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四川原酒整合难敌地方资源之争
2007-11-12 10:18:19   来源: 《华夏酒报》   作者:徐雅玲   评论:0

  “四川有数千家原酒企业,目前加入中心的企业不到30家,要以四川原酒的整体名义对外推广,规模就成了‘瓶颈’。”11月2日,四川省酿酒研究所所长、四川原酒品鉴中心(以下简称“中心”)负责人吴亚东告诉《华夏酒报》记者。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80%的浓香型白酒的原酒源于四川,但随着近年来全国白酒的减产,四川原酒也面临着洗牌。
     在此形势下,除吴亚东所在的四川原酒品鉴中心以外,四川邛崃、大邑、崇州等原酒基地的地方政府,纷纷利用当地原酒企业比较集中的优势进行区域品牌打造。
     问题也随之而来:在政策上,四川省经济委员会轻工处处长邱凡涛介绍,川酒目前的产业政策是以五粮液、剑南春等名酒龙头企业来带动行业发展,原酒企业普遍分散、人散、企业散,因此政策上支持力度并不大;在地域分布上,由于各原酒基地各自为战,各自整合的同时却无法实现省内整合,四川省酿酒协会设想中的“强势产业集群效应”举步维艰。
省级平台整合原酒
  据资料显示,四川原酒的集群效应初显于上世纪80年代末,兴盛于上世纪90年代。一直到2000年,以邛崃、大邑、崇州、蒲江为代表的川西原酒与以泸州、宜宾为代表的川南原酒形成了整个四川原酒的鼎盛时期。
     然而,随着2002年国家税收政策调整和行业政策的调整,给四川原酒企业的发展带来了较大的冲击,近千家原酒企业相继破产,刚刚体现出集群效应的四川原酒状态低靡,继续呈现出分散格局。
  “四川原酒在一定意义上是中国白酒业的晴雨表,见证了白酒行业的起伏跌宕。在2001年前,他们的生存方式主要是向山东、河南、安徽等地进行原酒直供,促进了上述地区白酒企业的发展,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原酒企业都甘当幕后英雄,忽略了自我推销。”吴亚东说,“因此我们欲借助省级平台进行整合,将四川原酒这个整体品牌进行打造,恢复10年前的辉煌。”
  据了解,中心的整合思路是,将四川四大原酒产区不同原酒企业各具代表风格的可共享的原酒资源抽出,放置在一个公用平等的平台上,供这些原酒产区或者不同原酒企业及省内外原酒所需企业交流共享,从而最大量帮企业间建立合作关系。
     吴亚东解释说,可共享的资源还包括对原酒供需双方的后续服务:如帮助原酒需求企业研发所需新产品;对原酒生产企业已有产品的检测、鉴评、评估、勾调、质量跟踪、监督、抽样检测;企业间互动和业务共同的需求,多方位的探讨合作(与科研院校和单位,政府有关管理服务部门,酒类企业等),从而充分推动原酒供需双方及市场的发展。
     但是,根据《华夏酒报》记者对中心的调查,整合的想法虽好,但效果并不理想。
     11月2日,《华夏酒报》记者在中心几百平方米的原酒展览大厅里看到,只有一半空间内设置了24个展位,陈列着20多个品牌的原酒,与四川数千家的原酒企业数量相差甚远;另外一半则是四人茶座一字排开,工作人员告诉《华夏酒报》记者,那是供原酒供应商和购买者谈判专用。
  而加入中心的这些原酒企业,每年要向中心交付2万元的费用,其中包括1.5万元的企业全年展示费和5000元的服务费。
  “收取的费用比中心的开销还少,在经营上,中心入不敷出。”该工作人员说。
  文章来源华夏酒报事实上,由于财力、人力、物力以及宣传力度不足等原因,中心的知名度并不高。《华夏酒报》记者看到,虽为工作日,整个陈列大厅除了两个工作人员,并没有前来洽谈的客商。
整合平台遭遇尴尬
  不仅如此,原酒贸易中还有一些不成文的行规也是制约整合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虽然目前四川原酒已经供给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而且还出口美、日、俄等国家和地区,由于几年前山东标王秦池酒、孔府家、孔府宴的事件影响,各地白酒商都不愿意对外界透露自己原酒的出处,因此四川原酒充当幕后英雄,也不愿意走到台前。
      再加上,四川省在制定白酒行业政策之时也没有将原酒纳为重点。四川省商务厅酒管处的最新数据显示,2007年1月-5月,四川省国家名酒(五粮液、剑南春、郎酒等)产量2.39万千升,同比增长26.2%,而名酒以外的其他酒企总量则呈现出下滑。
  “产业政策制定是以名酒龙头企业拉动川酒行业发展,原酒这方面自然无暇顾及。” 邱凡涛指出。
  此外,中心对原酒资源的整合不到位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职能交叉严重。
     据了解,四川分管酒业的职能部门有三家,分别是省商务厅酒管处、省经委轻工处和四川省食品协会,还不包括一些民间协会。对于原酒企业来说,加入中心不具有唯一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原酒企业主表示:“如此多的分管部门,企业实在难以面面俱到,况且现在企业负担也很重,加入某个协会也要反复权衡各种关系和投入产出是否合理。”
原酒基地各自为战
  与省级整合的无力相比,邛崃、大邑、崇州、泸州等几个原酒基地进行的行业整合却十分顺利。
     四川省崇州市人大副主任陈孟全告诉《华夏酒报》记者,由于原酒是当地的支柱产业,也是地方财政的主要来源,因此当地十分重视,在整合过程中,只要需要地方政府出面,4大班子一定到齐。
     此外,原酒企业多为中小型发展中企业,由于他们的规模达不到各大银行的放贷标准,当地政府还专门设立部门解决融资难的问题。泸州市及其各区县财政设立的酒业发展专项基金,大部分用于当地原酒企业。
  不仅如此,大邑和邛崃市政府还经常将外省的原酒采购团引入,与当地原酒企业进行洽谈接洽。前不久,邛崃市政府还促成当地原酒企业和福建代表团谈成数百万吨的项目合作。
      “不得不承认,企业通过地方政府,更能拉动销售量,而省级的整合是否真的能拉动我们的销售,还是个未知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原酒企业主表示。
  “集中整个四川原酒资源必定是大势所趋,但是之前必须协调好各个部门之间的关系,将分工更加明朗化。”邱凡涛说。
     值得一提的是,中心目前也将如何围绕四川原酒整和的活动方案纳上议程,省级分管领导将会平衡和协调好各个方面的利益关系,但最终是否能够得到原酒基地政府和企业的支持,就有待时间说话。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李蔚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四川原酒整合难敌地方资源之

上一篇:怀来葡萄 两次变脸
下一篇:白酒品牌突破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