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评论 > 正文

提高门槛,产区标准能否成为行业标杆
2020-06-28 11:22:47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杨孟涵   

日前,遵义市酒业协会、仁怀市酒业协会执行副会长、秘书长吕玉华再提产区标准化、一体化,主张窜酒“一刀切”。他表示,不整治窜酒必然导致“劣币驱逐良币”,引发市场乱象,只有整治窜酒,才能保证产业健康发展。针对窜酒整治,仁怀政府要求所有企业必须严格按照酱香型白酒生产工艺操作,否则就面临转型。吕玉华在直播中提出三大措施,其中最后也是最重要一条,就是制定酱酒标准。

实际上,此前仁怀酒业协会就已经有措施出台。

6月12日,仁怀市酒业协会发出《通知》,表示将对仁怀白酒行业制售“窜酒”行为进行大力整治。6月15日,仁怀市有关部门印发《仁怀市整治生产窜酒乱象工作文案》。与此同时,仁怀市还发出《有奖举报通告》,“欢迎全市广大群众踊跃举报仁怀市辖区内生产窜酒行为,对举报线索一经查证核实,奖励一万元人民币……”

产区酒协严打的背后,是市场上盛行多年的“窜酒”乱象。所谓“窜酒”,实际上就是以食用酒精为原料,与正宗大曲酱香酒废弃的酒糟串蒸,然后生产出来的具有轻微酱香味的液态法白酒。据悉,目前市场上很多10多元、20多元一瓶的窜酒,打着大曲酱香名义销售。

“窜酒”早已有之,作为类液态法的一种,其本为迎合不同消费需求的特定产物,无谓对错。但是以“窜酒”冒充大曲酱酒,则是彻头彻尾的“伪造”和“夸饰”。

随着近几年酱酒热度的飙升,“窜酒”拥有了较大的市场空间。2019年,仁怀酱酒产量约30万千升,在白酒产业占比3.5%。但是,却实现利润约500亿元,行业占比约40%。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低成本、快速生产的“窜酒”,有了更多“用武之地”。在给制造者带来更大利润的同时,混淆了大曲酱酒与窜酒的身份认同,让付出更多原料成本、时间成本以生产大曲酱酒的正规企业,面对着高仿品“低价竞争”的问题。

“劣币驱逐良币”显然不是仁怀产区诸多正规企业所愿意看到的,也不是肩负着行业指导责任的酒业协会所愿意看到的。在这种情况下,由代表行业共同利益的酒业协会提出对窜酒“一刀切”,对提高产区的准入门槛无疑有着特别的意义。

若提高准入门槛,则产生的影响非常大。数据显示,包括酒类商贸公司在内,仁怀共有注册酒类企业主体约4000家。其中,持有生产许可证的酒厂300多家,小作坊170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约80家。

根据酒协的说法,生产窜酒的大多数为不具备规模效应与生产许可的小企业、小作坊,这意味着,今后若产生仁怀大曲酱酒的新标准,则将那些不具备生产能力与长远发展意愿的非正规企业排除在外,从而保证产自仁怀的大曲酱酒,在不经过专业鉴定的情况下也足可取得消费者的信赖,让仁怀产区真正成为金字招牌。

这是由市场化竞争驱动的必然结果,也是酒业在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放眼世界,类似于波尔多这样具备广泛影响力的产区,都以“高标准、严准入”而著称,依托于产区的行业协会与支柱型企业所制定的产区普适性标准,为保障优质产能、驱逐劣质企业,产生了积极作用。而仁怀产区拟定中的大曲酱酒标准,无疑也将起到这样的作用,也会给其他产区带来“示范”效应。

编辑:闫秀梅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跨界并购 ST椰岛“卖壳猜想”还是“自我救赎”?
下一篇:直播带货的“快攻”与“慢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