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官方
微信
官方
微博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单日流出20亿,北向资金大举逃离白酒股?
来源:《华夏酒报》/中国酒业新闻网  2021-11-24 15:11 作者:杨孟涵

从今年初开始,似乎代表资本风向的“北向资金”开始大举逃离白酒股。与此同时,作为白酒业风向标的茅台也开始出现降价现象,种种因素叠加,是资本开始抛离白酒行业了吗?

多番减持,北向资金要撤出?

北向资金逃离白酒股的程度有多严重?单日流出的资金可达20亿元!

相关检测数据显示,北向资金变动巨大,11月第二周中,仅仅周三出逃超过百亿元。从净买入金额来看,北向资金增持了40个行业,净买入金额达57亿元,而其中减持的行业也多达60个。其中,医药制造最多,净卖出金额达39.31亿元;其次是酿酒行业,净卖出20.35亿元。

在国内大力支持科技产业的情况下,很多北向资金流向了电子信息等领域,而从传统的酿酒产业出逃。实际上,这种流出的状况并不是现在才有。从今年年初开始,北向资金从白酒股逃离的现象就已经很明显。

今年1月6日,北向资金净买入2.36亿元,其中沪股通净买入18.69亿元,深股通净卖出16.33亿元。

从净买入金额来看,北向资金增持了32个行业,其中银行居首,净买入金额达15.32亿元,其次是软件服务行业,净买入6.00亿元。

北向资金减持了28个行业,其中酿酒行业最多,净卖出金额达18.93亿元,洋河股份被净卖出8.7亿元,贵州茅台、五粮液、山西汾酒、泸州老窖则分别遭净卖出4.34亿元、4.63亿元、2.96亿元、0.56亿元。

今年10月18日,北向资金处于流出状态,净卖出80.18亿元。北向资金减持了36个行业,其中酿酒行业最多,净卖出金额达25.61亿元。北向资金净卖出贵州茅台14.28亿元、五粮液6.54亿元、山西汾酒3.57亿元。与此同时,北向资金净买入泸州老窖3.02亿元。

回顾从今年初到现在北向资金在白酒股中的表现,虽然有买有卖,但相对而言,其撤出的次数与金额更多一些,所以,业界普遍有“北向资金在撤出白酒股”的看法。

那么,这种动向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因素存在?

白酒股增速放缓造成了资本的逃离?

一线名酒、二线名酒增速放缓,“监管约谈”“消费税”……种种因素叠加之下,似乎造成了资本对白酒股的看跌。事实上,目前白酒股与年初的高峰相比,也确实处在低谷。

从上市白酒企业财报来看,今年第三季度单季白酒板块总营收712.84亿元,同比增长15.45%,增速较今年一、二季度有所放缓。

从产品端来看,高端白酒企稳,全国性次高端白酒由于基数原因,增幅环比放缓。

根据业界的看法,这或与今年三季度疫情反复有一定关系。

从具体企业的数据来看,2021前三季度茅台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22.42亿元,同比增长23.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7.34亿元,同比增长23.77%。第三季度贵州茅台的营收仅增长3.2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也仅有2.71%。

相比2020年同期有着很大落差——去年前三季度茅台营收增速达到59.40%,去年第三季度茅台营收增速达到115.88%。

五粮液方面,前三季度营收371.02亿元,同比增长26.84%;归母净利润125.44亿元,同比增长32.11%。而去年其前三季度的增长率达到33.09%,净利润增长率则达到36.32%。

不仅仅是今年的数据比之去年相比增速放缓,从今年前三季度环比来看,也明显看出第三季度增速放缓。

从资本市场层面来看,贵州茅台的股价从年初到11月初,下滑幅度达30.1%,总市值降低1万亿元,而五粮液的市值同样也降低了数千亿元。

实际上,不只是贵州茅台、五粮液这两个基数巨大的超一线酒企如此,其他很多酒企也都有类似的状况。

此外,相比其他一线名酒基本攀上千元大关的情况,茅台的市场零售价却出现松动。

相关统计机构数据显示,贵州茅台旗下包括飞天茅台、生肖酒等茅台酒,在各城市零售端的销售价格出现接连下跌的情况,降幅在100元/瓶~400元/瓶不等。2021年原箱飞天价格跌到3500元,2021年散瓶飞天价格跌到2630元;2020年原箱飞天价格跌到3550元,2020年散瓶飞天价格跌到2750元。价格下跌最多的是精品茅台,跌幅在700元左右。

资本的正常操作?

业界认为,贵州茅台增长趋缓与零售价出现松动,与多个因素有关,最近的动态是传言其将取消拆箱令,这令市场受到影响。

业界人士认为,茅台的价格变动,是一个挤水分的过程——从2016年开始,茅台售价与股价一路走高,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点,其中,黄牛党与经销商的投机行为助长了这种涨势。如今取消拆箱令,让投机者受损,其推高的水分自然会被挤掉。

但零售价的下降与其他因素叠加,也让资本市场有了反应。

“资本逐利是本性,其实茅台、五粮液等股价已经达到高点,资本市场上继续投机的风险也很高,在这样的情况下,逢高套现也可以理解。”著名营销专家、九度咨询董事长马斐认为,北向资金的撤出是因为其已经完成了一个投资或者投机的流程,盈利撤出。

实际上,从北向资金的实际操作表现来说也是如此。

以今年10月28日的股市记录为例,当天北向资金增持了64个行业,净买入71.72亿元,其中酿酒行业居首,净买入金额达20.09亿元。

这说明,“逢高套现,逢低吸入”是资本的常规做法,无可厚非。

以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为例,截止到今年11月16日,共投资1104家企业,其在茅台的持股比例为7.05%,中间多有变动。

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从2016年12月31日开始持仓五粮液,持股比例为0.781%,其中2019年底的持仓记录最高,达到8.84%,目前为5.6%。

记录显示,从2016年底持仓五粮液开始,到今年9月30之前,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共有7次减持记录,有12次增持记录。其间的增、减,都是一种资本面对市场波动的正常操作。

从历史记录来看,2018年香港中央结算公司正式持股酒鬼酒,首期买入数量高达159.6万股。

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的酒鬼酒股份先后8次变更,其中,除了2020年3月和9月两次减持外,其他几次都是增持。其在2019年后明显加大“吃进”力度,当年两次增持,2020年两次增持。

最近两次增持分别是在2020年12月底和2021年3月底,分别买入了744.34万股和902.05万股,目前其在酒鬼酒持股比例为3.59%。

编辑:闫秀梅
相关新闻
  • 暂无数据。。。
总排行
月排行

—— 融媒体矩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