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饭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里
2020-08-12 16:13:35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苗倩   

“大麦进口仍独占,澳洲独树半边天;加、法能否来替代,自己端饭最保险。”7月16日,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副院长张五九在题为《中国啤酒原料行业现状及建议》的报告中,提出了国产啤酒原料的现状及未来要“自己端碗饭”的建议。

翻看进口大麦的统计数据不难发现,在2014、2016、2017、2018年,澳大利亚大麦占我国大麦进口总量的比例均维持在60%~70%的高区间。

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月~5月,我国进口大麦总量为194.5万吨,其中,我国对澳大利亚的大麦进口量为101.3万吨,占总进口量的52.1%;对加拿大的大麦进口量为67.6万吨,占总进口量的34.7%;对法国的大麦进口量为19.1万吨,占比达9.8%。

此外,据国家统计局、中国海关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啤酒大麦总使用量为390.46万吨,国产大麦当年使用量为30万吨,进口啤酒大麦当年使用量为360.46万吨,进口大麦占比达92.32%。

自己端饭最保险

5月18日,商务部裁定澳大利亚大麦存在倾销和补贴,对中国的大麦产业造成了实质损害,并且倾销和补贴与实质损害存在因果关系,因此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反倾销税率为73.6%,反补贴税率为6.9%,合计税率为80.5%,征收期限为五年(简称“双反”)。

中国酒业协会秘书长兼啤酒分会理事长何勇在《2020中国啤酒业发展建议》的报告中谈到,“双反”调查从2018年11月即已启动,给予国内啤酒企业和制麦企业较为充分的心理预期,企业在采购渠道和原料储备上作了较为充分的准备,预计2020年内不会有较大影响。但是,按此时限,我国啤酒业的原料使用习惯将会彻底改变,澳麦可能会不可逆转地被淘汰出局。

对于业界关注的“原料危机会不会来?”的问题,何勇指出,“中短期而言,进口大麦价格可能保持稳定,受物流、汇率以及进口国的产情等因素影响,进口啤酒大麦单价上涨是大概率事件。与此同时,啤酒产品结构变化带来大麦需求质的变化,这是供给的‘点’变化非‘面’变化,预计不会出现2008年啤酒原料危机的状况。”

另外,何勇提出的“2019年,我国啤酒原料对外依存度达88%,需要凝聚更多的行业共识和力量,有必要下决心改变我国啤酒产业原料依存度过高的短板”,与张五九“自己端饭最保险”的观点如出一辙。

啤酒原料,事关企业的战略与布局

“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市场环境下,长期对进口依赖度较高的啤酒原料,更需要奋起直追,集中力量做好自己的事情,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郭刚刚就信心满满地提出,“我们不仅要有酿造文化的自信,而且要对国产品种、育种能力、研发能力有自信,未来,或许我们的国产啤酒企业会像跨国企业一样,能够走出去,随着‘一带一路’,输出我们的产能、输出我们的品牌到各地去,如果有可能,也可能向沿线国家输出我们自育的品种。”

郭刚刚的描述更像是一幅梦想图景,事实是,我国啤酒原料供给的现状如何?

“虽然大麦在我国的种植十分广泛,但是大麦的产量、播种面积呈连年下降的态势。”张五九指出,从国家统计局数据可以看出,从2009年以来,我国国产大麦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呈现迅速下降态势,2018年全国大麦(青稞)总产量仅为95.65万吨。调研显示,我国大麦产量中,进入啤酒酿造环节的大麦占比约为30%,我国啤酒大麦的供应安全问题依然严峻。

“我们喝的娃哈哈八宝粥里面,颗粒最大的就是大麦仁。”对于除啤酒酿造外的大麦去向,郭刚刚在调研时发现,有一部分大麦是被娃哈哈等企业用掉了,他还举例说,因为白酒酿造在制曲时要用到大麦,甘肃地区的一些大麦被白酒企业用掉了。

近年来,随着我国大麦种植面积的减少,逐渐向东部和东南部沿海地区集中(如河北、山东、江苏、浙江、广东等),中西部(如河南、甘肃、新疆、内蒙古等)麦芽企业仅靠国产大麦勉强维持。对于麦芽的使用情况,张五九以小段子的形式总结——“用量逐年减少,出口逐年增加,特种麦芽挺好,进口补充需要”。

张五九提出,近年来,我国的麦芽生产企业集中度有所提升,形成了中粮、永顺泰等行业龙头企业,5万吨以下的小型企业数量减少,随着我国啤酒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调整不断深入,啤酒使用麦芽比例逐渐提高。

来自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颗粒酒花进口量为3975.77吨,较2018年4800吨减少27.59%,也是颗粒酒花近三年来首次出现下降。

对此,张五九指出,“其原因与中美贸易摩擦、酒花的关税提升到25%有一定关系”。

扶持国产大麦

“啤酒原料最根本的问题,还是聚焦在国产大麦上。”对于大家提出种植广泛的国产大麦“为何不行?”的问题,张五九提出,问题出在综合性价比(显性成本+隐性成本)上。

显性成本包括市场价格、生产成本等,隐形成本就包括质量控制的难易程度等。要推进啤酒大麦国产化,唯一的途径就是要提升国产大麦的综合性价比。

“科研是解决国产啤酒大麦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张五九提出,解决国产大麦的综合性价比问题是一个系统性工程:一是国家政策:例如良种补贴、最低收购价等方面支持;二是全方位长产业链的质量保证(从种子、栽培、收获、运输、储存等整个产业链做好质量保证,必须做到“种植规模化、耕作机械化、经营管理集约化”);三是制麦酿酒系统逐步适应(企业的工艺及装备要去适应国产大麦)。

就像何勇在勉励啤酒企业时说的,要把握后疫情时期的机遇,现在只有一种选择,就是“奋起直追”。

对于啤酒原料产业来说也是如此。正如张五九呼吁的“啤酒企业、麦芽企业、科研院所、高等院校、装备企业等共同完成,从进口大麦生产麦芽向进口大麦与国产大麦并重,生产优质麦芽的转变。”

我们一直在路上,唯有奋起,才能追上。

编辑:王玉秋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啤酒业竞争主线转为“高端化”
下一篇:IWGC&ISGC:推动中外酒业竞合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