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浓浓米酒情
2015-12-21 14:22:25   来源:   评论:0

  独在异乡,每逢九月,我就会收到父母从千里外的家乡邮寄来的米酒。
  倒出一碗米酒,对上三碗开水,加点姜末,煮开,趁热喝。气味芳香,味道甜美。这时总会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她嘱咐我快喝完的时候,他们再寄。我望着碗里青黄浅谈的酒上漂浮着一颗颗白亮的米粒,仿佛是父母头上的白发,透亮的白。我说:“不要再寄了,一千多里路途,邮费也很贵,不划算。”那边传来父亲文章来源华夏酒报的声音:“啥子叫划算不划算?你弟弟在上海,还不是照样寄。这些糯米,都是自己地里种出来的。新米做酒,味道好,养身子,每晚临睡前喝上一碗,可以补气养血,睡个的安稳觉。”
  此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愧疚,父母整日劳作,心理装的都是我们。春天,他们犁田,打靶,放水,育苗,插秧,除草,多少个有风有雨的日子里,在稻田里“伺候”着一季的稻子。我的眼前突然呈现父亲双手紧紧捧着稻子,扬起手,不停地在谷仓的茬子上摔打的场景。一颗颗谷粒被磕下来,飞扬着。家乡打稻谷的方法很原始,长约一米的板仓上面放置一个一米宽的茬子,一把把沉甸甸的稻谷,就在茬子上不停地摔打着。有风吹来,一些细末扑到脸上,伴着汗水,又痒又扎,有的甚至钻进眼睛里,他们扬起胳膊用衣袖擦拭,再继续。
  秋日下,父母额头上的皱纹,像田野里的沟壑,被汗水浸润着。望着黄灿灿的谷粒,一张充满喜悦的脸膛,像秋日里灿烂盛开的菊花,寄托着他们全部的希望和爱,将他们的心愿引向山外的城市。
  我和弟弟喝着母亲酿的米酒长大,然后背起行囊离开家乡。无论我们身处何地,却一直没有离开过母亲酿的米酒,那些微香的米酒,总能够飞越千山万水,跨越城市高楼,来到我们手里。我端起一碗冰冻米酒,一饮而尽。仿佛看见父母眼里盈满了幸福与沧桑。此刻,我多想回到家乡,回到父母身边,在稻田间陪他们割谷子,在灶膛前和母亲蒸糯米,在火坑里煨米酒,然后,一家人坐在火坑边喝着温热的米酒。可惜,岁岁有米酒,年年归期远。
  浓浓的糯米酒,深深的父母情。秋风中,我手捧一杯糯米酒,遥祝远方的父母身体健康。生命如稻,岁月如米,脱壳剥米,犹如父母,只有给予和付出,不求索取和回报。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车婉宁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浓浓米酒情

上一篇:酒与生活
下一篇:浅谈东北酒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