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官方
微信
官方
微博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古井“染酱”,能否打出王炸?
来源:《华夏酒报》/中国酒业新闻网  2021-09-24 14:45 作者:苗倩

9月15日,据企查查显示,贵州仁怀茅台镇珍藏酒业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古井贡酒(000596),持股60%成大股东,认缴出资金额为75万元。至此,手握清香型黄鹤楼、明绿香型明光、浓香型古井贡酒的古井家族,将再添酱香成员。手握四种香型、四个品牌的古井,能否打出一副好牌?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看风险

安徽白酒业拥有古井贡酒、金种子、迎驾贡酒、口子窖四家上市公司,拥有“阜阳的麻雀也能喝三两酒”的彪悍酒风,“盘中盘”模式一度风靡全国。有徽酒企业负责人就提出,“安徽酒水市场的包容性和消费氛围还是不错的。”

2019年4月23日,高炉家·徽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收购贵州仁怀市茅台茅源酒业有限公司,推出高炉家百岁酱酒系列产品,主打中高端酱酒消费。此举在顺应酱酒消费风潮的同时,也有拉动高炉品牌的高端段位意图。


此次,古井贡酒60%入股贵州仁怀茅台镇珍藏酒业有限公司,将带来怎样的价格带产品,对古井业绩又将带来怎样的影响?

对于古井染酱与高炉家染酱,知趣咨询总经理蔡学飞提出,高炉家运作百岁酱酒是大趋势下的小选择,高炉家要利用酱酒的品类优势,拉升高炉家的整体品牌价值。实际上,高炉家的高端化并不是非常成功,需要利用酱酒实现新的价值突围。古井染酱,更多是作为补充性的介入,对于酱酒核心产区的产能占有。而贵州珍藏酒业本身也是一个长期从事生产性经营的企业,在酱酒生产品质、产能储备上,具有一定的优势与稳定性。

在“酱酒热”的浪潮下,也不乏冷思考。

“对徽酒染酱,我个人持保守态度。”智邦达咨询机构总经理张健在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徽酒企业来说,在现阶段染酱,其实并不是一件安全的事儿,我并不看好。”

张健说,因为过去酱酒只在局部市场比较热,一部分高端消费者较为追捧贵州酱酒,如果徽酒等区域板块要大面积染酱,实际上是有风险的。

张健提出的“风险”,既有资金链安全的考量,也有市场接受度的风险考虑。白酒是业界公认的重资产行业,酱酒无疑就是其中的“扛把子”,受五年一个生产周期的限制,以及品牌持续的推广打造,如今,凭百八十万投资酱酒,简直就是“洒洒水”。而且,在茅台、习酒、金沙等头部酱酒品牌已经“排排坐、分果果”的当下,投资酱酒如若运作不当,或将拖累主业。

“我并不认同知名酒企都去发展酱酒,坚守主业,创新发展,做好原有品牌才是正道。”白酒专家、中原基金大消费产业执行合伙人晋育锋向《华夏酒报》记者表示,“省酒龙头以上的浓香型白酒,大多会有少量的酱酒产能(一个车间或几个班组),但过去都是用来作为调味酒,以改善浓香型固有的糙辣感。客观来说,浓香型酒企推出的酱酒品牌,并没有运作的很成功。”

看机遇

从古井贡酒业绩本身来看,公司发布2021年中报,古井贡酒营业收入为70.07亿元,同比增长26.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78亿元,同比增长34.53%。太平洋证券用“产品结构优化”解析古井军团的产品结构,并指出,分品类看,白酒业务中年份原浆、古井贡酒、黄鹤楼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0.7亿元,8.06亿元、5.8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5.49%、14.09%、319.6%。黄鹤楼实现较快恢复性增长,古20等放量带动年份原浆吨价高增24.63%。

业内人士表示,古井贡酒布局酱酒,有利于打造未来细分市场,对中高端产品阵营是有益的补充。

“古井染酱,一方面,对于强化高端产品的口感的丰富性是有帮助的;另一方面,从品牌多元化的角度,看是不是后面会推出独立的酱酒品牌,会给古井增加多品牌协同或业务增长的可能性。”北京君度卓越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枫从行业趋势的角度,分析了浓染酱的深层次原因。

林枫向《华夏酒报》记者表示,浓转酱是一个行业现象,现象背后有主客观原因的推动。客观上是茅台的遥遥领先,确实有引领作用;高端人群在茅台口感熏陶之下,确实有喝酱酒的趋势;酱酒的重口味会令消费者形成口感上的生理依赖。

在这一波酱酒浪潮趋势下,浓香型企业如何顺势而为?

在林枫看来,浓香企业既要“坚守”,保持浓香特色,又要做创新型的应对:一是进行产品的口感创新,可以融合芝麻香工艺,发展复合香;二是整合贵州产能,发展自己的酱酒业务,例如洋河的贵酒,景芝的景酱还有古井持股茅台镇珍藏酒业等;三是今世缘的清雅酱香、河南仰韶的陶融香,均是依靠自身工艺创新开辟的“新赛道”。

发挥市场的协同作用,满足市场的多元化需求,是手握清、浓、酱、明绿四大香型的古井军团的初心所在,只是,怎么将手中的王牌打出王炸效果,还要看市场的检验。

编辑:闫秀梅
相关新闻
  • 暂无数据。。。
总排行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