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中世纪葡萄酒文明是这样演变的
2015-11-17 10:35:50   来源: 《华夏酒报》   作者:李斯屿   评论:0

  在各个蛮族瓜分蚕食昔日的西罗马帝国领土过程中,法兰克人创造了诸多第一,这支军事作风强悍的民族由首领克洛维领导,在帝国原来的高卢地区建立起法兰克王国,当其他蛮族国王还热衷于劫掠辖区之内的贵族庄园(有时还包括修道院)时,法兰克人已经和当地罗马贵族融合到文章来源华夏酒报了一起。

  法兰克人保护了许多高卢的罗马贵族,并改信了天主教,发展教会,给予主教教权支持。在克洛维征服高卢的基础上,他的继任者们成功统治了法兰克达两个半世纪之久,其统治被称为“墨洛温王朝”,墨洛温王朝相比于其他任何蛮族王朝对自己领土的统治时间都要长,直到进入8世纪,另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丕平(Pepin)出现,墨洛温王朝实权落入加洛林家族手中。

  今日的梵蒂冈,这个国土面积仅有0.44平方公里(北京市面积为16410.54平方公里)的袖珍国却是全世界人均红葡萄酒消费量最高的国家(2014年调查显示,梵蒂冈人均每年消耗近74升红葡萄酒,也就是人均每年约100瓶红葡萄酒,是法国人的两倍)。

  大的庄园生态圈形成,

  葡萄酒得以自给自足

  查理曼在位期间(公元768~814年),加洛林王朝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其领土已覆盖今天的法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瑞士的全部地区,以及奥地利、意大利、德国的绝大部分地区,他成功建立起“西班牙边境区”(即今天的巴塞罗那)。

  今天人们玩的扑克牌上的红桃K人物即是查理曼,查理曼让欧洲文明开始萌发,而他自己也被称为“欧洲之父”。

  除了是一位杰出的军事统帅以外,查理曼也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兼学术赞助人。皇帝在位期间一系列的制度革新使得帝国境内人口与经济有了缓慢复苏,包括葡萄酒在内的民间贸易再次出现,吸引了大量境外人士前来购买,英格兰国王甚至与查理曼签约直接以英格兰羊毛换取帝国葡萄酒。在勃艮第,一望无际的葡萄园中栽满了白色酿酒葡萄品种,而当地不种红葡萄的原因据说是皇帝曾经喝下本地产的优质红葡萄酒而导致自己精心保养的雪白胡须被染红。当勃艮第的白葡萄酒被呈到查理曼餐桌上供皇帝享用时,皇帝对这片葡萄园所酿造出来的干白葡萄酒赞不绝口。

  在查理曼死后约十年,查理曼的侍臣艾因哈德在所著的《查理曼传》中对于皇帝的饮食写道:在饮酒方面,皇帝相对节制,而且讨厌别人喝醉……他非常注意对自己饮酒的控制,餐桌上不管何种酒类,他绝不饮超过三杯。

  根据今天的考证,查理曼虽然每饮不超过三杯,然而,那个时代的酒杯容量大致在0.5升左右,所以饮下三杯的话,其实相当于已经今天的两瓶葡萄酒下肚了,皇帝的侍从认为查理曼饮酒节制,看来只是和他同时代的人相比而已,放在今天,一个每餐与两瓶葡萄酒相伴的人放在任何饮酒场合,称其为豪饮之士应该当之无愧。

  查理曼的改革并非每次都成功。这位皇帝曾经要求制定法令,规定官员不得在醉酒时进行司法审判,日常也不得酗酒,然而,这些法令或要求常常是皇帝的一厢情愿,难以实施,法令中的内容恰恰是那时的社会现状的反映而已。这也说明,在查理曼时代,葡萄酒不仅已经进入到人们日常生活,甚至影响到了政府官员的日常办公。

  但等到公元843年,查理曼的孙子们签署《凡尔登条约》,三分帝国,分别为西法兰克王国、中间王国与东法兰克王国,形成了今天法国与德国领土的前身,帝国昔日的辉煌也就一去不返了。与此同时,各王国境内的地方势力也开始崛起,在加洛林王朝的扩张过程中,法兰克将军们的英勇善战更是因为他们能够成为被征服的领土的主人,随着领土扩张的终止,这些将领们成为了各自地方上的新贵。为了最大限度榨取农奴的劳动力,这些领主把农奴安置在了自己的庄园内,以便加强对农奴的控制。在大庄园内,不需要和外界进行物物交换,庄园主就能保证所有人粮食、葡萄酒和羊毛的自给自足,在大的庄园生态圈下,生产的专门化得以实现,专门的葡萄种植区和葡萄酒酿造区也有很多。庄园经济的兴起,让地方贵族拥有了武装自己的实力,一旦老皇帝撒手人寰,新君对这些桀骜不驯的帝国功臣便无可奈何了。

  查理曼帝国被逐步瓜分,形成了今天法国(泛绿区,西法兰克王国)、德国(泛黄区,东法兰克王国)的前身,中间王国(泛橙区)在腹背受敌的状况下难以强大,一部分归入今天的法、德,一部分并入意大利。

  托卡伊贵腐酒由此成名

  查理曼的帝国分裂以后,他的子孙们并没有能力保障自己王国的和平。

  来自中亚的游牧骑兵马扎尔人不断骚扰东法兰克并给意大利半岛带来战争的阴云;最令人感到恐怖的是来自北欧的维京人,他们长期以来以经商和打劫为生,足迹不仅遍布整个欧洲大陆,而且曾在北极圈内的格陵兰岛定居,考古研究发现,维京人早于哥伦布500年登上了美洲大陆,并用当地的美洲野生葡萄酿造葡萄酒。

  在这一轮外来侵略浪潮中,马扎尔人和维京海盗逐渐在侵略所到处定居下来,并融入当地,皈依基督教。

  其中马扎尔人建立起自己的王国——匈牙利,17世纪时,由于和土耳其人作战,匈牙利的托卡伊城延迟了酿酒葡萄的采摘,等到11月份再采摘已经干瘪甚至有些霉烂的葡萄用来酿酒时,人们发现所酿的葡萄酒其醇香浓郁程度远远超过往年正常采摘葡萄所酿造的葡萄酒,托卡伊的贵腐酒由此成名。

  维京海盗的入侵对欧洲最大影响莫过于进一步刺激了西法兰克地方贵族的独立性,《凡尔登条约》后,国王对于地方贵族的控制力虽然已经力不从心,但地方领主所作所为却还是要请示自己名义上的主子。维京人彻底改变了这一关系,西法兰克国土太大,通讯落后,中央军队的软弱无力大大降低了国王威信,地方领主遂自觉组织领地人民抵抗海盗入侵,保卫家园,他们大力训练自8世纪出现的的新兵种——骑士,使之职业化,而维持一支强大的其实军队背后需要的是足够的经济实力,于是加洛林王朝早期出现的生产组织——庄园,开始显得越来越重要。

  为了保证自己领地不受侵犯,城堡开始出现。后来,庄园不再是一个单一的经济组织,还成为了贵族的军事组织和行政组织,贵族们也越来越乐在自己名字中冠以城堡的名字。有限的城堡、封地以及唯一的领主头衔,让封建领主们不可能效法皇帝或者国王一样,对家族遗产进行平分,于是在欧洲长子继承制开始出现。

  当初的军事建筑堡垒,今天成为了种植葡萄并酿造葡萄酒的庄园,实际上堡垒和酒庄在法语里正是同一个词:Chateau。显然,这个词最早的含义只是堡垒,酒庄正是堡垒的作用越来越生活化以后所衍生出来的新意义。用Chateau一词的酒庄主要集中在法国境内,以波尔多地区为典型,图为波尔多五大名庄的酒标,上面均有Chateau的字样。

  随着西法兰克大大小小地方领主与维京海盗的反复较量,后者终于渐渐融入这片土地,而位于北非和伊比利亚的穆斯林海盗也已被这帮军事贵族击溃,有时甚至遭到法兰克人的主动挑衅,技不如人的穆斯林人只能将刀锋转向意大利半岛。这群穆斯林海盗笃信伊斯兰教义,耶稣基督对于他们吸引力甚小,所以意大利半岛依然战火不断。

  维京人,马扎尔人和穆斯林海盗外来入侵的时代,天主教世界各处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兵灾,然而,抵御最为出色的当属居住于今天法国西部的西法兰克人,后者则使西法兰克各领地开展军事活动时有可靠的物质保障。

  同一时代的东法兰克(主要为今天德国)以及意大利半岛虽然也有庄园和堡垒的出现,但庄园生产独立而零散,至于堡垒的使用,当西法兰克封建贵族们已经开始把自己的堡垒用作举办各式盛宴酒会的场所时,其它地区的堡垒依然发挥着防御工事的功能。

  在成功击退穆斯林人,并将维京人融入自己民族以后,西法兰克土地上已经是许多公国和伯爵领地的马赛克拼图。

  公元987年,西法兰克国王被地方权贵们废黜,于格·卡佩(公元987~996年)被公推作为新的国王,法国历史进入卡佩王朝时期,接下来的法国,即将进入一个浪漫而英雄的时代,而这片土地上的葡萄酒产地波尔多和勃艮第,也将在这时开始书写真正属于她们自己的历史。

  (您对本文有何见解,欢迎通过新浪微博@华夏酒报进行讨论。)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苗倩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中世纪葡萄酒文明是这样演变

上一篇:首座皇家酒文化博物馆平泉开馆
下一篇:湖北省传统文化教育研究会酒文化专业委员会即将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