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生活 > 正文

乡镇干部为何热衷拼酒?
2016-01-18 16:19:40   来源:白酒上市公司   作者:骆淑景   评论:0

  据说有一个乡搞撤乡建镇大典时,来了不少县领导。乡秘书喝醉了,逐桌给人下跪。一边下跪一边还说:“我代表党委、政府给大家下跪,对不起大家了,酒没喝好。”别人拉都拉不住。事后被通报批评,发配到边远村包村。

  20年前,我到一个边远乡当副乡长,我要过的第一关是喝酒关。

  那时乡政府窝在一个上世纪70年代建的土坯房里,一到夜里就停电。条件艰苦,离县城又远,乡干部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唯一的乐趣就是聚在一起喝点小酒。人们说那时“乡镇工作两台戏,计划生育宅基地”,事实上远不是如此。

  乡镇除了常规性的计划生育、宅基地审批、税费收缴、植树造林、公路会战、乡镇企业等外,还有许多临时性突击性任务,这检查那达标,多的象筛子眼一样。

  而所有这些任务的完成,都离不开两个字:喝酒。一个人在乡镇工作,你要是喝不了酒,那就是石狮子的屁股--没门!

  我来的第一年冬天,乡里开总结大会。总结当年工作,安排布署来年事宜,完后请各村的支书、主任、文书“三大主干”会餐。书记说,和村干部在一起喝喝酒,活跃一下气氛,联络一下感情,许多事都好弄,下一年还要靠他们出力呢。

  但村干部喝酒,度数低了不行,度数低了不解馋;好酒也不行,好酒乡里穷打发不起。据说这些村干部喝起酒来,都是拚命三郞。乡里就提前准备了许多“二锅头”、“烧刀子”,用这些低价而性烈的酒招呼他们。

  乡政府会议室。几张桌子支起,长条凳子一拉,就是酒席。大伙围坐在一起,性急的等不得工作人员拿来起子,用牙咬开酒瓶盖就开始了。班子成员谁包哪一片,就和哪一片的村干部坐一起。菜是伙上厨师做的,都是大伙习惯的那种味,又咸又辣。

  我第一年来,更要借着这个机会,给大家端端酒,联络一下感情。有老同志告诉我,村干部,最讲究你看起他看不起他。和他们关系搞好了,啥事都好办。而酒喝好了,就是最看起他的表现。

  但端酒必须自己先喝啊,先喝为敬嘛。乡里的规矩是4个酒,而县城是3个。一开始,我坐在自己所包片的村干部中间,先敬了一圈,然后到各桌上去端。我学着别人的样子,到一桌时总说,“我先喝3个,给大家每人端2个,希望各位赏脸。”

  但村干部们哄哄嚷嚷说不行。有几个年轻的说,“咱们乡的规矩是4个,你喝4个,每人端3个。”我一看,八桌啊,端完那得喝多少?有年令大的就出来调停说,“人家女同志,就不要攀扯她喝那么多了,3个就3个吧。”一番口舌,八桌酒终于端完。

  我感觉头有点晕,脚底下象踩着棉花。我赶快偷空跑到房间镇定一会儿,喘息一会儿,又赶快回到桌前坐下。你来我往,推杯换盏,一来二去,就喝下许多。我用手支住头,强撑着坐下去。因为我不能提前走,提前走不礼貌,会让村干部觉得你看不起他。

  酒从下午2点一直喝到下午5点多。有几个已经不行了,但还是不离摊子。

  除此,我们和毗邻的榆树乡还友好联欢,互相拜访看望,主要内容还是喝酒。两乡分属两市两县,双方互相来往不但增进了友谊,工作上还可以互相帮忙。比如计划生育,这个乡的超生人员跑到他那个乡,就没有人追问了。还有这个乡计划生育检查时缺什么道具,可以到你那里借等等,总之关系好了,有许多便利。不但乡政府之间来往,各站所之间更是经常互动。想来往就可以找很多理由,最后发展到两个乡若有新班子成员上任,都要带上去“认亲”。

  这天榆树乡来人探询,看我乡的领导都在不在,他们要来拜访。于是赶快组织人员打扫卫生,洒水洗尘。十点左右,榆树乡的书记、乡长就带着七狼八虎一帮子人来了,稍事坐定,就摆开了战场。书记和书记、乡长和乡长,兵对兵、将对将喝开了。

  榆树乡书记是个“大喝家”。他喝酒,从来不一杯一杯喝,而是把所有的酒攒起来,都倒到一个大茶杯子里,最后一饮而尽。

  据说,榆树乡是个大乡,有30多个村子。这里有矿,还有山芋肉等,村干部都是一些财大气粗的主儿,胳膊腿儿都直接伸到县里市里省里,根本不晒乎乡政府。书记初到任时,这些人左右观望,工作不配合,有时还故意刁难。

  一次,书记召集30多个村的支书、村主任开会。人到齐后,他让工作人员搬来几箱本县产的“春宫宴”,一人发一瓶,然后发话了:“今儿把大家叫来,咱不说事,只喝酒。咱喝酒不准用酒杯,咱就这样一人一瓶灌。谁要是喝不了,或者出洋相了,对不起,今后我说啥你们得听啥!谁要是敢和乡政府作对,别怪我李某人不客气;要是我喝不了,先趴下了,今后你们想咋咋!”说着拧开瓶盖,站着,“咕嘟嘟”,一口气灌下一瓶酒,然后抹抹嘴,端坐在台上瞪住下面这些人,说:“喝,都得给我喝!”

  村干部虽是见过大世面的,但谁见过这样喝法?大家腼腼相觑,谁也不愿装孙子,就勉为其难地喝。有的喝到一半,刹声了,有的连一半都没喝完,就“出溜”到桌子下面,不吭气了。这一招着实凑效,镇住了这一群无恶不做的地头蛇。从此他们对书记是瞎子劈柴禾--服服(斧斧)在地,该乡的工作也很快开展起来了。

  又据说,榆树乡每年前来喝酒,还专门开班子会研究对策。这次,他们采取的战术是“速战速决”。我方把骨干力量分布到各个酒桌上,一对一准备好好收拾一下对方。但榆树乡定的规则是不端酒,一上来就划拳。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整,恶整!

  三桌24瓶贵州醇,不到两个小时就灌完了。喝得太猛了,一个个都醉麻二乎的。眼看着不能脱身,他们都装着出去上厕所,一个一个溜了。只剩下榆树乡书记还在和我乡书记东扯葫芦西扯瓢。最后他瞅机会蹿到院子里,司机已把车子发动好,他坐上一溜烟跑了。这次大家都喝得不少,我脑子也晕晕乎乎的。

  第三天我乡到榆树乡回访。先派人开车下去打探消息。回来说,榆树乡正副领导都在,欢迎下去。这次榆树乡采取的是“车轮战”,就是先上来几个班子成员给你端,再来几个站所负责人,然后是办公室人员,最后连门岗、伙师都轮番上阵,哥哥妹妹地叫,不由你不喝。几个回合就把人端晕了。

  乡里新来的大学生小聂,不明深浅,仗着年轻,谁端都喝。喝到最后竟无声地“出溜”到桌子下,软得提溜不起来。最后几个人把他抬到车上,回来后输了两天液才缓过劲来。过后榆树乡的人就说小聂是“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晚上回来时,乡长开着土地所的吉普老爷车,车上坐了9个人。大家一路上呼儿嗨哟,大呼小叫,十分兴奋。乡长说,“我喝了八两酒呀,大家还坐我车啊,咱这人缘太好了,太好了啊兄弟们!”正说着,他开的吉普车坏了,大伙下车又是一阵猛推,车又发动起来了,最后勉强开进乡政府大院。

  年底了,检查是一项一项地多,酒是一场一场地喝。党建,党风廉政建设,扶贫开发,民政救灾,卫生,教育,让人应接不暇。乡政府要招呼前来检查的县直各有关单位,乡直各部门也要感谢乡领导一年来的关照。于是税务所、工商所、信用社、卫生院等都瞅空子来叫乡领导去喝酒。我们就一天到晚地喝,这天一下喝了四场酒,累得头都轴不住了。

  这年腊月二十,乡派出所所长带着一干人到榆树乡联谊,归来时酒后驾车超速行驶,在北沟村撞树身亡。那些天乡政府笼罩在一片悲痛之中,我的心情更是难受得滴血。小伙子才26岁啊,生命力多么旺盛,怎么就去了呢?他长得英俊挺拔,经常来乡政府玩,工作很配合,人缘极好。想象不出,他们家如何度过那个难熬的年啊。

  另外,乡干部经常要进村工作,免不了也要喝酒。有一次,一行人到槐树村收税费,刚到地方就下雨了。大伙百无聊赖,就嚷着到村主任家喝酒。村主任从床底下翻出两瓶“孔府宴”,也不知是哪朝哪代的货了,灰尘满面都看不清字。但大伙毫不嫌弃,坐下就喝开了。没有菜,主任调了一碗酸黄菜当下酒菜,大伙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喝得津津有味。

  两瓶酒下肚,还不尽兴,主任又去村小铺买了一瓶。启开喝了几口,一个人就嚷道:“不对,这个是假酒,喝着水不渣渣的,没有一点酒味。”但大家这时都喝上兴了,没人听他的。另一人还说,“喝!球事没有,就是毒药也喝完!”幸好,此假酒非彼假酒,只不过是兑水罢了,要是工业酒精,还真能要了人命呢。

  关于喝酒出洋相的事,经常听到。据说有一个乡搞撤乡建镇大典时,来了不少县领导。乡秘书喝醉了,逐桌给人下跪。一边下跪一边还说:“我代表党委、政府给大家下跪,对不起大家了,酒没喝好。”别人拉都拉不住。事后被通报批评,发配到边远村包村。

  还有一个包村干部,到村里工作,被村民喝酒撂翻。乡里通知晚上开会,他身子软得走不了,只得被村民用架子车拉回到乡政府。乡长哭笑不得。但就是该乡长,在另一次会前,喝多了酒。会议快结束时,主持人让他补充讲几句。他抬起头,大手一挥,说,“继续喝!”台下哄然大笑。

  以上的喝酒,都是联谊,压力还不大;如果遇到上面来检查,你分管的工作又因为各种主客观原因没法完成,需要打马虎眼时,你带着任务去喝酒,那压力就大了。你要想尽办法让对方喝好,喝高兴,就是把自己喝趴下,喝胃出血,你也得勇往直前义无返顾。至于酒桌上那些顺口溜以及黄段子,都老套了。

编辑:张瑜宸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纪录片《侍酒师》续集要来啦!!
下一篇:研究发现酒精会降低自我控制能力 导致食量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