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Cloudy Bay酒庄 四个酿酒师的杯酒人生
2015-12-21 14:13:22   来源:   评论:0

  新西兰的地形狭长,全境气候都适合种植不同的葡萄,酿不同的葡萄酒,尽管这样,大多数人提到新西兰葡萄酒,首先想到的仍然是Cloudy Bay的苏威翁白(sauvignon blanc)。

  Cloudy Bay酒庄

  有人把1985年作为新西兰葡萄酿酒业的一个重要的日期,在这一年,David Hohnen先生的第一瓶Cloudy Bay的酒问世,这瓶酒把新西兰葡萄酒放到了爱酒人的地图上。动听的名字、浮想联翩的商标和混合了烟熏味道的水果香味,先是在英国,然后在美国,俱引起了强大的反响。后来,它成为一种象征,追随者的狂热让斟酒服务员干脆就把它从酒单上划掉,好给他们喜欢的顾客留着。

  Cloudy Bay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只有1985年的第一瓶酒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北岛的老产酒区,气泡酒被Chardonnay取代,而新的酿酒师,忙于品质而不是数量,开始在凉爽的南岛种植葡萄,特别是马尔博罗地区,也就是Cloudy Bay所在的地区。

  从奥克兰乘坐新西兰航空的44多人座的小飞机,从北岛跨越南岛,飞越海洋上空, 前往马尔博罗(Marbourgh)地区的布莱尼姆(Blenheim)机场,在飞机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下边的山峦和河谷,大片的鲜黄绿色的葡萄园成为这里的主色调。

  大约1个多小时抵达,风大,天空蓝得耀眼,机场的人说,早上才刚刚下了一场大雨,转眼间就已经放晴。布莱尼姆机场距离Cloudy Bay酒庄搭乘出租车也就是5分钟的路程,当地是春夏之交,两边的葡萄枝是饱满鲜嫩的绿色,葡萄还是初生的婴儿。

  入住的是Marlborough Vintners酒店,家庭度假酒店,被大片的葡萄园簇拥着,拉开玻璃门进房,书房、客厅、厨房在一个开放的空间里,欣喜地四处转了一圈,坐在沙发上,背后的窗格子的光影打在背上,两扇大玻璃门外都是满眼的葡萄藤,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脉。

  纵使窝在屋子里,也是惬意之极。但是终不忍辜负韶光,以及我们不常见的春色满园,门都没有锁,跑出来,溜溜达达,贪婪地想将每一瞬间,阳光、空气、绿色以及空无一人都定格。如果有选择,要能把这山山水水带走该多好。

  Cloudy Bay总面积140公顷的葡萄园是这大片绿色调中的许多小块,“我在Cloudy Bay度过了大半生”,我一边吃着三文鱼,一边喝着Cloudy Bay酒庄里的Te Koko 2006,一边听首席酿酒师Kevin Judd闲聊。

  Kevin Judd

  Kevin出生于英国,9岁时移民到澳大利亚阿德莱德(Adelaide),“那时候移民费才花了十几块钱。我的父亲以前给酒庄供应纸箱,因此我会时不时地有机会去葡萄园”,这是最平凡不过的经历。高中毕业后,他进入南澳Barossa 的Roseworthy农业大学,“我擅长数学和化学,热爱户外运动,酿酒可以发挥我的这三个专长。”还有个小插曲,Kevin差点去做机械师,“大学第一年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这是否适合我,我的背景跟葡萄酒没有任何关系,而其他同学都有”,不管怎样,Kevin还是坚持了下来,他曾经在阿德莱德南边的Reynella酒庄做酿酒师Geoff Merrill的助理,“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

  后来他在Selak(总部在奥克兰)找到了一份酿酒师的工作,当酿出第一瓶的苏威翁白时,他兴奋得大喊大叫:“我们应该把这个卖到澳大利亚去。”在Selak待了三个收获季之后,他遇到了Cloudy Bay的创始人David Hohnen,开始了Cloudy Bay的大半生生涯。“其实我当时并没有想好要去哪儿,但是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酿出顶级的苏威翁白。”

  “马尔博罗的确是我应该来的地方,这儿有雨影(rain shadow),秋天天气干燥,日照充分,土壤的缝隙大。”

  Cloudy Bay的第一瓶酒问世于1985年,仅仅是一卡车的葡萄,后来被运到Gisborne和Victoria,95%的葡萄酒都出口到了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人真有福。

  “1996年那一年我们有了好酒,Wine Spectator杂志评选出来100瓶顶级好酒中我们的酒排在第七位。”Kevin解释酒之所以越来越好,是因为土壤做了改善,种出来的葡萄都是苏威翁白的味道。

  无论什么时候,Kevin是个不动声色的人,他话不多,习惯倾听,表情严肃,可是我们私底下觉得他属于那种蔫坏的人。他在Omaka山谷的房子,可以一览葡萄园的壮美景色。Kevin的时间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酿酒,一部分是摄影。摄影是他的爱好,但是他对待这个爱好就像是对待酿酒一样严肃,葡萄园、葡萄酒、酿酒师都是他的素材。他已经在世界各地,像悉尼、香港、新加坡、奥克兰、惠灵顿都办过影展。有专门自己的网站,出过书,在酒庄的书架上,有一本书是他专门拍摄新西兰的Winemaker的狗,名为《Wine dogs of New Zealand》,另外一本是《The Colour

  “每个地区的葡萄都受它的环境、土壤以及诸多因素的影响,所以它的风格大不相同,相差5公里的距离口感可能会相差很大。”“我们刚才试过的第二杯酒是2008年的苏维翁白,苏维翁白是Cloudy Bay的旗舰产品,也是新西兰最知名的酒,最早从1970年开始种植,1980年开始大规模种植”,这是在酒庄的品酒会上Nick在给我们讲解,品酒会分成两次,总共试了20多种酒,从没有年份的PELORUS,苏威翁白2008,Te Koko 2006、2005,chandonnay 2007,2006,灰皮诺2007,黑皮诺2007、2006,还有2004雷司令。甚至为了让我们更好的体会一下酒的味道,他们选取了Te Koko2008的其中三种葡萄在橡木桶里发酵后,和成品的Te Koko2008的味道做对比。品尝过不同的味道之后,再将三者进行混合,再做对比。

  Nick

  Nick是个福星,他在2003年收获季节加入到Cloudy Bay的酿酒师队伍中,据说那一季的葡萄酿出来的葡萄酒口感非常好。

  Nick说自己是在15岁时意识到自己喜欢葡萄酒这一“古老但是时尚”方式。“我开始喝酒,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可以从事这一行业。”他于奥克兰大学学习科学,后获得法国图卢兹酿酒专业的硕士学位,在法国的生涯让他爱上了法国食物。毕业之后,Nick在Bergerac和勃艮第工作了一段时间,让他对Pinot noir产生了兴趣。

  “Cloudy Bay是从酿苏威翁白和夏多内开始的,后来开始酿黑皮诺和苏威翁白的另外一种形式Te koko。”

  “这儿的气候凉爽,充足的阳光,干燥。凉爽的晚上,可以增加酒的香味和新鲜度。气候就是Cloudy Bay的招牌。”

  “007”Nick喜欢潜水。第二天,我们去马尔博罗地区的Sounds港口镇乘坐豪华的帆船“Panache Cat”去海上游玩,小镇不大,海面上停靠着许多帆船。

  “我还是喜欢胶片的感觉。”他邀请各地的摄影师前来酒庄拍摄,举办摄影大赛,目的是为了让人们看到Cloudy Bay的本质,但是,你不需要非得拍一个酒瓶子。

  漫步在Cloudy Bay四周的小路上,路两旁都是葡萄种植园,因为葡萄是差不多的,所以很容易迷路。每片葡萄地里都会有一两个风车,协助葡萄空气流通,四周的山不高,山上的草随着风吹的方向形成一波一波绿油油的草浪,像是梵高画里常见的麦浪。

  葡萄的间距很宽,收获的季节,根据酿制的葡萄品种不同,有的是纯手工采摘,有的是靠机器,手工采摘的目的是为了把一些不好的葡萄除掉,机器就没有这个能力。葡萄园里有鹰,专门对付那些啃噬葡萄根的田鼠。我们靠近它一点,鹰看了我们一会后飞入高空。

  Evenline Fraser

  Evenline Fraser是Cloudy Bay酒庄四位酿酒师中的唯一的一位女性,素有“新西兰第一女酿酒师”的盛名。瘦削,开朗,脸色虽不是那种惯常所见的红扑扑,但是很健康。我们私下议论:“酿酒师这个行业,是不是没有胖子?”

  这儿的气候凉爽,充足的阳光,干燥。凉爽的晚上,可以增加酒的香味和新鲜度。气候就是Cloudy Bay的招牌。

  Evenline也是科班出身,1989年,她获得Roseworthy大学的酿酒专业硕士学位,曾在西澳做过酿酒师Houghton的助理,后因为经验丰富,去了Hunter Valley和Graves工作。

  2001年,Evenline因为想酿出最好的苏维翁白,来到了Cloudy Bay。她一直住在Wairau山谷,属于高山气候,除了负责酿酒之外,那里的生活很闲适,她经常在家里组织朋友开party,开车去海里游泳、骑自行车四处游玩。

  马尔博罗地区的饮食,既有新鲜的海鲜,也有味道鲜美的羊肉,Evenline喜欢喝Te Koko来配当地的海鲜,如三文鱼和扇贝,品尝fusion的菜肴时,搭配Gewurztraminer(歌舞姿)和雷司令。

  Evenline向初喝酒的人推荐了两支酒,一是苏维翁白,一是灰皮诺,这两支酒的香味很容易被人接受,而进一步的话,可以试一下夏多内。

  是在Nick和Kevin Judd共同主持Cloudy Bay的试酒会上遇到Nick的,第一眼,Nick长得像Daniel Craig(新的007兄弟),身上有一股邪恶的气质。的形状各异,许多住家的外边也停泊着船只,是典型的富人区。

  “Panache Cat”号的船长是个老船长,须发皆白却身手矫健,船驶离岸边不久,开始升帆,船共分为三层,上层是甲板,第二层是餐厅和厨房,底层是厕所和卧室。行驶到风小的地方,船停下,Nick先生穿上潜水服,背上氧气瓶,下海开始给大家捞扇贝(Scallops)。大约30分钟后,上得岸来,老船长拿了一把量尺,将小于标准尺度的扇贝扔回海中。逐个量过之后,将可以吃的扇贝,打开壳,把里边的肉分成白肉和带点黄颜色的肉,似乎上边还沾着点淤泥,吃下去,新鲜极了,再配上一杯Cloudy Bay的白葡萄酒,躺在甲板上的绳床上,吹着海风,晒着太阳,有时候会下点小雨,真是惬意而舒服的人生。

  Tim Heath

  Tim Heath是在当地著名餐馆Gibb’s吃晚餐时出现的,Chris Gibb,又是老板又是厨师,偏偏看起来两者都不像。Tim是Cloudy Bay的酿酒师队伍中比较新的成员,他的杯酒之路与Kevin有些相似,甚至同来自于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并于阿德莱德大学学习酿酒,在法国北罗纳尔河谷的酒庄做过酿酒师,喜欢化学、机械和户外,差点成为药剂师,也有成为一个大厨的希望,最后却还是走上了葡萄酒之路。

  配上一杯cloudy Bay的白葡萄酒,躺在甲板上的绳床上,吹着海风,晒着太阳,有时候会下点小雨,真是惬意而舒服的人生。

  Kevin是Tim来Cloudy Bay的引路人,那时候他还在酒店工作,碰到Kevin,Kevin提出了这个建议。他回家跟妻子商量了一下,很简单,就搬到了Cloudy Bay。

  Tim对雷司令情有独钟,他在Cloudy Bay负责芳香型葡萄酒。

  你要问Tim为什么来Cloudy Bay,他会告诉你很重要的一个理由是,打猎。距离Cloudy Bay最近的猎场开车不到20分钟,可以猎到鹿、兔子。新西兰的森林资源丰富,有很多的猎场。Tim还有另外一个爱好:Fly-fishing,自己驾船去海上钓鱼,“海很近,你也知道,这儿是最好的Flyfishing的地方。”

  Tim还喜欢烹调,又懂酒,酒庄餐厅的酒和菜是他和本地的一位女厨师的共同心血,他们两个人反复尝试,尽量选用当地的野味,或者选择用野生食物饲养的动物,让人们在马尔博罗的阳光下享受美食和美酒的完美搭配。

  虽然看起很腼腆,但是Tim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地户外高手,除了打猎、海上钓鱼外,他热衷于徒步旅行、山地自行车还有滑雪。作为宜外又宜内的男人,如果不外出活动,这个兼职的大厨就在家给自己和妻子做上可口的小菜,各地的美食都可以。
 

编辑:周莉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Cloudy Bay酒庄 四个酿酒

上一篇:中华酒史趣谈之一:黄酒
下一篇:同样的情人节 不同样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