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酒业资本运作渐趋常态
2015-12-21 09:13:56   来源:   评论:0

  编者按

  2009年,是中国酒行业积极应对金融危机、稳步发展的一年。

  回过头来梳理酒行业在2009年中的点点滴滴,你会发现有太多的事件值得去回忆与思考。白酒消费税调整、低碳经济、资本运作、严查酒驾等关键词的背后隐含着深刻的含义,需要我们认真领会。

  为透析行业的运行轨迹、更好地促进行业发展,本报根据2009年的经济环境和行业发展特点,梳理了过去一年的发展脉络,并提炼出了酒行业十大关键词,盘点行业大事。从本期开始,本报将一一盘点这十大关键词,以飨读者。

  2009年,资本和白酒的“亲密度”显然是所有酒种中最热乎的,而且也一度高过了此前一直与资本亲密接触的啤酒行业。

  先看啤酒业,资本永远是企业掠夺市场的最佳武器,即使在并购渐弱、整合正兴的2009年,青岛啤酒董事长金志国依然坚持认为,“现在正是并购的绝好时机,这个冬天也将为行业整合带来机会。”
  也正是源于资本的“长袖善舞”,雪花、燕京、青啤分别完成了在全国各地的区域布局和势力划分,剩下的还没有被吃掉的中小型啤酒企业也更多地抱着“能卖个好价钱”的幻想。

  2009年7月,燕京千升产能工程在广西桂林市竣工投产,标志着“燕京漓泉”啤酒在广西的生产能力达到了120万千升,同时,在云南筹备新建一个年产40万千升的生产基地,布局云南。同月,华润雪花啤酒(通化)有限公司竣工投产,标志着雪花在吉林省的战略布局彻底完成。

  “财大气粗”的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与其第二大股东——日本朝日啤酒株式会社2009年还在东京召开联合记者会,宣布将进一步推进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巩固现有市场地位并提升企业价值。

  同样在2009年,珠江啤酒加快了上市融资的步伐;大富豪和日本朝日啤酒株式会社、日本丸红株式会社三方合作成立了江苏圣果葡萄酒业有限公司,正式进军葡萄文章来源华夏酒报酒业;总投资2.8亿元的湖北蓝带啤酒有限公司20万千升啤酒扩能项目正式竣工投产;重庆啤酒安徽亳州有限责任公司20万千升啤酒项目奠基庆典举行;首期产能10万千升、年设计总产能20万千升的云南西双版纳金星啤酒酿出了第一瓶美酒……

  在中国啤酒业后来发力的十多年间,经过市场的“发酵”和资本的“催化”,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大啤酒生产和消费国。同时,中国的啤酒企业们在跨国啤酒厂商的角逐下,完成了西方啤酒百年才有的并购和重组,也让大企业在这个战场上找到了无法比拟的优越和近乎残忍的垄断。

  至于葡萄酒和黄酒行业,相比较来说资本内容参与的程度较低,但在2009年,它们还是有着不得不说的故事。

  这一年,在葡萄酒行业,有两件事引起了业界的关注:一是通天酒业在香港上市,另外就是江苏圣果葡萄酒业公司的正式开业,前者预示着山葡萄酒产业的大有可为,后者则标志着泛长三角区域第一家集酿造、灌装、销售于一体的拥有自主品牌、生产高级葡萄酒的专业企业的成立,它也是世界500强企业在中国最大的葡萄酒投资项目。

  在2009年年初,《华夏酒报》记者曾就黄酒业发展写道,“2009年,在金融危机的作用下,部分中小企业将面临倒闭或是被兼并收购的危机,而这对行业整体来说则是进一步提高综合实力的机会。”

  而2009年,黄酒行业最大的整合则是古越龙山以1.62亿元的价格,购买绍兴黄酒投资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女儿红95%的股权。目前,金枫酒业、会稽山、古越龙山、女儿红是黄酒行业四大龙头,古越龙山收购女儿红,拉开了绍兴黄酒整合的序幕。

  在完成了“石库门”与“和酒”两大品牌的整合后,金枫酒业在2009年把持有的上海顺联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46%的股权转让,开始全力聚焦黄酒业。而轻纺城预约受让会稽山所持浙商银行股份,让外界对会稽山意图上市有了更明确的猜想。

  事实上,在2008年,白酒就和资本打了一场遭遇战,本报也策划了一期《当白酒遭遇资本》的特别报道,到了2009年,白酒行业真正成为这场资本大戏的主力,“主力中的主角”非华泽集团莫属。

  从太白酒业到榆树钱再到贵州珍酒,资本的“魔力”在华泽集团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演”,“未来的商业竞争不再是单纯的一个企业对另一个企业,而是价值链之间的竞争,金六福要做的就是打造一个由五粮液集团、华泽集团和地方性强势酒厂组成的价值链。”华泽集团董事长吴向东表示。 

  华泽集团的这种模式,可以将其总结为业内资本的“产业链延伸”,华泽的成功也正是源自其产业链的完美布局。

  除此以外,还有以政府主导的“产业基地”模式,代表性的是四川省提出的“白酒金三角”和苏北宿迁市政府主导下当地白酒产业的大发展,其得意之作就是宿迁市政府出面回购双沟曾经卖给维维的股份。

  由个体到区域、由孤立到联合,这也是政府主导的打造“产业基地”模式的初衷,或者会成为白酒业立足中国、走向世界的一条途径。

  2009年,在这场资本大戏中不得不提的还有另外一个群体——徽酒,7月,古井贡完成了与上海浦创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出让,40%国有产权换来了4.65亿元的资金投入,迈出了产权结构调整的重要一步。

  迫于资本层面上的竞争压力,双轮酒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也被深圳盈信创业投资公司正式拿下。

  2009年10月,安徽金种子酒业竞买安徽种子酒总厂,自此,徽酒一线企业在完成了初始的产品升级、技术创新和模式优化之后,纷纷开始了“二次创业”。

  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蓝图,中国酒业的资本路线同样没有可以照搬的现成模式,一切也都是在摸索中前行,酒鬼酒吸引1亿业外资本的进入是“捡到馅饼”还是“自挖陷阱”都还只是未知数,我们能感觉到的是资本在酒行业的进入与退出,似乎成了一种常态。好在,现在的酒业资本路线也已经蔚然成形,前景固然可待。

  面对资本诱惑,企业需要的是“拨开云雾见天明”的勇气。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王玉秋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酒业资本运作渐趋常态

上一篇:危机与创新低碳经济下的企业社会责任
下一篇:川酒国际化需迈过两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