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张弓酒厂”破产、改制为何陷入“僵局”
2019-04-17 10:21:59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钟晗   


 

20年前,豫酒的比重在全国白酒产区排名中,不管是生产销售量还是消费量都是前三,十七大名酒中有宝丰、宋河两大品牌。那时候的“张宝林”(张弓、宝丰、林河)品牌真可谓响彻全国,当时喝豫酒是一种时尚,更是一种骄傲与自豪。20年间,豫酒有辉煌,也有彷徨,更多的是迷茫。在川酒、苏酒、黔酒等产区发力全国市场的时候,豫酒基本上在本土市场守望,逐渐“淡出”了省外消费者的视线。


 


抉择,破产、改制“唤”生机?
 

当豫酒再一次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是2017年,河南省委、省政府高瞻远瞩,把白酒业作为12个转型攻坚重点产业之一,一度沉寂的河南白酒业再度活跃起来。

当年9月19日,河南省政府召开全省白酒业转型发展会议,更是全面吹响了振兴“豫酒”的号角。

豫酒振兴的“号角”让河南省商丘市以及宁陵县看到了“张弓酒厂”彻底破产、改制的希望,由于种种原因,在豫酒“六朵金花”企业中,其他酒企纷纷改制,张弓酒厂未破产、改制。如今的现状是2002年张弓酒厂倒闭。2003年,河南省张弓酒业有限公司以租赁经营的方式进驻“北厂”,拥有张弓商标,租赁期限20年。2012年,河南张弓老酒酒业有限公司以租赁经营的方式进驻“老南厂”,租赁期限也是20年,并购买“皇封”商标。破产改制启动前,南北厂两个“张弓”已并存7年。

当张弓酒厂破产、改制被提上日程时,不管是政府还是企业,都举双手赞成,大家都期望着张弓品牌再一次腾飞,再一次响彻全国。

从2018年1月,张弓酒厂正式破产并启动清算程序开始到2018年8月20日的拍卖会上,张弓老酒以4.15亿元的价格竞拍成功,成为张弓酒厂所有品牌、厂房、建筑物等购入资产的所有人。

从法律规范上讲,“破产、改制”是一个很严肃和精密的过程,要事无巨细更要程序严谨。然而,在启动到拍卖过程中,张弓酒业对破产、改制提出多处质疑。

张弓酒业董事长孟艳称,张弓酒厂的破产、改制启动后,相关程序出现多处违法违规,她多次向当地政府及破产管理人反映,在违规之处未被修正的情况下,拍卖便已开始。

“这个拍卖以4.15亿的起价,没有竞买的过程,17分钟结束了拍卖。所有的程序,我们认为都不合法,众多违法违规导致我们没有报名参与拍卖。”孟艳说。


 


程序,破产、改制初现“谜团”

第一个焦点是张弓酒业认为,张弓酒厂在破产、改制中,“破产管理人”指定程序不合法,为什么呢?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破产管理人的确定,法院应当采取轮候、抽签、摇号等随机方式公开指定管理人。

关于没有摇号的原因,宁陵县法院的案件承办法官马国强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讲出了事情的经过,马国强说:“首先是重大的案件,债务复杂,我们不是让它破掉,而是让它重振起来,不是单一清算案件,是一种重整案件,也就没有考虑摇号。再加上政府在破产之前做了一些,那些工作是别人不可替代的。重整思路、工作计划,这些都是他们做的,融进去了,我们就直接指定了。”

马国强还说,宁陵县法院是第一次受理如此复杂的破产案件,张弓酒厂的破产、改制事关重大,社会关注度高,县级法院稍显经验不足。针对破产管理人的指定,法院方面承认没有严格按照法律来办。

马国强也透露,他们去年曾到最高人民法院进行咨询,最高法的法官们指出了案件在程序上存在的一些问题。

另外一个质疑点是张弓酒业质疑宁陵县法院直接指定河南京港律师事务所作为破产管理人。

张弓酒业的法律顾问丁世亮认为,宁陵县法院裁定张弓酒厂进入破产程序后,直接指定河南京港律师事务所担任破产管理人,且破产管理人主要负责人赵儒仓不仅是律师身份,还有公务员身份,这都属于程序违法。他作为县政府的法制工作人员,又作为破产管理人,其实他和张弓酒厂是有利害关系的,应当回避。

马国强说:“他们也有意见。说你们直接指定(破产管理人)跟(相关)司法解释第20条的规定有点冲突,没有严格按照随机方式产生。然后谈到赵儒仓的身份问题,他是公务员身份,我们也不知道啊,管理人是个团队,是机构不是个人。但最高法也提出,他是公务员身份,不适宜担任管理人的角色。”

既然知道在破产、改制中,指定破产管理人环节出现问题,知错就改是值得点赞的。

接下来,宁陵县法院针对张弓酒厂破产、改制首要的工作是更换破产管理人。

“宁陵县法院已决定按照最高法的建议和商丘市纪委监委的要求,更换破产管理人。”马国强说。


 


“悔拍”,为何众说纷纭?

张弓酒业已被迫停产,原因是南厂张弓老酒竞拍成功后,一直未足额支付竞拍款项,已形成“悔拍”有关。

孟艳告诉记者,摘取这个破产资产的摘牌人,必须要在15天内,把剩余除5000万保证金之外的3.65亿元交付,否则造成悔拍,竞买人须知的第9条和第10条写的非常清楚。

然而,张弓老酒副总经理张慎杰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认为,不存在“悔拍”,张弓老酒是在合法行使“不安抗辩权”。按正常来说我们已经中标了,第二天张弓酒业仍然在使用张弓品牌商标,而且15天后仍然在北厂经营,它不具备交付条件,按法律来说,我们有“不安抗辩权”。

张慎杰表示,除竞拍时缴纳的5000万保证金,竞拍成功后,张弓老酒和破产管理人达成一致意见,又追缴了1亿现金,剩余款项待争议解除后再缴纳。

宁陵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崔旧增告诉记者,张弓酒业和张弓老酒两家企业,对宁陵县政府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曾对宁陵的经济发展作出了一定贡献。仅就税收规模而言,由于张弓酒业此前拥有张弓酒20年的商标权,在全国范围内的市场表现,张弓酒业略胜一筹。

张慎杰认为,作为竞买成功方,“张弓”商标已由张弓老酒购买,应该具备交付条件,但只要张弓的商标权没有从张弓酒业过户给张弓老酒,张弓老酒就没有办法使用。

问题的焦点是“悔拍”还是“不安抗辩权”?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企业破产法和相关的司法解释,都对破产管理人的选择规定了严格的法律程序,如果法院在选择破产管理人的时候,没有按照公开公正的程序去选择,即使破产管理人非常地勤勉,也依法履职,也会留下很多遗憾的。

刘俊海认为,买方能不能行使“不安抗辩权”,要看当时具体的拍卖合同约定,一看合同约定,包括拍卖公告关于注册商标、关于相关资产权属是如何约定的,还有权属的过户时间、方式,相关的其他权利义务条款,逐一对表,然后再拿出具体证据看,有哪一个资产在哪一个环节上卖方存在违约行为。

而河北乔烽律师事务所主任乔烽看来,张弓酒厂的这次拍卖本身就是一次不合规的拍卖,准确地说应该叫“流拍”,应当撤销而不是等待条件满足。拍卖不是买卖,所以不存在“不安抗辩权”的问题。

编辑:赵鑫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豫酒:扮靓蓉城,出彩中国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