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文化 > 生活 > 正文

我与茅台酒之缘
2015-12-21 17:06:54   来源:   评论:0

    
    因为我当年在贵州工作,注定了要和茅台酒结缘,从仰视茅台酒、喝茅台酒、欣赏茅台酒到今年拍卖茅台酒,一晃40年过去了。然而,第一次喝茅台酒的经历至今却仍历历在目。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我在贵州省紫云自治县工作。记得当时茅台酒是按计划调配供应,市场上几乎不见有卖,只是遇到重大节日,县糖酒公司才会弄到一二箱茅台酒,县领导买走几甁,分到区、镇供销社可能只有一至二甁了,十分稀罕,但由于当时人们工资很低,一瓶酒7.50元,几乎是一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因此既买不到,又买不起。
    
    那年冬天,县里召开五级干部大会(简称“五干会”即县、区、公社、生产大队、生产小队主要领导),我被临时抽去参加会议秘书处帮忙,编写会议简报、担任记录工作。
    
    正值冬天,高原上的天气阴沉沉的,不时有小雨飘落,很冷。会场里人多,倒不觉得冷,饭场设在露天,与会者八人一桌,就很冷很冷了。所谓“桌”其实就是一个铁锅或一个盆,里面打底的是白菜、豆腐、红豆、豆芽之类,上面盖了一瓢回锅肉,这是物质匮乏年代最好的享受了,当时有一句流行语叫作:要吃肉去开会。
    
    记得会议进行中的一天晚上,我们正在加班赶材料,代表团领导弄到一瓶茅台酒,白色的酒瓶被棉纸包裹着,隐隐约约透出五星商标,典雅高贵。“7.50元一瓶”,书记举着酒瓶大声说,有人吐了吐舌头、有人张大了嘴。这瓶酒相当于当时极大多数人四分之一的月工资,是稀罕物。加班的笔杆子、在场的区领导,一共有十五六人,席间没人喝过茅台酒,听说是茅台酒,就鼓噪着喝掉它。领导说,今天给大家开开荤,大家兴奋极了,我们几个当即丢掉了笔。那个年代,喝酒本身是件十分奢侈的事,市场上几无酒类供应,大家只能偷偷地喝些用碎米、玉米酿制,度数很低的土酒,喝茅台酒,想都不敢想。
    
    但问题马上来了,没有酒杯,现场有15人、一斤酒,把酒倒入粗糙的土碗,恐怕就不见酒了,于是大家没了主意。踌躇再三,有人提出,倒半盆土酒,把茅台酒掺进去喝,六钱不是变成六两了吗?这个明明白白是个馊主意,土酒度数低,只有20多度,无所谓香型,而茅台酒达53度,酱香浓郁,真是风牛马不相及,但是此时竟然得到了大家一致响应。
    
    于是,有人拿来铝盆、提来土酒,哗哗地就往盆里倒酒,少顷,五六斤土酒已倒完。区长小心翼翼地剥开瓶盖上的塑料封皮,拧开红色瓶盖,一股特殊的酒香顿时弥漫开来。在大家啧啧称奇之时,区长已经将茅台倾瓶而出,悉数倒入土酒之中,然后端起盆子左摇右晃,淡淡的黄色慢慢融入稍显浑浊的土酒中,,而酱香余韵仍然不依不饶地留在屋里。15个大碗装满了酒,待大家都抬起酒碗,副区长一声喊:“一、二、三,干!”但听得嘴唇吱吱作响、但见喉节上下蠕动,片刻之间,一碗碗特殊的茅台酒全部报销干净。笔者也是一滴不剩地将酒喝了个干净,但反复咋着舌,却实在不能品出昂贵的茅台酒究竟是什么味道。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特殊的地方,与茅台酒邂逅相遇,虽然没有失之交臂,但饮酒的过程却近似荒谬,不过自己首次喝茅台。尽管如今喝茅台酒已不是一件很难的事,然而,多年前的首次经历是如此的难忘、如此的清晰,仿佛发生在昨天。

编辑:李蔚

广告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我与茅台酒之缘

上一篇:啤酒巧用可解除肥肉油腻
下一篇:识别进口葡萄酒要先看灌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