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企业 > 白酒 > 正文

张弓酒业为何“被迫关门”?
2019-04-13 07:15:48   来源:中国酒业新闻网   作者:钟晗   

4月12日,是张弓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弓酒业)“被迫关门”的第15天,半个月已经过去了。当日上午,记者在位于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张弓镇的张弓酒业门口看到,依然是大门紧闭,公司内外空荡荡的,显得格外宁静。

今年49岁的李传儒再一次从家里来到张弓酒业,望着紧闭的大门,作为在张弓酒业工作20多年的老职工,谈起这次“被迫关门”,眼里噙满了泪花。老李说,这是公司“关门”的第15天,这也是他“关门”后第15次来看看,他知道不会开门,但是还是想看看,盼望着能早日开门,只有公司生产了,职工才有生活保障,一家老小都早盼着早日“开门”。

但是,何时开门?对老李来说,是一个未知数,对张弓酒业总经理马亚杰来说,同样是一个未知数。马亚杰说,能不能再“开门”决定权并不在张弓酒业,而在于“谁”能给张弓酒业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说法,这是张弓酒业“活”下去最基本的生存条件。

从“张弓酒厂”到“南北两厂”

提起张弓酒,许多国人还牢牢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著名相声演员马季先生那句风靡大江南北的“东西南北中、好酒在张弓”的广告语,据说那是我国第一个上央视的白酒企业。张弓作为河南名酒代表“张宝林”中的老大,张弓酒又被称为“张老大”,多年位居河南省白酒行业第一名,销售收入一度达到10多亿元。

资料显示,1951年,张弓酒厂在几个酿酒作坊的基础上组建成立厂。自建厂以来,张弓酒作为中华老字号白酒企业,对中国酒业发展有历史贡献,1973年研发出38度张弓酒,开创了中国低度白酒的先河,这是张弓在白酒业开启的第一个"先河"。填补了我国低度白酒生产空白,被认定为中国张弓低度鼻祖。1990张弓酒厂新厂房投入使用,俗称“北厂”,原厂址则称为“老南厂”。1996年,张弓酒厂建成立河南省张弓集团。

如果把张弓酒厂、张弓酒业、张弓老酒同时“摆”在消费者面前,可能有许多人不明白三者到底是何关系?

据了解,张弓酒厂有一南一北两个厂区,两个厂区分别有张弓和皇封两个注册商标。北厂这边,张弓酒业于2003年与当地政府签署了20年托管协议,租赁北厂进行经营,生产张弓酒。南厂这边,邓天志于2012年7月在老南厂基础上新组建股份制企业河南省张弓老酒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弓老酒),对原来的厂房设施、酿酒设备等进行了全面整修改造,生产皇封酒、老南厂酒等。

天眼查显示,河南张弓酒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457万元,注册时间为2002年7月,孟艳持股比例为74.81%,河南东方企业资产托管经营有限公司持股24.09%。河南张弓老酒酒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注册时间为2012年7月,股东为宋军和邓天志,持股比例未公开。                                    

2002年,张弓酒厂倒闭;2003年,张弓酒业以租赁经营的方式进驻北厂,拥有张弓商标,租赁期限20年;2012年,张弓老酒以租赁经营的方式进驻老南厂,租赁期限20年。

“张弓”改制“箭在弦上”

2017年,河南省委、省政府高瞻远瞩,把白酒业作为12个转型攻坚重点产业之一,一度沉寂的河南白酒业再度活跃起来。当年9月19日,河南省政府召开全省白酒业转型发展会议,更是全面吹响了振兴“豫酒”的号角。2017年,河南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实现销售收入322.08亿元、同比增长3.2%,实现利润28.4亿元、同比增长5.8%,白酒生产企业实现税金4.71亿元、同比增长10%。

在河南全省白酒转型过程中,张弓的重组改制一直备受关注。此前,商丘市领导在宁陵时调研时曾表示,张弓老酒酒业、张弓酒业改制要按照统一领导、统一决策、同一目标的原则,完善改制方案,建立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

2018年3月,宁陵县召开了河南省张弓酒厂资产清点工作会议,会议宣布了河南省张弓酒厂资产清点工作方案,要求资产清点工作要在3月20日前完成,并明确提出张弓在改制重组的过程中要注重张弓品牌、企业文化的搜集、传承和保护。

2018年7月,在河南省评出的豫酒“五朵金花”“五朵银花”企业中,张弓酒业名列“五朵银花”,马亚杰代表张弓酒业领取了荣誉牌匾和证书。

“拍卖”锤下,漩涡一片

2018年8月20日,经过拍卖程序,张弓老酒成为张弓酒厂的品牌、厂房、建筑物等净资产的所有人。

当时,就有媒体质疑张弓酒业为何没有参与竞拍?

既然张弓老酒在2018年8月20日经过拍卖程序,张弓老酒成为张弓酒厂的品牌、厂房、建筑物等净资产的所有人。根据《参加河南省张弓酒厂财产拍卖竞买人须知》中的表述,在拍卖开始3日前缴纳5000万元保证金的基础上,买受人竞买成功后应在15日内足额支付剩余款项。即根据协议,张弓老酒需在2018年9月5日前完全支付拍卖剩余款项3.65亿元。

然而,半年过去了,拍卖后续工作并不顺利。

据河南一家媒体在近日的报道中提到:第100届全国糖酒会在成都举办期间,在张弓老酒酒业的媒体见面会上,该公司董事长邓天志亲自出席并向与会媒体人士透露,张弓酒拍卖成功以后已经支付了两个多亿的费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还没有顺利拿到“张弓”商标。具体原因邓天志没有透露。

由此看来,张弓老酒的确并未在规定的时间内,向破产管理人缴纳剩余的款项。

在马亚杰看来,未按照协议在规定的时间内支付全部款项,张弓老酒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悔拍”。

 在今年春糖期间张弓酒业举办的媒体见面会上,马亚杰也向外界表示,对去年8月20日举行的张弓酒厂拍卖结果不认可。

对此,张弓老酒官方称,按照《破产法》规定,张弓酒业、张弓老酒与张弓酒厂的租赁关系已自动取消。但张弓酒业官方却表示,张弓酒业和张弓酒厂是租赁关系2023年到期,张弓酒厂的破产重组和张弓酒业没有任何关系,不影响租赁合同。

“买卖不破租赁”是一项基础的法律规则,因租赁权的物权化特征使得租赁物的所有权变动不影响租赁合同的效力。但《破产法》第十八条突破了这一规则,赋予了管理人在破产程序中对未履行完毕的租赁合同,有选择继续履行或解除的权利。

不管是张弓老酒的“余款”没有完全到位还是张弓酒业对拍卖的不认可,这次张弓酒业“被迫关门”事件的发生多多少少与“拍卖”有点关联。

2019年1月22日举办的豫酒“五朵金花”“五朵银花”郑州市场推介会开始,就没有张弓品牌,取而代之的都是张弓老酒的皇封品牌。

今年春糖期间,由河南省白酒业转型发展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河南省商务厅、河南省酒业协会联合举办的“豫酒振兴,出彩河南——河南名酒推介会”上,张弓酒业依旧“缺席”,而参加推介会的张弓老酒副总经理、品创中心总经理石家民则在会上表示张弓已经实现了企业重组,并且大力公开推介了“皇封”品牌。

3月21日——23日,在成都西部国际博览城举办的第100届糖酒会上,豫酒“五朵金花、五朵银花”展区,现场没有看到张弓产品,参与展示的是张弓老酒的皇封产品。然而,享有“五朵银花”荣誉的张弓酒业依然“缺席”。

马亚杰表示,希望张弓改制依法推进、快速推进,当下的张弓酒业遭到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品牌张力也在不断透支。从去年开始,包括豫酒重点企业的厂商对接会、豫酒振兴推介会张弓酒业均未能入选。

谁也不会想到,“拍卖”竟成了拉锯战。张弓酒业深陷“拍卖门”,张弓酒业因经销商信心动摇、品牌不可逆贬值、张弓酒厂产权不明晰等原因导致经营难以为继,举步维艰。

这也许是张弓酒业“被迫关门”最好的解释了。对老李和1000多名张弓酒业员工来说,他们可能最大的愿望就是早日“开门”,上班。还要等多久,他们不知道,他们只有等,因为企业是他们的铁饭碗。

编辑:姜磊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河南省副省长刘伟到仰韶酒业调研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