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产业 > 白酒 > 正文

德寿含百年,酒星耀华章
2019-08-22 16:30:16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刘保建   

2019年8月15日13时22分,中国酿酒行业泰斗秦含章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112岁。消息传开,酒业一片悲戚。

2019年8月21日上午9时,秦含章先生追悼会及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行。《华夏酒报》总编辑、中国酒业新闻网总编辑韩文友亲自前往吊唁,并代表《华夏酒报》全体员工恭送《华夏酒报》第一任名誉社长、酒业泰斗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正如业界共识的那般,秦老是我国老一辈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是酿酒界的一代宗师,也是新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和工业发酵与酿造技术的拓荒者和学术带头人。他学识渊博,造诣精深,理论联系实际,积极培养青年一代,桃李众多,为推动我国酿酒工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中国酒业协会发文称:他的逝去,是酿酒产业的巨大损失,使我们失去了一位世纪泰斗、酒业巨擘和前辈楷模,更使我们永远失去了中国酿酒产业中饱经沧桑、学贯中外、矢志报国、鞠躬尽瘁的一代知识分子中弥足珍贵的一块“活化石”。

再见,秦老!再见,一个伟大的时代!

世纪泰斗

1908年2月,秦含章出生在江苏无锡农家。他毕业于上海国立劳动大学农学院,后获得“庚子赔款”奖学金,去比利时、法国、德国留学,先后在比利时国立圣布律高等农学院、布鲁塞尔大学、柏林大学学习,并接触到酒。

1950年,周恩来总理亲自签发任命书,任命秦含章为中央人民政府食品工业部参事,这是他人生事业最重要的开篇,此后他在中国食品领域卓有建树,成为新中国农产工业的拓荒者和科学带头人。

新中国成立后,秦老历任食品工业部、轻工业部参事,第一轻工业部、轻工业部食品发酵工业科学研究所所长,长期从事食品发酵和食品工业的教学、研究工作。

统计发现,数十年,秦老撰写的科研报告、论文和著作以及合著共计40余部,近6000万字。多项科研成果对中国传统民族酿酒产业的现代化转型升级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无愧于“食品工业奠基人”和“酒界泰斗”美誉。

在中国酒业,秦老一生不但培养了大量酿酒产业人才,桃李众多,如酿酒大师高景炎、季克良等。同时,他还以理论联系实践,为我国白酒、啤酒、葡萄酒、黄酒生产技术的改造、创新与发展做出了贡献。

秦老主持的“汾酒试点”和参与的“茅台试点”奠定了新中国白酒产业快速发展的坚实基础。他三度在法国调查研究葡萄酿酒的科学技术,把国外的生产经验运用到我国的实际生产中,从而写成了《葡萄酒的科学技术》等专著。秦老先后两次深入青岛啤酒厂车间,研发出“配置啤酒”。另外,他还借鉴西方工艺,改良中国黄酒生产。

秦老的一生,被人称为“世纪泰斗”。他的贡献之杰出,与生活之素朴形成了巨大反差。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秦老的贡献与人格,将持续激励中国酒业前行。

酒业丰碑

秦老去世的消息传出,中国酒行业各大机构和企业都发去唁电,以表达对其去世的哀思。“事定犹须待阖棺”,秦老在中国酒业人的心中树立了一座丰碑。

茅台集团在《世间再无先生在,安得斯人共一觞》中称,茅台上下,因衔哀致诚,远具时羞之奠,聊备薄醪之祀,以慰泉台灵爽。

五粮液集团唁电表示,“秦含章先生长期以来关心白酒行业和五粮液,是陪伴五粮液发展壮大的良师益友,先生对五粮液传承与弘扬工匠精神的谆谆教诲,鼓励我们继续坚持传统工艺,酿造绝世佳酿的话语,如今仍回响在耳边,五粮液人发自肺腑地向先生表示感激。”

汾酒集团唁电称对秦含章的去世表示“万分悲痛”。秦老从20世纪60年代起就多次深入汾酒厂,对汾酒传统生产技艺进行了科学研究总结,“汾酒试点”为“汾酒标准”和“清香类型白酒技术研究”,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开创了汾酒酿造史上应用科学理论指导传统工艺的先河。

江南大学在唁电中称,“先生与江南大学情缘悠长,在先生的倡议下,‘秦含章基金’在我校教育发展基金会成立,全力助推酿酒行业进入新征程。先生专注酿酒之匠心,仁慈博爱之大德,必将泽被后世,永驻人间。”

本报也第一时间发去唁电:“《华夏酒报》全体同仁深感悲痛,并对秦老的亲属致以深切慰问。一个月前,《华夏酒报》总编辑韩文友带队探望秦老,秦老还特别为创刊30周年的《华夏酒报》题词。遗憾的是,秦老永远离开了我们,这是酿酒行业和《华夏酒报》的巨大损失。”

秦老与《华夏酒报》

秦老一生与酒业有着不解情缘,与《华夏酒报》更是渊源颇深。《华夏酒报》孕育期间,筹办者就与秦老取得联系,征求其对创刊建议。在报纸出版样刊、申请刊号时,秦老亦给予诸多的建议。可以说,秦老见证了《华夏酒报》从萌芽期到成长期的整个过程。

1989年,《华夏酒报》创刊之初,秦含章被聘请为报社顾问和第一任荣誉社长。他也多次在《华夏酒报》上撰文,发表对行业的看法,希望对行业的健康发展有所帮助。

2007年,秦含章以100岁的高龄参加了《华夏酒报》在杭州主办的“黄酒国际化发展论坛”。

2009年,秦含章出席了由《华夏酒报》主办的“中国酒业华夏论坛”、《华夏酒报》创刊20周年庆典活动以及“为共和国干杯·推动中国酒业60企60人”颁奖典礼,并题诗庆贺《华夏酒报》创刊20周年。

2012年,秦含章亲临《华夏酒报》主办的“四大名酒荣耀60”论坛,特意带来了一幅墨宝:“茅台酱味泸窖浓,汾酒西凤清香共。六十年中成就卓,来宾欢呼新年红。”

2014年,在《华夏酒报》创刊25周年之际,他特题诗称:“华夏酒报有赞歌,各方读者不放手。洛阳纸贵成本重,祝贺长时发行多。”

今年适逢《华夏酒报》创刊30周年,一个月前,《华夏酒报》总编辑韩文友带队探望秦老,秦老再为《华夏酒报》创刊30周年题词:“华夏酒报好,声名比天高。”

“我一直在关注《华夏酒报》的成长,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期许《华夏酒报》继续向行业传播正能量。”秦老生前曾说,希望《华夏酒报》坚持做“对中国酒业负责任的媒体”,引导行业发展,这样才不愧被称为“中国酒行业的《人民日报》”。

斯人已逝,风雨如晦。

编辑:闫秀梅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秦含章先生追悼会及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行
下一篇:第二十三届东北三省重点白酒企业联席会议在哈尔滨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