅台酒国家核定的零售价为7元/瓶;1988年,零售价到了140元/瓶;上世纪90年代,已经保持在200元/瓶左右。

2010年,零售价达到1000元,随后的一两年内,价格直接飙升至2000元以上,而且一瓶难求。

后因各种主客观因素,2014年,零售价跌破1000元。

从2014年开始,一路稳升,到近期的破2000,仅用了4年多的时间。

近4年的价格走势,在走出计划经济、市场竞争充分、行业愈加成熟完备的大背景下,由供给与需求之间的互相影响、平衡产生的价格变化,更具有可研究的样本意义。

同价格走势一路并行的,是市场容量的扩增。

有数据资料显示,2007年,酱酒市场容量为300亿元;10年后的2017年酱酒市场扩容至900亿元;到2022年底,酱酒市场容量有望扩容至1600亿~1800亿元。从十年维度看,酱酒增长速率是行业速率的2倍以上,而且是稳定增长。

青花郎的进击

酱酒热迅速吸引资本市场的关注,逐步加码。而机会集中在次高端。

对标茅台这件事,郎酒是排头兵。2018年,茅台净利涨幅25%冲破300亿,逆战重生的郎酒时隔7年也再次杀回百亿营收高地。作为“全国两大酱香型白酒之一”的青花郎,打响了“进位突击战”,目标成为继飞天茅台之后酱香酒的第二大单品。

对标,首先是价格的逼近。

2018年1月,青花郎零售价1198元,直逼5年来首次提价至1499元的茅台;2019年5月7日,古蔺郎酒公司下发通知:即日起青花郎停止发货。有推测称青花郎正酝酿涨价。

而在今年的青花郎经销商大会上,汪俊林也表示:“青花郎全线控量,存不够7年的基酒不得出窖,用2年左右让青花郎到手价达到1500元。”

对标的资本,其中一部分来自产能。

目前郎酒酱酒年产能3万吨,占整个赤水河畔年总产能的15%~20%。酱香原酒储存量13万吨,已具备年产3万吨高端酱香型原酒产能。其中青花郎基酒全部达到7年以上,整个酱香酒领域具有同等规模的,也只有茅台了。

郎酒老厂区的扩建及吴家沟基地1.7万吨产能区正在建设中,预计2020可建成投产,届时可年产5万吨酱香型原酒。而公开资料显示,茅台酒基酒产量2016年为3.9万吨,2017年为4.3万吨,预计2020年达到5万吨规模。

对标茅台的底气,汪俊林将其归结于品质,并认为这也是茅台成功的关键因素。

对标茅台是为了看清道路,汪俊林真正的目标是稀缺资源的高端酱酒市场。

将目标瞄准酱酒市场的远不止青花郎。习酒公司发布的2018年经营数据为:全年实现销售56亿元,同比增长80.58%;完成销售量2.88万吨,同比增长42.92%。加上经销商折让部分,习酒2018年实际销售在60亿元左右。

人人都想成为茅台

除巨头茅台和两大酱酒打牌企业外,二线酱酒品牌及中小规模酱酒企业也在加快步伐,寻找定位。

国台是本轮酱酒崛起的受益者。

众所周知,酱酒的竞争是产区与品质的竞争。作为天士力控股集团累计斥资30亿元,历经近20年潜心打造的现代化酿酒企业,国台用制药的理念、技术和标准做起了酒,品质得到了有效保证;而国台依托于茅台镇、仁怀、赤水河、贵州等核心产区,牢牢掌握了核心资源。这都是国台酒业近年来快速发展、快速扩容的底气。

2016年,国台销售业绩逆势增长68%;2017年,销售业绩增长66%;2018年,国台酒业销售额同比大增83%。业绩亮眼,但酱酒产业是一项长周期、高门槛的投资,市场端品牌打造和消费培育更需要长周期的投入。在酱酒领域初露头角的国台,路还很长。

此外,贵州金沙酒业恢复历史最高,2018年实现市场销售约10亿元;钓鱼台国宾酒业增长100%,实现市场销售约8亿元;贵州珍酒增长90%以上,实现市场销售约8亿元。

人人都想成为茅台,就连茅台自己也想再造几个“茅台”。

在价格带密集的茅台酱香酒阵营中,寻找自身定位,是关键。

飞天茅台酒明确定位在千元以上市场,而千元以下市场将由茅台酱香酒们分摊。主流者如500~800价格带的习酒窖藏1988,王茅(祥邦)等。500以下价格带如茅台王子酒,赖茅等。2018年,汉酱135BC推出,将800至1000元价格带的小空缺也一并补齐。

而从整个酱酒市场来看,几个主价格段逐渐形成了较成熟的价格带,各有其现阶段相适应的市场体量支撑,且处于加快洗牌进化中。

也有外围者入局酱酒的,成功者少有。

上个世纪90年代,五粮液投产1.8万吨酱香酒,开创了自己的酱香酒计划。2010年,五粮液携手深圳银基推出其首款酱香型白酒——永福酱。

舍得酒曾开发了一款酱香型高端白酒——吞之乎酒——价格高达千元,并力求打造成中国酱香白酒的典范。后舍得酒业调整战略,以陈香型吞之乎占位新品类。

近些年,酱酒市场发展轨迹由高端小众向中高端大众进行着转变,酱酒消费人群由高到低进行着快速渗透和占领,市场培育进入良性。与消费市场强劲需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酱香酒受产能限制,产能增长远远跟不上市场需求的增长。

针对消费市场需求的变化,以及酱香酒价格及利润的增长,全国酱香型品牌与酒企高歌猛进。2019年,酱酒继续分化,在茅台一枝独秀、形成航母作战群的情况下,其他酱酒企业继续追赶。这个过程中,竞争加剧,酱酒品牌必须尽快寻找自身品质差异化和品牌差异化,明确定位,进而占位。

如果说茅台是酱酒们的那座灯塔,那酱酒市场便是那片汪洋,方向需要各自瞭望。

编辑:赵鑫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皇台今日起暂停上市,白酒西北板块持续弱势?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