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郎酒遭遇“罢工门”
2015-12-21 09:51:03   来源:   评论:0

  炎炎夏日之时,郎酒却进入了多事之秋。
     6月16日上午8时,四川古蔺县二郎镇郎酒集团生产总部门前,一群拉着横幅的员工吸引了过路人的注意,这是一支由近千名酿酒工人组成队伍,鲜艳的红色横幅写着他们对郎酒集团的不满 ,同时,他们大声声讨着在郎酒集团遭遇的不公平待遇。
     这起因劳资冲突引起的罢工事件,一直持续当晚10时许。工人散去之后,舆论随之接力发酵,散布于网络上和更多媒体的报道加入,让这个因薪资问题引发的酿酒工人停工事件,成为舆论关注的一个热点。
     6月17日,顶不住压力的郎酒集团决定给这次“罢工门”一个说法。郎酒集团新闻中心负责人向《华夏酒报》记者表示,经与有异议的员工代表沟通交流,郎酒厂确定了向一线员工增加薪酬的优化方案。同时,承诺在同意酿酒工人劳动身生产定额不变的前提下,人均月工资上调400元,涉及人数2500余人。制曲生产员工人均月增资约380元,涉及人数380余人;包装生产(含成品检验)员工人均月增资额度300余元(与包装任务完成增减变化,多劳多得),涉及人数1200余人,合计共有5300人,成本增长共计3000万元左右。
     “这些年,郎酒集团确实和员工沟通不够,郎酒将建立正常的员工申诉机制和管理通道,以避免类似恶性事件的发生。”郎酒集团新闻中心负责人向记者坦承。
     郎酒厂总经理杨先本也出面调停,他在连夜紧急和员工沟通并请示集团层面后,已经达成了优化后薪酬方案。当天,参与罢工的员工陆续进厂恢复生产。
     一场罢工风波逐渐平息。


    
    缘起郎酒的“加工减薪”


     郎酒厂的一名酿酒工人向《华夏酒报》记者证实,此次大量工人罢工抗议,“主要是郎酒厂变相加工减薪”。
     记者也了解到,从3月1日开始,郎酒集团下发了一份调薪的方案,就是这份方案彻底燃起了酿酒工人的怒火。
     按照这份调薪的方案说法,调薪是在一线工人原有工资上上涨500元,但是要取消加班费。不过,工人并不满意这样的调整,因为这份涨薪,实则为变相降薪,“工人超产奖(是郎酒工人绩效工资的一部分)的百分率提高了,原来一个产次3000元至4000元,郎酒厂制定新的劳动生产定额后,按照新的百分率一个产次降到了2000元~3000元”。
     有些工人认为,郎酒这次的增长工资实际上通过加大工人的劳动强度来换取的,“工作定额在增加,酿酒生产人员在减少,因此劳动强度加大了,现在这一部分的增资,是在调整定额的基础上增加的。”
     更加具体来看,现在郎酒生产厂酿造车间工人每月收入为1700元~1800元(保险除外),另外有500元的加班费,这样合计一下,每个酿酒工人月底可以领到2200元~2300元的月薪。在这份调薪方案出现后,不但500元的加班费被取消了,同时要维持原有的工资水平,无疑要付出比以往更大的工作量。
    因此,在这次罢工事件中,多数员工希望恢复原来超产奖的百分率,另外希望配置曾经的500元加班费。
     事件发生后,著名白酒营销人、职业经理人晋育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薪资问题是当前行业的矛盾,一是制曲、酿造的传统工艺与机械化的矛盾;二是制曲、酿造的重体力活年轻人不愿干与老工人工资偏低的矛盾。因此短期内很难解决,只能调整工资结构,同时在能够半机械化的环节尽量改造,降低人工数量和体力付出。
     在他看来,“薪资不调不行了,制曲酿造的绝对重体力劳动,年轻人真的不愿干。我去过的酒厂,这两大车间都是年龄偏大的员工。规模以上酒企,这些车间工人平均在2600元以下(茅台除外)。在今年的形势下,可以微调10%左右。富士康最低的工资都是2600元了,加加班可以拿到3500~4000元,体力付出也比制曲、酿造少。”
     “郎酒销量下滑,与厂里员工离开、不满之间有着必然联系。厂区工人的收入直接与产值和产量挂钩。销量减少将直接导致工人收入减少。”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说,“这也给了企业一个教训:要完善企业与员工的沟通机制、防患于未然。”


    
    这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


     郎酒一直处在舆论的漩涡之中。
     从2006年起,郎酒跟随白酒行业一路冲到顶峰,又在极为兴盛的高点迅速跌落。从最初的董事长汪俊林被有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紧接着单方面解聘已经签订协议的应届大学生们,到与1919直供之间的对抗,再加上此时爆发的千名酿酒工人罢工风波,行业调整之下激化了郎酒的阵痛。
     而结合此前郎酒显现的阵痛分析,此次风波应该不是一个偶然事件。
     据记者了解,此次显现出的“加班费”和劳动强度加大问题,正是从郎酒自今年3月份用工荒后出现的后遗症。
     今年春节过后,郎酒集团主打产品酱香型白酒的基地——二郎镇各个生产部门都有人离职,以酿造部门最多。有些员工称,离职人数高达30%,有1000多人都走了。
     虽然该数字并未得到郎酒集团人力资源部的证实。但记者发现,工人的离职和薪水有着相关关系。在采访中,多位离职工人反映,去年,伴随着酒厂效益下降,一线工人的年终奖大幅下降,不少人看淡郎酒前景,这导致他们决定离职。
     郎酒的业绩也出现了大幅度下滑,这也损伤了一部分工作信心,“去年,郎酒集团完成销售收入80亿元,比2012年下降30%。”泸州市政府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当地政府给郎酒的目标是实现恢复性增长,回到100亿元销售收入大关。
     另一事件甚至在今日还在发酵,不时之间就会被人翻出,并直指郎酒的信誉问题。
     去年,6月初,郎酒集团通过电话信件等途径单方面通知手里拿着三方协议的200名应届大学生予以解聘,而这被解聘的200名大学生是前年12月份郎酒集团到郑州大学、云南大学、四川大学、重庆工商大学、安徽大学、西南财经大学、西南大学、西北大学、海南大学等高等院校招聘而来的。
     对此,郎酒集团给出的解释理由有两个:一是行业不景气,二是库存压力过大,公司无力承担过多的人力成本。
     解释理由乏善可陈,著名白酒营销专家孟跃人为,白酒企业普遍缺乏品牌忠诚度建设,市场营销不是一场产品之战,而是一场认知之战。郎酒在解聘大学生这个问题上,犯下的严重错误,实质上就是缺乏品牌忠诚度建设,有违认知定律问题。


    
    郎酒“当且行且珍惜”


     在行业深度调整期之下,并非只有郎酒一家遭遇如此风波。
     《华夏酒报》记者在江西地区采访时发现,江西某家大型白酒生产企业,在2012年年初招聘了大批应届毕业生做销售。不过,公司随之遭遇人事地震,公司选择以违约的方式解聘这些学生。消息传来,这500名应届大学生直接到公司门口举横幅抗议,不过,此事在公司承诺赔每个大学生一箱价值600元的白酒和几百元现金之下,最终不了了之。
     据该公司一名离职人士称,公司被裁掉将近一半营销人员之后,酿酒车间随之大裁员,“每年都有大批的人事变动,这很正常,但今年人事变动相当之大”。
     6月20日下午,《华夏酒报》记者就此事两次拨打该公司总经理的手机号码,不过自始至终无人接听。
     回归到郎酒方面来说,身处风波并饱受高库存压力的郎酒,正在努力恢复一个名酒企业的风范。近日,郎酒京东官方旗舰店开业,这是郎酒继天猫之后的第二家官方直营的网络销售渠道。
     “郎酒电商渠道的发展,是一件三方共赢的事情。对于消费者来讲,可以快捷、轻松地买到最便宜最正宗的郎酒产品;对于传统经销商,郎酒的产品推广、口碑传播将更加广泛、快速;对企业而言,电子商务与传统渠道各有所长,二者联合,进一步完善了郎酒销售网络。”郎酒一名电商负责人表示。
     同时,随着此前盛传的汪俊林回归泸州,当下的郎酒正在把重振渠道作为当下工作重点,“主要是销售人员下沉,注重基础工作。加大重点市场的建设投入,如形象宣传及品牌推广等。”郎酒集团一名销售经理表示,“郎酒库存良性消化,目前已趋近合理。”
     据文章来源华夏酒报了解,2014年郎酒一季度销售同比增20%。对此,郎酒集团副总裁、销售公司总经理付饶在提出,今年要继续坚持“紧盯头狼、群狼配合”的方针,以红花郎为主,突出各事业部主产品,今年将不再开发新品牌,对于定制产品也将进行严格的规范和梳理。在区域方面,“头狼”红花郎坚持全国化、品牌化运作,而各事业部则必须坚持区域化深耕,尤其维护好薄弱市场,聚焦培育区域化的重点市场。 郎酒将同时聚焦经销商体系,减少经销商之间的交叉重叠,扶持培育根据地市场核心客户快速壮大,并且加强扶持专业化渠道、大系统客户的规范发展。
     郎酒,“当且行且珍惜”。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苗倩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郎酒遭遇“罢工门”

上一篇:酒业需要一场真正的变革
下一篇:不要忽视郎酒“罢工”背后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