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酒业新闻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首页 > 深度 > 关注 > 正文

宁夏产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20-07-29 09:31:49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张瑜宸   

尽管宁夏葡萄酒在国际上已经斩获很多的荣誉,但光鲜亮丽的成绩单背后,也有不少专家对其发展表示了担忧,目前,国产葡萄酒量额双降,扩大规模生产,是否有悖现在的产业发展和行业发展的特性?

警惕“大跃进”式的发展

据银川市人民政府网站最新公开的资料显示,目前,银川市葡萄酒产业发展还存在一定的问题。如西夏区范围内土地承包合同因为历史原因层层转包,建设用地征收困难;产区存在圈而不建或建而缓慢的问题;产业结构调整涉及土地优化整合,需要全市各相关部门联合行动,目前整合进度缓慢。

据77岁的宁夏贺兰晴雪酒庄联合创始人王奉玉介绍,当初在申报贺兰山东麓国家原产地地理标志时,规划的葡萄种植面积为200万亩。近些年,为实行贺兰山生态保护,海拔1150米等高线以上的土地已全面关停所有工矿企业,并进行生态治理。

“算笔细账,产区内可利用的面积在100万亩。但是,部分土地因为水资源限制无法开发,还有部分土地‘名花有主’。”王奉玉说,如果把葡萄产业作为宁夏主导产业,必须出台合理的政策,引导土地向有效利用方流动。

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宁夏葡萄种植面积达到57万亩,加上今年一季度扩建的31808亩葡萄基地,可利用的土地种植面积还有不到40万亩。在土地资源的挖潜上,王奉玉建议要特别重视农垦系统沿山各农场正开发的洪积扇土地。

此外,从葡萄栽培上看,贺兰山东麓降雨量少,病虫害发生率低,有利于葡萄的有机生长。同时,葡萄成熟季节昼夜温差大,促使果实中糖分和香味物质的集聚。但是,宁夏产区也存在着土壤瘠薄、冻害发生频繁等不利因素。

今年4月11日以来,受冷空气影响,宁夏部分地区出现持续霜冻天气。

据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下发《关于2020年宁夏产区酿酒葡萄晚霜冻害情况调查及补救措施的通知》显示,此次遭受严重冻害的葡萄园共计25万亩,包括吴忠市12.6万亩,银川市8万亩左右,农垦集团4万亩左右。

采访中,不少酒庄透露,自己种植的葡萄受灾面积将近一半,损失惨重。由于大部分酒庄的葡萄种植面积都较大,根本来不及做全覆盖的防灾措施。

同时,产区还存在基础配套设施跟不上的问题,如酒庄的采暖、移动通信、防洪、黄河水灌溉等方面还存在不完善的地方。

6月初,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考察时,对贺兰山生态环境保护十分关心。

他指出,贺兰山是我国重要自然地理分界线和西北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维系着西北至黄淮地区气候分布和生态格局,守护着西北、华北生态安全。要加强顶层设计,狠抓责任落实,强化监督检查,坚决保护好贺兰山生态。

贺兰山东麓的水供给非常困难,已成为宁夏葡萄产业发展的首要瓶颈。实验证明,采取滴灌,每亩葡萄园250方水,万亩葡萄园就需要250万方水,在黄河水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无论是新建、扩建的葡萄园、酒庄,都要在种植结构上调整合理用水,挖掘潜力研究对策。

“水的开发利用不能摸着石头过河,要审时度势,早做规划,对种植区洪积水、浅层水、黄河水、生态用水做定性、定量、评估,早做预案,有备无患。”王奉玉说到。

葡萄酒性价比有待提升

坚持“小酒庄大产业”的发展模式,虽然让宁夏产区走出了一条具有国际化、高端化、品牌化的葡萄酒发展之路,但酒庄总体规模偏小,缺乏营销队伍,加上高成本,致使宁夏葡萄酒在与国内外巨头同台竞争时,市场性价比相对较弱。

“宁夏葡萄酒本身出厂的定价就高,如果再经过经销商、批发商和零售商的层层加价,就更加剧了宁夏葡萄酒的优势缺失问题。”国际葡萄酒与烈酒作家和记者协会成员李燕萍感叹道,“双高”是此行中感受最深的词,即宁夏的葡萄酒整体质量高、价格高!

在李燕萍看来,同样价格的宁夏葡萄酒,在与国外进口酒同台竞争时,基本没有优势。同等质量下,国内消费者的心理预期是国产酒价格理应更便宜。

“因为酒是本土种植、酿造,又没有关税与国际运费。”她表示,消费者并不会考虑税负、人工以及酒庄总体的规模等问题。

对此,葡萄酒行业观察家、评论家董树国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他指出,价位高和把价位高说成是成本高而完全推给土地性质、未划规农业、甚至埋土过冬人工成本,以及其他的税收等等,这是不对的,尤其是获了奖的产品价格定的高也是事实。

“当然,这也存在一个获奖心态的问题。认为自己的酒好像自己孩子一样,卖的便宜了觉得心疼。获奖究竟是这个产品获了奖,还是这个酒庄整体获了奖?这在宣传上也要讲清楚,不要误导消费者。所以,当品质高,价格更高的时候,价格也能毁掉这个品质高的市场。”董树国说道,定价策略其实就是定位策略、营销策略,甚至是消费终端的目标群体定位策略。

“一个企业也好,品牌也罢,可以说,一个产品的定价关系到这个产品的生死。”董树国表示,在高品质的情况下,价格怎么趋于市场合理化,可以对标进口酒同等价格的试试,这是宁夏葡萄酒产业相关管理部门和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显然,产区政府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银川市葡萄酒产业发展服务中心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工作总结就指出,未来要坚持系列化生产,不断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

对此,和君咨询高级合伙人、酒水事业部总经理李振江建议,新建酒庄要先具备一定的销售能力,将资金占比更多地倾向于渠道建设、品牌运营和营销队伍培养。

“需要从一产到二产、二产到三产,在三个产业融合发展的过程中,完成土地改造、节能减排、大幅降低生产成本等来实现规模化效应。”李振江说道。

“特别是现阶段任何行业的品牌建设已经不分线上线下,媒介都互联网化了,马上都5G了,国产葡萄酒还停留在3G时代无法自拔,个人觉得是因为没有拥抱互联网,没有拥抱年轻消费者市场。70后85前喝进口,喝名庄;90后95后在互联网上高喊国货之光,但是这部分重要的群体在宁夏乃至整个国内葡萄酒产区都没人重视,酒庄最关键的短板还是没有跟上时代的节奏!”深圳跨境翼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深圳佰思兔电商有限公司董事长魏杰表示,宁夏的酒“贵”的标签要重新审视一下,因为线下横向来看,进口酒实际上更贵一些,电商又是宁夏产区的弱势,酒庄基本上没有电商基因,酒庄品牌推广的能力也非常有限。

今年2月,世界知名酒评家发表了题为《是时候从新的角度来看待中国葡萄酒了》的文章。

文章中写到:宁夏当地的政府和生产商已花费数十万美元通过酿酒比赛、咨询酿酒师和葡萄酒大师以及其他营销活动来促进产区发展。

但是,我们发现许多葡萄酒都存在过熟和过分萃取的问题,我们疑惑为何它以中国最好产区而知名?目前看来,将任何产区称为目前最好的葡萄酒产区都还为时过早。

编辑:王玉秋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宁夏:把葡萄酒打造成千亿级产业
下一篇:宁夏会成为下一个“纳帕”吗?