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国际 > 正文

假酒推手康帝博士
2015-12-21 11:21:50   来源:   评论:0

  迈克尔·斯汀伯格

   先收集勃艮第,然后售卖这些珍品,鲁迪·库尼亚万通过这样的方法,把稀有葡萄酒市场推到了一个新高度,或者至少看起来如此。本文披露的这个案子,也许是史上最大的名贵葡萄酒造假案。

  “康帝博士”被捕

   葡萄酒拍卖行艾克· 梅罗尔36岁的董事长约翰·卡彭,经常会卖出一系列他朋友委托的红酒。这位朋友,就是鲁迪·库尼亚万,31岁,印尼人,居住于洛杉矶,由于和勃艮第最著名的葡萄酒庄园——罗曼尼康帝庄园联系密切而被称为“康帝博士”。

   库尼亚万在2003年前后开始买入大量葡萄酒,据报道,他每个月买酒的花费为100万美元。同时,他也卖出很多酒:在2006年的两场艾克拍卖上,他拍卖了数额高达3500万美元的葡萄酒。在纽约Cru(本意表示法国葡萄酒)餐厅的一次拍卖会上,他提供的268瓶葡萄酒均来自举世瞩目的勃艮第三大葡萄园:阿尔芒·卢梭酒庄,乔治·卢米酒庄和庞索酒庄。这场拍卖发生在2008年4月。

   今年3月8日,库尼亚万被FBI特工在其加州洛杉矶的郊区阿卡迪亚逮捕。警方查获了大量诈骗电报和邮件,这些邮件很明显与意图出售的伪造庞索酒有关。根据法庭记录,当特工进入库尼亚万家的时候,发现了造假工厂。里面有大量瓶子正在被伪造成名酒,还有成千上万的勃艮第和波尔多最负盛名的红酒的标签。如此看来,库尼亚万已经卖出价值百万的伪造酒,并且骗过了一些世界上最大的收藏家。这很可能是史上最大的一桩红酒造假案,同时不可挽回地破坏了珍贵陈酿的市场。

  勃艮第狂潮

   几年前,一宗所谓的托马斯·杰弗逊假酒案,使得假酒的议题进入人们的视野。该案件涉及到一种经典的波尔多红酒,德国收藏家哈迪·伦敦斯德称,这种酒曾属于美国第三任总统。比尔·柯奇在20世纪80年代末买了4瓶该种葡萄酒。2005年,当他几乎可以确定所买的酒是假酒的时候,比尔起诉了伦敦斯德,并由此开始了一场耗资数百万美元的战役,他认为这是一股假酒的潮流,而非个案,因此必须为之一战。

   从21世纪初开始,最珍贵的红酒的需求和价格直线上升,同时,贩卖假酒的潜在利益也在上涨。2000年,全球红酒拍卖总收入9200万美元;截至去年,该数据已经翻了5倍,涨到了4.78亿美元。这股购买狂潮很大程度上由一些美国的年轻收藏家推动。

   谁也不会想到,对市场推动力最大的,是一名二十几岁的收藏家——美国西海岸的鲁迪·库尼亚万。他于21世纪初期了解红酒市场。据报道,他是印尼一华裔富商的后代。在2006年一期《洛杉矶时报》的访谈中,他说库尼亚万是一个印尼的姓,由他过世的父亲传给他以保持家族身份。他说其家族在印尼和中国都有商业投入,但拒绝详细陈述。

   库尼亚万对《时代周刊》记者说,他的第一口红酒来自2000年旧金山的一家餐厅。之后库尼亚万逐渐将其兴趣放在了稀有法国红酒上。他结识了一些南加州最富有的品酒家,并成为了3个洛杉矶私人品酒会的常客,分别名为“红灯镇”品酒会、“聋哑盲”品酒会和“皇家味觉”品酒会。

   要想和这帮人喝酒,你最好有一个鼓鼓的银行账户,还要有一个深深的酒窖。库尼亚万身着定制的爱马仕套装,拥有法拉利和宾利两辆豪车,看起来已经具备了上述两个条件。他因其非凡的阔绰而闻名。2007年,他在美国圣莫妮卡一家奢华餐厅为他母亲庆祝60岁生日。库尼亚万租下了整个场地,并且提供了他私人酒窖里的全部红酒。演员成龙也到场祝贺。

   库尼亚万,一头造型考究的黑发,性格温和,微微发胖,看起来根本不像喝酒的人。但他现在却是世界上最大的葡萄酒收藏家,会在拍卖上花费几百万美元(还有传言说他还买了私人酒窖)。2006年,把红酒价格推到一个令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后,库尼亚万开始出售大量红酒。当年1月,艾克拍卖行为库尼亚万举办了一场名为“酒窖”的红酒拍卖,共卖出1700瓶红酒,总收入达1060万美元。10月,艾克拍卖行又举办了一场库尼亚万专场拍卖,取名“酒窖II”,这场拍卖总共赚得2470万美元,以1000万美元的优势刷新了此前个人红酒拍卖会创下的记录。这两次拍卖包含了拍卖会上罕见的几种酒,并且数量惊人,艾克拍卖行由此成为世界顶级红酒拍卖市场。

   令他的同龄人炫目的,不仅是库尼亚万买卖红酒的规模,同时还有其敏锐的嗅觉。据大家说,他有异于常人的味觉天赋。他的朋友,同时也是之前的合作伙伴,保罗·瓦瑟曼说,他有一种“形象化的芳香记忆”。

   但这样的一丝不苟并不是库尼亚万的生活准则。相反,他过着一种纨绔公子的生活。他经常睡到下午,生活紊乱,简直令人抓狂,习惯性地迟到,并且少有按时缴纳账单的时候。

  重锤落下

   2009年9月,比尔·柯奇将库尼亚万告上法庭,理由是2005到2006年,库尼亚万曾通过艾克拍卖行卖给他假酒。除了宣称库尼亚万的真实姓名是甄万煌(音)外,他还声称库尼亚万已经拖欠了艾克提供给他的款项890万美元,纽约移民储蓄银行的贷款300万美元。

   柯奇起诉库尼亚万3个月之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詹姆斯·维恩联系了劳伦·庞索。维恩是艺术品犯罪的专家。他想知道能不能就葡萄酒赝品以及库尼亚万销售假冒庞索酒的企图和庞索面谈。

   库尼亚万本人则从2008年Cru的拍卖会后,似乎已经很大程度上退出了有关葡萄酒的场合,或者至少在外人看来如此。然后接下来的2月4日,一个名叫唐·康维尔的洛杉矶代理商,他也是勃艮第的狂热爱好者,在一个叫“葡萄酒狂战士”的网站上公布了一些爆炸性的新闻。他爆料说,库尼亚万在一家叫“波普”的拍卖行寄售了一批可疑的葡萄酒,并且将在即将到来的伦敦拍卖会上出售。“波普”否认那些酒来自库尼亚万。

   当年3月,维恩率领一队探员在阿卡迪亚的家中逮捕了库尼亚万。

   法庭文件显示他已经陷入严重的经济困难之中。库尼亚万不仅拖欠艾克拍卖行和移民银行的钱,他还非法地质押了18件艺术品来换取贷款,其中包括安迪·沃霍尔、艾德典卢莎和罗伯特·印第安纳的作品。此外,他还从两个不具名的葡萄酒收藏者那里借了200万美元。联邦调查局披露的邮件中,库尼亚万曾绝望地向那些收藏者寻求帮助。他在2007年的一封邮件中向其中一人写道,“我今晚真的需要那笔钱。你这真是救了我的命了,太谢谢你了!这太重要了!”

   库尼亚万的很多朋友和熟人得悉他造假酒的消息后都非常震惊,也很惊讶于暴露出来的他的经济困难。他在2006年卖出了价值3500万美元的葡萄酒,可是却在几个月之后就乞求贷款。那些钱都去哪里了呢?他是一开始就是个骗子,还是因为经济需要才被迫造假?认识库尼亚万的人还有一个困惑:就凭他这么混乱,甚至愚笨到在家里被搜出造假器具的人,能完全独力完成这么一个复杂而金额巨大的骗局吗?

   劳伦·庞索不相信库尼亚万是一个人干的。3月10日,库尼亚万被捕后的两天,庞索在“葡萄酒日志”网站上公布了一条评论:“鲁迪不可能有那么多关于酿酒厂的知识。他一定是接受了别人关于勃艮第复杂而广博的知识。我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就目前调查的状态来看,我仍要保密。鲁迪自己应该谴责这个告密者和他的帮凶。”

   库尼亚万可能将面临长达80年的监禁。在5月23日的传讯中,库尼亚万辩称自己无罪。

  

  链接

  假酒制造途径

   假酒有很多种制造途径。1962年的罗斯柴尔德凯龙拉菲可以替换下标签,成为更受追捧、也更昂贵的1959年拉菲。同样地,1959年拉菲的空瓶也可以装满次等的拉菲,或者不同种拉菲的混合,或者拉菲与其他酒的混合,比如说纳帕解百纳葡萄酒。甚至还可以装入完全不同种的酒。老酒是更诱人的伪造对象:价格更高,尝过的人更少。还有,统一包装只是相对晚近的创新,仿制老酒更不需要精确度。

编辑:张勇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假酒推手康帝博士

上一篇:1—4月摩尔多瓦葡酒出口下跌30%
下一篇:亚美尼亚一季度白兰地产量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