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和父亲干杯
2015-12-21 14:24:47   来源:   评论:0

     
  心里的结是在十岁那年结下的。在我八岁那年,母亲突然辞世,继母进门。继母进门几年后,我又多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在我上到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父亲让我辍学,继母说:“好歹让他上到小学毕业吧。”那时候我就想,父亲怎么连继母都不如。
     
  拿到小学毕业证书后,父亲说什么也不让我考中学了。继母说,虽然他读书不用功,估计考中学没多大希望,但让他试试,若考不上,将来也不会后悔。后来,父亲终于答应让我试试。两次上学的机会,居然是继母拐弯抹角给我争取的。
     
  父亲没想到,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我居然以很高的分数被县城一中录取。但我只上了一年就主动退学。我不想看父亲的脸色,我知道他不想让我上学,是想让我早点出去挣钱,贴补家用。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从此离开学校开始打工生涯。我在火车站做过临时装卸工,替人扫大街,后来就离开家乡流落到别的城市去。离家的几年时间里,大大小小的城市走了十几个,酸甜苦辣的生活滋味也叫我尝了个够。挣的钱除了自己的生活费,多余的都寄给父亲。文章来源华夏酒报我想我得早点偿还他的亲情账。感觉这账还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开始攒钱娶媳妇。结婚后,我又在外面奔波了几年,就回到老家,开了家夫妻店,总算有了个相对安定的生活环境。
     
  同在一个城市,我却很少回父亲那个家。当然,我也不断买点吃的用的给父亲,但是叫妻子或者儿子送。有一次儿子从我父亲那里回来,趴在我的耳朵边说:“爷爷说想你了,还掉了泪。”听后我心里一悸。
     
  算来已经有好多个春节没有和父亲一起过了。妻子经常劝我,但对此,我无动于衷。
     
  但是今年过春节的时候我动摇了。年三十下午,弟弟和妹妹一个接一个地给我打电话,说今年大年夜一定要等到我回家来吃饭,要是我不回去,全家就都不吃这个年夜饭。犹豫再三,我还是带着妻子和儿子走进已经有点陌生的家门。正在灯下黯然伤神的父亲看见我进门,站起来僵在那里。呆了一会儿,父亲拿来一块毛巾给我拂去身上的雪,此刻,我心里的坚冰瞬时融化。
     
  吃饭的时候,父亲端起一杯酒,一声不响地和我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我的眼圈红了,忍住泪自己也端起一杯酒,和父亲干杯。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车婉宁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和父亲干杯

上一篇:酒里时光
下一篇: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