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金种子停牌再掀改制猜想
2017-11-22 10:02:56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魏琳   

11月14日晚间,金种子酒(600199)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自2017年11月15日起股票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该公告一出,引发业界诸多猜测,此前悬而未决的“混改”之说再度被提起。

改制对于当前金种子酒扭转业绩颓势无疑是一针强心剂。10月27日,金种子酒发布2017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8.31亿元,同比减少19.98%;净利润498.06万元,同比减少50.35%。在白酒上市公司业绩大范围飘红的背景下,金种子酒是为数不多的三家营收和净利润双降的企业之一。

在此之前,金种子酒自2012年业绩攀顶后已经连续四年出现营收和净利润下滑。从2013年到2016年,金种子酒的营收分别为20.81亿元、20.75亿元、17.28亿元、14.36亿元,同比降幅分别为9.32%、0.27%、16.74%、16.89%;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8856.17万元、5208.23万元和1701.93万元,同比降幅分别为76.22%、33.64%、41.19%和67.32%。

深陷业绩泥淖的金种子酒,迫切需要一场变革来实现自救。近几年来,随着国企改革逐渐升温,有关金种子酒改制的呼声也日益高涨,然而截至目前,这条改制之路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

一波三折的“混改”路

上市已达18年的金种子酒,曾多次谋求改制却未果。

2014年8月30日,金种子酒曾发布停牌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安徽金种子集团正在筹划涉及本公司的重大事项,公司股票自当年9月1日起停牌。然而时隔半个多月,金种子酒于9月18日再发公告称“继续推进该重大事项条件尚不成熟,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事项”。

当时业界曾有传言,金种子酒所筹划的重大事项即为“混改”,引入的投资方是复星集团。如果成行,金种子集团所持金种子酒32.07%股权中约三分之一,将通过股权转让等方式由复星集团旗下机构接手,届时,复星集团将成为金种子酒的第二大股东。

然而此次改制最终落空。从企业内部声音来看,无论是高层领导还是基层员工,对于改革都有强烈的意愿,之后金种子酒也曾多次设法推进企业改革,最后却都不了了之。金种子酒董事长宁中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市政府同意改革,我们会积极推进和配合。”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金种子酒这18年来在资本层面少有动作,仅在2010年做过一次募资净额为5.39亿元的定向增发,用途主要是技改和营销及物流网络建设等。宁中伟曾坦言,不是企业不愿搞资本运作,“我们想并购包括同行和跨界,手上也有一些好项目好资产,但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做就能做的。”背后的阻力,尽管企业避而不谈,但可以设想主要是来自政府层面。

此次金种子酒再度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引发外界对于公司重启改制的新一轮期待。从公告内容来看,这次停牌是为了定向增发,定增目的据推测有三个方向:技改、并购或混改。

今年4月28日金种子酒曾发布公告称,对2010年定增所募集到的部分资金用途进行变更,并将剩余和节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公告显示,公司优质酒恒温窖藏技改项目尚有约1.25亿元募集资金未投入使用,受宏观经济形势和政府严控“三公消费”、“禁酒令”等政策影响,结合公司目前生产经营需要,拟终止该技改项目建设,并将剩余资金(含利息收入)共计约1.82亿元永久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据此来看,为技改而再次定增的可能性非常小。

并购对于当前的金种子酒而言,也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就在此次停牌公告发布前夕,金种子酒还发布了另一项关于变更公司经营范围的公告,变更后的经营范围删去了“房地产开发、销售、管理、租赁”。此举意味着金种子酒在重拾房地产业务不足9个月后,再度放弃这一业务,原因则可能是该业务发展不顺,不仅没能扭转公司业绩颓势,反而对主业造成拖累。在当前业绩持续下滑且未能有效改善的情况下,谋求并购显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除此之外,最为业界所期待的便是混改。曾有安徽当地资深酒业人士分析认为,金种子酒表现在市场层面的产品老化等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管理问题,这与企业的体制息息相关。引入战略投资方,实行更好的激励机制和经营管理机制,对于扭转金种子酒当前业绩持续下滑的局面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转机。这一次,金种子酒能如愿以偿吗?

业绩颓势亟待自救

之所以改制被企业内部包括市场寄予如此厚望,主要缘于近几年来金种子酒业绩持续探底且难以有效改善。

遥想2012年以前,金种子酒曾一度意气风发。那年5月16日,时任金种子酒董事长的锁炳勋曾在50多家机构投资者面前公开表示,金种子酒要做中国大众白酒的强势品牌,力争2015年销售收入实现40亿元,净利润15亿元。

然而,突如其来的行业调整,让金种子酒经历了从顶峰到谷底的巨大落差。

根据公司年报,2012年金种子酒营收22.94亿元,同比增幅30.03%;净利润5.61亿元,同比增幅53.44%。2013年,公司营收减少9.32%,净利润则大幅削减近八成。此后,金种子酒业绩一路缩水,今年前三季度营收仅为8.31亿元,净利润尚不足500万元。

当前随着名酒板块迎来复苏行情,白酒行业整体呈现回暖迹象,表现在上市公司层面则是业绩大范围飘红,然而金种子酒却始终未见起色。为了扭转业绩颓势,金种子酒也曾采取过多项措施,比如在今年2月份重拾房地产业务,却在不到9个月后便放弃这一业务,期间也未披露其房地产业务的进一步动向。

2016年7月,金种子酒曾发布公告称,出资1000万元设立安徽大金健康酒业有限公司,意图打造健康酒类核心战略产品,从而占据安徽省内健康酒类市场领先地位,成为“省内竞争格局的颠覆者,安徽健康酒类的领航者”。今年7月17日,金种子酒再度变更公司经营范围,在原经营范围基础上增加了“其他酒生产”,进一步推进健康酒业务,然而这一举措却并不为外界所看好。

当前随着一线名酒市场下沉,二三线酒企的生存空间遭遇严重挤压,原本竞争就十分激烈的安徽白酒市场更是腥风血雨。在这种局面下分散精力去打造不属于主流消费的健康酒,实为一步险招。从目前公司业绩持续下滑的势头来看,健康酒业务或许也难以承载挽救公司业绩的重任。

对金种子酒而言,眼下更理性的选择或许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白酒产品和品牌的升级打造上,扭转以往中低端的品牌形象,以便适应当前消费升级和品牌竞争的新形势。一旦未来“混改”大门被打开,金种子酒冲破困扰企业发展的种种阻力,不仅当前的业绩难题迎刃而解,徽酒格局也有望重塑。

编辑:闫秀梅

weixn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种子

上一篇:致敬!永远的中国千商大会
下一篇:“奔牛”茅台或小步步入万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