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一线白酒迈入高速新赛道
2018-05-09 08:38:42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刘保建   

2017年,当白酒行业深度调整走到第5年时,以贵州茅台(600519)、五粮液(000858)、洋河股份(002304)、泸州老窖(000568)、古井贡酒(000596)、顺鑫农业(牛栏山)(000860)和山西汾酒(600809)等为代表的一线白酒企业阵营,全部迈入高速增长的新赛道。




从2017年白酒上市公司年报来看,上述七家排名靠前的白酒企业,在营收和净利润方面都实现全面性增长,大部分业绩增速超过行业预期。

即便位于高速增长的新赛道,白酒七强的奔跑速度也不尽相同。白酒7强不一的营收规模和挣钱速度,证明了行业的加速分化,也体现在强与强之间。

新赛道开启,除了贵州茅台这种始终增长明显的个例,洋河、古井贡酒和牛栏山,在行业新老赛道上一直保持良性节奏,增长水平长期处于稳健状态。

五粮液、泸州老窖和山西汾酒则在新赛道上高速狂奔。老赛道上较为低迷的它们,随着“弱复苏”时代到来,迅速凭借改革找到节奏。从2017年报看,这些企业亮点较多,均接近和赶超历史最高水平。

欢迎来到60亿+的世界

查阅近三年的白酒上市公司年报可看到,白酒行业前七排名:茅、五、洋、泸、古、牛、汾,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在2017年,七强企业拉开了与第8名的距离。

2015年,当白酒七强进入40亿元+俱乐部的时候,第8名迎驾贡酒的年营收不足30亿元。就在去年,当它们集体扩容到60亿元+的规模后,紧随其后的口子窖和迎驾贡酒,也才突破30亿元。

七强的门槛,已是后来者年营收的2倍。这说明,身处一线阵营的7家白酒企业,正拉开与省级龙头的发展差距,白酒“强势分化”并不是一句空话。

前七强之间的营收对比,也很残酷。它们有着不同的格局划分,首先是贵州茅台一骑绝尘(营收582.18亿元),与五粮液(301.87亿元)拉开了近300亿元的差距。而五粮液又与第三名洋河(199.18亿元)拉开了100亿元,接下来,洋河又与泸州老窖(103.94亿元)拉开近100亿元。

前四强可以总结为:洋河与五粮液中间,隔着一个泸州老窖;五粮液与贵州茅台之间,又隔着一个洋河+一个泸州老窖;而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才能赶得上贵州茅台。另外,“茅五洋”把“前三甲”的门槛,提高到了200亿的水平。

当前4名跨进百亿俱乐部之时,紧随其后的古井贡酒(69.68亿元)、牛栏山(64.51亿元)和山西汾酒(60.37亿元)则虎视眈眈。由于它们营收差距小,就面临一个共同悬念,到底谁是下一个撞线100亿的企业?

把前7名的营收,笼统做个对比会发现:即便在一线白酒阵营中,差距也是在拉大。越靠近头部,优势越大,越靠后面,差距优势越小,也意味着会发生变化。

这从年度营收增长幅度也能看见,前七名依次是贵州茅台、山西汾酒、牛栏山、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古井贡酒。这样的排名意味着,贵州茅台的老大地位很稳定,山西汾酒和牛栏山有冲刺迈过古井贡酒的可能。五粮液和泸州老窖具有加速度的优势,但洋河股份和古井贡酒暂时增速比较落后,需要加速度发展。

从净利润表现看,前七强白酒,除了牛栏山,都是超过10亿的水平,与后来者有明显的差距,从增长幅度看,贵州茅台增速最高,山西汾酒、五粮液、古井贡酒、泸州老窖和洋河股份次之,这凸显了一线白酒企业高端业务的良好表现。

比较来看,前七强白酒企业,在2017年做到了市场竞争力的提高。通过“弱肉强食”般的市场竞争,它们实现了自身体量的猛增。其复苏状态,对整个行业尚不具有普遍的参照意义。

新赛道上先开“排位赛”

2017年,贵州茅台成为一个逼近600亿的白酒巨头,其净利润甚至达到了270.79亿元。要知道洋河股份2017年收入才接近200亿元。我的年利润超越你的年营收,这绝对是强大到没朋友。

五粮液去年年收入首度超过300亿,净利润接近百亿。这个成绩单,已经超越了公司上市以来的最好水平。与自己对比看,“二次创业”的五粮液表现出了扭转颓势和强劲复苏的一面。

在行业调整中,五粮液曾一路被洋河股份直追,洋河股份在老赛道上也有着惊人增速。但随着赛道的转换,动能转换的洋河股份降速发展,现在,近200亿的洋河股份,在短时间已经很难追上五粮液了。

无论如何,洋河股份的增长速度都堪称稳健。基于它现在的体量,以及在赛道上一贯的控制节奏,洋河股份暂时虽追不上五粮液,但也不会被泸州老窖追上。

再看泸州老窖,泸州老窖2017年最大的亮点是重回百亿俱乐部。遥想行业调整中惨遭“腰斩”,现在泸州老窖已经冲刺到了一个新高度,并实现行业中第4个百亿占位,今年定能越过营收巅峰。不过,想重回“茅五泸”时代,泸州老窖还需要相当大的加速度。

古井贡酒虽然是当之无愧的徽酒老大,但从近年来看,公司面临竞争面较大,一方面是徽酒内部,其净利润仅略强于口子窖,但后者营收要远不如前者。另一方面,“双名酒”加持的古井贡酒,在冲刺百亿上没有显现出很强的冲击力。

作为一家非名酒企业,牛栏山在一堆名酒企业中显得很特殊,但从某种方面,这正显示了其别样的“民酒”气质。可以看到,近三年,公司营收从40亿元、50亿元、60亿迈步依次递进,未来,牛栏山具备稳健冲刺营收百亿的可能。

山西汾酒去年以改革和高增长引发行业关注。2017年,山西汾酒增长速度较快,直接从2016年的40亿,迈进了2017年的60亿,正向其巅峰时期收入看齐。汾酒集团前期报告曾显示,公司酒类业务在2017年已达到70亿+水平,其酒类业务冲刺百亿有基础。

在未来的新赛道上,这7家企业仍将位列一线军团阵营。不过,随着加速度出现,前七强座次的排位赛,一定会成为行业看点。

编辑:王玉秋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赛道 白酒 一线

上一篇:第25届CMB大奖赛带你遇见葡萄酒的美好
下一篇:三四线消费升级或驱动名酒“新黄金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